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金佛”一文而引发的讨论和理解


【明慧网2003年11月19日】在阅读了“金佛”这篇文章之后,我被学员的心深深地打动了。对我来说,我能感到作者很关心他的同修,出于为法负责的心,很理智地指出了一些非常敏感的问题。

那天晚上,我参加了英文学法小组的学法,学法之后我们讨论了“金佛”这篇文章。第二天晚上,我参加了中文学法小组的讨论部分,他们也讨论了对修炼,整体和正法的理解。大家讨论了很多,我从两个组里都学到了许多。在此,我想把我觉得最重要的部分做一个总结。

“金佛”一文中,学员谈到了许多严肃的法理,但最触动我的两点是有关“等级”和“负责人”的问题。关于等级,我们学员写道:“这些问题在不是负责人的学员中也有,如以常人心羡慕、盲目崇拜某些‘名人’。这反过来也助长了他们不纯的心态,但因为这些学员不是负责人,他们不觉得这有什么严重。事实上,这是他们自己常人等级心的反映,因为大法修炼是去其表面只看人心的,不管你是不是‘名人’。”

我喜欢这个例子是因为它涉及到更大范围的学员。当然当负责人的学员不多,并且那些是负责人学员清楚地知道等级问题是不对的。然而在更大范围内的学员中对等级的认可也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而且看上去更微妙,更不易察觉。感谢文章能从这个角度明确指出这点,因为这样就可以与更大范围的学员交流并因此而有所帮助。

这是尤其重要的,因为大法在常人社会总体形式的提高是师父非常关心的,那么,我们作为学员的一个整体能否成熟对宇宙众生的得度以及在师父无所不能的巨大功力来到这个空间做完这一层的事之前我们如何正法有着极其重大的影响。

师父明确地告诉了我们当我们执著于中国的前总理时发生了什么。师父也告诉过我们我们的一念在联合国带来的一定的后果。如今,我们把同修,其他项目小组,或这里那里的学员特殊对待,这是件什么事啊!

我想用一个真实故事来说明这一点。一位学员摔得很严重,体内的许多内脏器官都损伤了,他被送到医院急救,生命垂危。学员们赶到他的身边对着他读法发正念。他的情况开始稳定,他的心脏手术在进行到一半时停止了。后来医生为了不让他移动而让他处于昏迷状态。我们继续在急救室里给他读法发正念。当他逐渐开始清醒时,他开始有一些不配合医生的表现。于是医生赶来抢救他,然后用大剂量的镇静剂使他不能动。

这种情况发生了多次,我们试图告诉他要平静下来,坚信师父,他会好好地离开医院的。然而每当他开始有一点知觉,他就会有所动作。我和其他一些学员开始议论起他作为一名学员的缺点,比如他为人处世太固执,他对师父要更坚信等等。很快另外一些学员严厉地纠正我,说不能这么评判他,因为这些是来自旧势力的迫害,是不能接受的。后来我和一些学员开始对这件事情有了比较清醒的认识。

一些学员不带丝毫的怀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就是在他的身边,而另一些学员在私下议论着。现在这位学员苏醒过来在一家康复中心恢复体力。我去看他时他告诉我他在急救室昏迷的那几个星期看到的事情。这只是他在另外空间所看到的,可能不是完全真实的表现,但我感到其中所表达的道理是比较清楚的。

他说那些从来没有怀疑过他、无条件帮助他的学员,他看到他们的功柱在往上长。他看到(另外空间的)我,当时怀疑他的人之一,受邪恶所骗把他想成一个杀人犯,一个不好的群体的一部分。他可以看到那些怀疑他的人在谈话中夹杂着一些邪恶的因素,这一切开始将他抬升到那些评判他的人上面的一个没有钉子的十字架上。他被抬升得越来越高直到全世界的人都在评判他。后来,他说当他对那些评判他的人产生慈悲心时他得以解脱。而我们都认为,他在解脱的时候,也就是在这个空间怀疑过他的学员需要其他学员帮助找到他们身上旧势力思想的那一部分的时候。尽管我怀疑他,我还认为是出于对他的修炼的“关心”和如何帮助他,但是那些“关心”的想法背后又是什么呢?

这件事情帮助我清楚地看到我们的思想念头是如何影响学员的。那么,在我们的整体中存在等级的想法又是什么呢?对这个小组或那个团体或地区的学员的想法又是什么呢?并且表面的想法还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师父说:“宇宙中有很多神对我讲,他说“祝你成功”。那个话的意思中啊,包含着很深的涵义,他们认为根本就走不过去。可是我走过去了。”(《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他们祝师父成功但他们话的背后是他们并不相信师父,认为他做不到。当我发正念时,如果我仅仅是用嘴重复口诀;还是心在除恶与心里想我是师父的弟子,我除恶是为了圆容李洪志师父的愿望,对所有的众生是好的,这两种效果是明显不同的。就象地球的旋转力量和宇宙旋转力量之间的差别。

那么我们的言语、行动、用意等的背后将对我们大法整体的走正起很大的作用,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我希望学员们能尽量地正视自己,看看我们的言语、行动和意图的背后是什么。我们的言行和用意的根子是什么?

师父教给了我们“大道无形”,那么我们如何能不带形式与常人观念地遵循这个“大道”也将会影响到大法如何能圆容我们作为大法整体所做的事情和大法整体的本身。

接下来谈谈我觉得“金佛”这篇文章谈得很清楚的第二点──“负责人”的问题。文章中严肃地提醒作为负责人的学员不要在大法工作和大法学员的环境中迷失在名利得失之中。但文章也强调所有其他的学员修好自己的责任,以此来支持和帮助我们“负责人”学员走正。也就是说我们都有很大的责任,无论我们在人中的地位是什么,只有在大道中真正修炼,我们才能遵循这个大道,只有放弃这些别人和我们的地位的想法时我们才能遵循“大道无形”的原则。

这些观点最触动我的是它们提及大法整体的问题。大法整体自身的存在是第一位的。过去的修道人是修炼自己的,最多是在一个团体中但是从未形成一个整体。就象那位在紧急情况下的学员,他的修炼是与他周围的学员联系在一起的,我们也都是联系在一起的。旧势力对我们大法整体进行迫害,在关键的时候出动更多的邪恶对一些项目进行攻击。它们利用学员们有漏作为它们的借口,但它们安排它们的攻击以达到保护它们自己在大法整体铲除越来越多的邪恶时不被清除。就象发正念,我们得一起发,力量来自于我们整体。

师父在芝加哥说:“所以呢大家要互相地配合好。现在大法弟子越来越清醒,因为经历的太多了,也越来越理智了,所以配合起来现在是比原来要协调得多了。整体上协调越好的时候力量也就越大,力量越大起的作用也越大。”(《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我理解这里谈到我们讲真象的发展过程需要的道理。过去我们有不同的象紧急救援和家庭营救这些项目和活动。我们有电视组、广播组、网路组等等。而现在我们面临诉江,向世界人民讲真象的同时帮助他们对大法有更好的了解。这是一个在世界范围内通过我们的交流和协调而做出的努力,但是还在进行之中。

这不仅仅是一个法律案件或者一次活动或者一个或几个项目组的事情,它表现了正的因素正在清理对迫害宇宙大法负最主要责任的和最突出的因素。这对大法整体也是一件意义深远的事情。我认为这和我们大法整体的成熟是直接联系在一起的。我们如何作为整体成熟、升华、协调和提高是我们对大法负责的一个重要决定因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