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不足坚持信仰仍遭迫害 坚定正信改变本质家人转变


【明慧网2003年11月20日】从小,我的人生理想是做一个好人。但现实的社会使我感到无奈又迷茫。十几年的灌输教育使我成为彻底的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我自我感觉还不错,但离“道”越来越远了。我对中医、天文、哲学很多学科感兴趣,尤其对生命科学等边缘学科。得法之前接触过很多气功,也曾一度把大法当成普通气功。97年大学快毕业时,在学校炼功点上得到《转法轮》一书,我茅塞顿开,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决心走修炼的路。

97—99年,读硕士研究生。那时环境好,大家都比较精进,提高很快。7月20日以后,风云突变,我感到震惊的是堂堂中央台,竟然断章取义、造谣说谎。我对政治、历史等的了解完全从教科书中来,学习也是为了考试,从来没想过为什么。很难相信这是现实文明时代发生的事。学校里老师劝我别炼了,也有明白人告诉我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到底怎么回事?“真、善、忍”怎么会有错。我的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足以证明法轮大法是真理。修炼不是普通的事,修炼的人可不是普通人,不能人家说不让炼就不炼了。开始时,由于认识不清,我交过几份心得体会和手抄本,写过模棱两可的保证,但后来同点上的同修交流后才醒悟不对。[注]后来,我有本放在同修处的书被她的系的老师没收了。我想这次一定得要回。我对校党委书记Z说:“我觉得那是我的私人财物,况且国家没有法律说要没收法轮功书籍。”就把书要回来了。但以前那些已经被上交了。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也是自己修炼路上的污点。

由于我7-20的时候曾经去市政府上访和99年暑假去北京上访,成了学校的所谓的重点,政保处和学校、院系的有关老师经常找谈话,我都平静地向他们洪法并从法律角度指出这是不合宪法的。99年国庆节期间,学校不让随便出校,后来甚至公安处派人跟踪。那时,我的课题报告已通过,正写毕业论文。由于时间又有限,写论文比较紧张,但已经被打搅得无法静心写了。只因为修炼法轮功,学校就限制公民自由,侵犯人权。学校的老师不是不懂法律,但是他们更知道不听上级话的后果。只有与上级保持一致,无条件服从,才能保住饭碗。看来问题出在中央,只有去上访才能解决问题。

99年10月16日,我买了火车票刚上月台,就被学院的几个老师抓住,关进学校招待所。说是为了防止我“犯错误”(后来知道,还有三个本校的同修也关在里面)。学校每天安排了好几个后勤的老师劝我,晚上由院里派熟悉的一个老师和同学陪着睡觉,一日三餐学校提供很多盒饭,就是不许我出门。并告诉我,我要是跑了,他们就要挨批评了。这不是侵犯人身自由吗?我便绝食抗议,只喝水。有一次,到宿舍取日用品也派人陪着。当时感到身边的校园变得陌生了,我突然与众不同,失去了自由,难道我做错了什么?没有,做好人没错。学院的党委书记看过大法书籍,平时比较支持,他来时我说:“不应该把我关在这里,这样做是犯法的。”他很为难地说:“不是,是请你来学习,我也没办法。这是上面的意思,我不能放你出去。”真是强词夺理。有很多事情我不了解,但法轮功的事情我了解,我必须去说实话。那时,我的心非常平静,状态很好,说的话句句都在法上,自己都觉得奇怪。每天说很多,也不累。有的替我惋惜学业,有的说佩服我,有的说胳膊扭不过大腿,要我为自己的前途和家人考虑。还有校报的编辑、身边的同学都被安排来看我。我说:“我得说实话,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法律是人定的,高不过天理。”我们象朋友一样交谈,很融洽,他们也都是被蒙蔽的、上了谎言的当。大约过了四天,校医来查了查体。政保科的两个警察也来了,说,这下我出名了,连市政府都知道我了,敢不吃饭。我说,这是非法监禁,你们这是助纣为虐,我出去会告你们的。政府、学校为让我们妥协而采取这样的手段,这不是知法犯法么?

后来,他们出飞机票让我父亲和弟弟来了(我父亲第一次坐飞机,现在有时提起,他觉得很受伤害),我觉得应该让我出去了,就开始吃饭,但仍不让走,又过了三四天,说不用写保证不炼功,写不上访就行。当时认为:“先出去再说,他们要这样的保证能保证得了什么呢?真是自欺欺人。先回家再说。”(没有从法上去认识,没悟到不配合邪恶的要求。其实是在亲情面前没有过好关,有放不下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声明作废。)

学校开车一直送到飞机场。刚到家,那两个警察随后就到了我们家,并通知当地派出所。他们劝我别去北京,说不想在那儿见到我。我说要告我们学校侵犯人身自由。他们说,你要考虑考虑后果。他们走后,家里气氛非常压抑,每个人精神压力都非常大。当时,母亲摔伤刚出院还不能动,我父亲都掉眼泪了(我爷爷去世时他也没哭),说没想到我闯了那么大祸,警察都找上门了。我从小听话,没让家人操过心,家长从没被老师请到学校去批评。亲戚来了好几个,个个横眉立目。他们有的被电视报纸蒙蔽,还有的被威胁如果家里有人炼,可能不发退休金、影响提拔。特别是我弟弟,以前虽看过大法书,但宁可相信电视上说的。本地警察、居委会的、父母的朋友、同事都来我家劝。我对他们都说我坚持炼。派出所的人经常来,最后说:“炼就在家炼,别去北京。”每次家里人都很紧张,因此看着我,不许出门,我父亲说:“敢上北京打断你的腿,我养着。”(后来说实话了:共产党的监狱,进去就完了。原来是父亲知道这种迫害的残酷,想保护我免受摧残。)我弟弟因不明真相,看见我炼功就骂,看见看书就撕。这时,我的心情不平静了,就哭着抢过来,一点点粘好。后来,母亲说:“在家炼吧,别把她逼疯了。”我才可以在家学法炼功。

学院的一个党委书记M经常打电话表示“关心”,说不炼就可以回学校。家里人感到压力很大,都怪我不争气,经常把火发到我头上。校党委书记Z先是来信让我休学三个月,后又来信要求:要么转化后上学,不然就退学。当时我想:“这不是控告学校迫害法轮功的罪证么?学校竟这样明目张胆?我又没违反校规校纪,凭什么让我退学。”我回信写了自己的体会并表示坚持修炼。这样,新学期开始之前,去学校领了《肄业证》并拿回我的所有东西(包括一箱大法书籍)。学校很多熟识的老师都替我惋惜,还说欢迎我以后回来继续读。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后来听说,学校竟说是我自己要求退学的。这是公然撒谎——我学得好好的,就差半年毕业了,怎么会要求退学?都是学校逼的啊。

以前我一直胖乎乎的,这半年时间,我精神压力很大,瘦了十多斤。后来再也没人上门要求我妥协了,但我一直很苦闷,环境不好,又找不到同修。由于“情”放不下,被邪恶钻了空子,长期处在魔难之中,自己也不提高。每次电视报纸的污蔑都令人难受,但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又令我振奋。我做过两个梦:考试找不到考场很着急;和同学比很多功课落下没学。

时间长了,家里也不再看着我而让我工作了。我想工作中也能接触人,我的经历和言行也能证明电视里的污蔑是假的。直到今年年初,我才跟同修联系上,师父的很多讲法我还没看。给我表妹补习功课使我悟到,自己真得精进,师父多么着急。我发现了长期使我不精进的根本执著——实证科学和无神论的影响没去掉,不愿改变人认识大法的状态。懒惰和怕吃苦的心使我学法炼功很少。怕自己表现不好影响大法形象的心和怕别人不接受的心使我有时不愿讲真相。以前我修炼得很不扎实,提高得很慢。根本原因是对师父、大法缺乏正信。有提高,也主要停留在外在行为的改变上,对法的认识也多停留在感性认识上,不是从内心深处认识大法、同化大法。但修炼就是要从本质上提高,不断需要从本质上提高。现在,由于我提高了,家里的环境也变好了。——以前我自己不能完全正信大法的时候,家人不但不理解还反对,现在我从本质上提升了自己,发自内心地坚信大法了,他们经常提醒和督促我好好修炼呢。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