参加第三天庭审《华侨时报》的体会交流


【明慧网2003年11月19日】在星期五庭审结束后,在返回多伦多的汽车上,学员们对当天的庭审做了比较充分的交流,记录整理如下,供大家参考。

一、维护一个正的环境

1、同修A:我觉得应该从两个方面:(1)是铲除旧势力的黑手的操纵,使对方律师少造业;(2)是用正念支持作证的学员,让他保持清醒的头脑,从法上认识法,明白对方提出问题的目的和企图,对方律师的提问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用意,那就是通过他的提问搅乱学员的思想,以图给法官一个印象和一个错觉,那就是这个人思维不清;在作证的学员回答不好的时候,心不急不躁,加强正念,清理干扰。

2、同修B:通过这几场庭审下来,感觉正邪的较量非常激烈,我们旁听的学员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地做好我们应该做的,不为法庭上任何一方的表现所带动,冷静地、坚韧地做好维护、清理环境的事,一味地帮助事情向善的、正的方向转化。

3、同修A:在法庭上,有一段时间,对方律师向我方证人提问时,得意洋洋地看着我们在场的旁听的学员。我回头一看,看到了一张张紧张的面孔,大家都非常紧张地看着我们作证的同修。我们不要被对方的行为所带动。我们大家一定要明白自己来旁听的目的。我们是来加持我们作证的同修的,如果同修回答的不好,更应该用正念去支持他——我们不是来挑错的,而是来补漏和声援的。

4、同修C:我开始时也经常被法庭上的交锋所带动,后来大概是下午三点钟左右,我不再顺着法庭的交锋,我从这个过程中跳了出来,后来我仿佛进入了一个没有人的空的状态,不再被人心带动。

5、同修D:我今天表现非常不好,整个过程被带动,不象是一个觉者的状态,没有保持自己心平气和,实在觉得自己修炼差的很远。

6、同修E:开始时,我被作证的同修声情并茂的讲述带动,眼泪止不住。后来我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一种“情”中,同修这么声情并茂地讲没有问题,但是我应该明确自己来的角色,应该是用正念支持他。后来看到一些学员跟着着急,重申一下,我们是来营造一个正的环境和正念声援同修的,不是平常意义上的观众,不管场上发生什么,我们都应该不动心才对。

7、同修G:我看到一些学员在作证的同修回答不好时着急,我们应该做到无论同修怎么回答,现在是他在回答问题,我们就尊重学员的回答,同时我们要有慈悲心,如果我们自己处在作证同修的位置上,在这么长时间的针锋相对的过程中,这么大的压力下,我们不一定有他做的那么好。我们应该相信法,法是圆容的,有时你认为是不好的事情,其实也许是一件好事,作证同修有时反应的不是那么快,从一个侧面让法官看到,这个作证的人为人诚实的人品,不是那种刁钻奸猾的人,这也瓦解了对方律师的用心,他试图从作证同修的回答上来发现漏洞,恰恰是作证同修的诚实让他无漏可钻。

8、同修K:我想起师父讲的话:“天体中正法的事是必成的。”所以整个过程中我真的没有着急什么的,心很平。师父还说:“众生切莫急 神佛已在笑”(《大法好》)。

二、关于讲真相的交流

1、我觉得今天作证同修表现的很好,让人能感觉他的慈善,让法官也能感觉到大法弟子是堂堂正正的,是凭着“真善忍”行事的,不是社会上那种狡猾之辈。我们就凭着一个“真”来讲真相。我觉得我们以后作证的同修如果再注意一下回答问题的技巧,那就更好了。我们应该注意的是,我们告的是《华侨时报》的诽谤,如果我们在每个问题的回答上能回到起诉上就更好了。比如说同性恋问题,既然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不赞成同性恋,在两性行为上恪守传统、保守的道德标准,对《华侨时报》的诽谤文章所写的那些脏事更是闻所未闻,这不表明了《华侨时报》在诽谤吗?

2、我们大法弟子今天做的任何事情是要给后人留下的,是要归正那些不正的东西的。在法律这方面也应该存在一个归正的问题。比如说:对方律师拿什么新闻自由来狡辩,说那些诽谤的新闻在加拿大也能随意拿到、看到,因为中国大使馆的那些网站上就有,同时各级政府机构也收到过江××领事馆给他们寄的那些资料,以此来为《华侨时报》开脱。我们要指出,中国使馆本身这么做就是违法的,我们也正在准备起诉中国领事馆,而且多伦多现在就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起诉多伦多领事馆的官员。

新闻自由并不是什么都能说,新闻自由的前提是要真实和公正。作为新闻工作者应该有新闻道德。我们可以举《华盛顿邮报》的例子,在全世界的媒体都照抄中国媒体的对“天安门自焚”的谎言的报道时,《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亲自到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练法轮功。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导迅速传遍海内外,从而使新华社记者被迫改变说法来圆谎。这才是新闻工作者的正确态度。

3、今天参加庭审,体会到了师父在《在美术创作研究会上的讲法》中提到的基本功,其实今天律师提出的问题都是我们平时讲真相中所应该回答的基本问题,如果我们自己都不了解真相是没有办法给常人讲清楚的,比如今天的4.25问题,本来几句话就应该能说清楚的,可惜没有抓住机会。还有我觉得不管对方提出什么问题,我们不要回避,尽可能智慧地、堂堂正正、有理有据地回答。只是我们要记住的是我们告他们的是诽谤和煽动仇恨。

4、今天的一个突出感受是,表面看是对方在断章取义挑毛病,但是如果我们把握好了,那正是全面讲清真相的好时机。比如说作证同修对法轮的解释就非常完美。其实对方提的所有问题如果我们深入讨论一下,是能用现代语言浅白地说出来的。我记得《转法轮》中师父给我们讲“走出五行”时,就是用现代科学来解释的。

我们大家想想师父在回答我们的问题时是怎么回答的,有些问题师父也不是直接回答,因为主要根据对方的接受能力考虑讲解效果。思路清晰并保持以一个大法弟子的心态面对众生,很重要。

5、我感觉参与整个庭审的过程是大家共同修炼的过程,对每个人都是一个大检验,对每个人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无论是作证的同修还是旁听的同修,我们是在用我们的一言一行在证实大法,我们应该表现出同化了“真善忍”的修炼人的那种精神风貌来。对于任何刁钻的问题,我们不要有防范的心理,我们就根据事实,有理有据的去回答。对方律师提问的方式是一种误导的方式,他往往是首先重复江××的说法,我们回答的时候,首先要否定他的问题,告诉他你这个问题就不应该这么提,这问题本身你就是在重复江××的谎言。

7、我有一个建议,那就是我们出庭作证的同修在提及到国内的事情时,尽量能用一些西方人能听懂的语言,比如说:信访办,那就是一个专门接受complain(抱怨)的地方,对于天津事件和4.25,那就是因为他们刊登了诽谤法轮功的文章,这些法轮功学员是去向他们讲清真相的,是非常和平、理性的,这生活在西方自由社会里的人都很能理解的,因为这种事情在西方社会是非常普通自然的事情,但是这在中国却突然遭到了军警的粗暴镇压。我们也没有必要讲那么多的细节,整个作证的过程要让人能听懂。说到包围中南海,这个问题马上就可以反击他,告诉他说,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错误的。那次事件,是因为很多人去信访办上访,因为这个办公室离中南海比较近,因为人多,这些人是在警察的疏导下,被警察引到包围中南海的路上的。4.25事件得到了中国总理的正确处理,为此国际媒体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4.25是中国政治民主,政府开明的里程碑。而这些对当时的总理开明决定的赞扬,对于心胸狭隘和妒忌心极强的江泽民是难以忍受的。出于政治的需要,出于对个人权力的极力维护,它于1999年7月一意孤行地在中国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从此,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的生活陷于黑暗之中。

还有要注意的问题是,作证时尽量使用常人的词汇,因为翻译是常人,不明白那些修炼术语,翻译得不准确。也尽量少用大词,比如“大善大忍”,尽量用具体的实例来表达,比如说关心别人、为社会做贡献等。

8、关于吃药问题的探讨

·法轮功对炼功人是有道德要求的,达到一定的道德标准才能百病皆无。如果想打架就打架,想骂人就骂人,常人中不好的思想和行为不愿意改,那再练动作他也只是个门外汉,本质上和大法弟子是两回事,所以该得病还会得病的,那他生病不吃药能怪谁呢。

·在这个问题上,如果对方律师引用江××的说法,首先应该予以否定,因为法庭重事实,没有经过第三方的证实的信息不应该被引用。现在众所周知江××在制作谎言方面是不择手段的,比如“天安门自焚”事件是用毁灭一个活生生的人的生命为代价来制作仇恨,达到镇压的目的,所以你的这个问题的本身就不是真实的。法轮功的祛病健身的效果我们可以用一些数字说话:

(数字如下:关于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在中国大陆上1998年有一项针对北京市五个城区12,731法轮功修炼者祛病健身功效的统计学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祛病总有效率为99.1%,这项调查说明了,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功效显著,是有利于人们身心健康的好功法。台湾大学经济系助理作证同修胡玉蕙,在2002年12月28日发表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法轮功学员修炼后,对于戒除不良的生活习惯有显著的效果,同时法轮功对心理情绪的帮助很大。这项学术研究针对全台湾十多万的法轮功学员,做部落抽样调查。报告中指出,法轮功对于戒除不良的生活习惯有显著的效果。81%的戒烟率、77%的戒酒率,这些数据证实了修炼法轮功对于社会风气的确有正面且显著的效益。在胡博士的这项研究调查里也发现,法轮功对心理情绪的帮助很大:修炼者对自己健康状况的满意程度,从修炼前的24%大幅上升到78%。)

·在法轮功的所有的书里没有反对吃药。如果一个人通过修炼法轮功之后身体健康了,那自然就不需要吃药了。

·在法轮功的讲法里,我们的师父明确规定了不收危重病人,劝他们去医院;法轮功本身就是一个让人祛病健身的好功法,一个人如果你对法轮功修炼不放心,你要觉得自己有病,你也赶紧上医院。

·电视片《见证》中关于吃药问题的解答:江泽民集团用来镇压法轮功的另一个借口是所谓法轮功不让人看病。中央电视台断章取义地引用法轮功创始人在大连讲课中的片断作为证据。可是,法轮功创始人讲的是在修炼过程中不要用气功给别人看病,以免伤害炼功人的身体。中央台删去上下文,把他歪曲成不让人去医院看病。其实在《转法轮》中法轮功创始人就谈到“医院能不能治病呢?当然能。医院治不了病,人们怎么会相信哪,怎么都上医院去治病呢。”象这样断章取义地用录像剪辑的手法来歪曲法轮功创始人讲话原意的伎俩,在中央电视台的反法轮功节目中被屡屡采用。

9、关于家庭问题的探讨

·首先要阐述的是,辩方律师所说的这些家庭悲剧恰恰是这场迫害造成的,在中国99年镇压法轮功前,法轮功让人身心健康、家庭和睦的例子比比皆是。法轮功让人修去对情的执著,是让人修去那种自私的情,取而代之的是慈悲,这是一种更高尚的情,是对人人都好,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更何况家人。

在99年中国对法轮功的镇压之后,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名誉每天都在受到诬蔑和损伤,法轮功学员为了向全世界讲述法轮功真相,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在中国,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因为说真话、向人们讲真相而被抓、被劳教、被判刑,在99年中国镇压法轮功之后,江泽民命令他统治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垮、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据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600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居无定所、流离失所,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与洗脑。)这场镇压造成了无数家庭悲剧。

在海外,法轮功学员为了向全世界讲真相,用自己的金钱、时间和精力去讲述法轮功的真相,这让他们在自己的家庭中花的时间少了,陪家人的机会少了,但是他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不让人们受到谎言的宣传的毒害,为了营救中国那千千万万的无辜的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让那样的家庭悲剧不再发生。在这过程中,有些法轮功的配偶不理解,可能造成了一些家庭悲剧,但是我们要指出的是,这些悲剧还是这场镇压造成的。

·法轮功的修炼是让人做好人,在镇压前,无数不和谐的家庭得到了家庭的和睦,这有很多实例。一方修、一方不修的家庭,双方也应该互相尊重,包括尊重对方的信仰。在有了这场迫害之后,在巨大的压力下,造成了一些家庭悲剧。在中国大陆,为了让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其中就有利用家人胁迫法轮功放弃信仰的,这些家庭悲剧是高压政策促成的。而这种压力也延伸到了海外,海外很多人也受中国的对法轮功的谎言的宣传的影响,还有象《华侨时报》这样充当江××海外的黑手,散播和江××一样的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在加拿大社会散播仇恨、播种仇恨,这些因素致使很多修炼者的家属有一种恐惧感,加上他们还有很多亲人在国内,这也是造成一些家庭悲剧的原因。总之,这些家庭悲剧不是法轮功造成的,是中国对法轮功的迫害造成的。

·现代社会离婚率很高。但是即使因为迫害导致了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庭破裂,相比较而言法轮功学员的离婚率还是很低的,如果你去调查的话。

·即便对方弄出象何兵这样不实事求是的证人,我们还是要正念对待。任何家庭都有矛盾,你们家有矛盾就归结是因为对方修炼法轮功造成的,这本身是不公平的;相反,我们师父告诉我们修炼人凡事要向内找,遇到任何矛盾要向内找自己,作为夫妻,在任何方面都应该是互相尊重的,包括对方的信仰,请问你有没有做到尊重对方的信仰,如果你没有做到最起码的尊重信仰、尊重人权,这本身是你自己有不对的地方。

让我们回顾一下师父的经文《笑》:

我笑──众生觉悟
我笑──大法开传
我笑──渡船起航
我笑──众生有望

让我们所有的人在今后的庭审的过程中真正以一个神的正念、以一个觉者的风范参加庭审,整体用神的状态、用我们纯正的正念、用我们祥和的面貌、用我们慈悲的胸怀去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