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邪恶、主动清除败坏物质


【明慧网2003年11月20日】从明慧网消息和我们本地区的情况看,中国大陆个别地区洗脑班近来又很猖獗,我认为其中有一方面原因是我们对“转化”恶行以及做帮凶的邪悟者的全面揭露、正面破除还很不够。我觉得现在是正视邪恶、主动出击的时候了。

向世人讲真相,我们要讲清中国大陆的所谓“转化”是怎么一回事?(这和文革时期的洗脑的惊人地相似。)为什么出现“转化”这种形式?(他们内心对正法的妒忌与恐惧)这些人是怎么被“转化”的?(暴力逼转和温情欺骗,没挨打不等于没被迫害,扼杀信仰和思想是最残忍的)他们的“转化”是否出自真心?(百分之九十几的转化率全是假的,绝大多数人是出于压力,或当时受蒙骗一时糊涂,清醒过来后立即严正声明在被迫害中的错误言行作废)那些主动接受“转化”的人“转化”后都发生了哪些变化?(贪图安逸、失去真正的是非、善恶标准,甚至助纣为虐。)他们的“转化”真的是为社会、为亲人、为单位领导负责吗?(连社会上仅存的正义感和良知都断送,给人类的良知蒙上乌云,使社会道德前途黑暗)他们在被洗脑时到底听到的是不是事实?(种种谎言、强盗逻辑、运用精神控制的手段反复洗脑、颠倒黑白、移花接木)……

尤其当我们得知有同修被非法绑架进洗脑班时,应立即以打电话、寄信或发放资料等方式去向同修所在的单位、社区、邻里乃至家人有针对性地讲清迫害的实质真相。师父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以前出现过个别同修家人协助欺骗同修、配合单位或恶警非法对大法弟子洗脑的事,还有的被单位、街道反复迫害,这足以说明我们的真相讲得不够、我们配合得不够,没做到相互之间默默地给予弥补。这样做的前提是大法弟子及时地将发生的事情快速上网,最好明确被迫害弟子的单位地址、领导电话、信箱、恶警的单位、姓名,如有其家人的姓名、单位等资料更好。

对于做帮凶的邪悟者,以往我们只是局限在曝曝光、登一下恶人录。其实,这些人无论是否有旧势力安排的原因,在人这一层看他们都是邪恶迫害的受害者,师父还给他们留着机会,具体的事情中有我们的责任在。我们在用正念铲除他们背后邪恶因素的同时,应该本着慈悲心主动向他们讲清事实,破除那些控制他们的邪恶谎言,早日唤醒他们。邪悟者在邪悟的初期多出于根本执著被钻空子,但不能否认他们原来还有善念,却因为人情太重被迷惑后成了以恶为目的的“伪善”,我们需要做的是清除邪恶对他们的控制,给他们提供一个清醒过来的条件,促成他们回到法上来“区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破除一切谬见,而予以正见。”(《论语》)建议了解邪悟者状态及症结的同修总结一些能引起他们思考或他们常常回避的问题、现象;总结一些他们的漏洞百出、前后矛盾之处,通过不同方式送到他们手里,促使他们发现问题。由于邪悟者只愿和相同状态的人接触,有的甚至在做帮凶的过程中邪悟思想被反复强化,所以很顽固,加之被强迫转化的学员出于保护自己的心理很多都采用了退守的办法,并没有象师尊要求的那样“向做转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恶、讲清真象”(《建议》),所以这些邪悟者接触真相的机会并不多。在日常的接触中大法弟子对邪悟者也常常躲得远远的,好像在我们心中已经把他们拱手送给了邪恶的阵营。这在一定程度上等于放纵了邪恶,使旧势力的黑手有空子可钻,死死地控制着他们。所以,向他们大量讲真相也是大量清除邪恶、弥补正法中的损失。当然,针对不同情况,同修们要理智、智慧地做,不能求,同时最好大家一起整体配合起来,至少可以共同发正念帮助。

在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的评注中,师父明示:“此做法对于那些没有理性的恶人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同时也是在对当地讲清真象中引起民众对邪恶迫害最直接的揭露与认识,同时也是救度被谎言毒害、欺骗的民众的一种好办法。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我想,面对“转化”,我们做的同样包含在师父的要求之中。

另一方面,我想到个别地区洗脑班近来猖獗,还有另一方面的原因,就是有部分学员根本执著不放,人心太重,人为地使那些败坏物质继续在自己身体中存在、阻挡着自己证实大法、履行使命的路。这同时也给邪恶之徒以希望,使他们觉得只要加紧办洗脑班就“有希望”,能达到他们毁人的目的。因此,如果还有洗脑班的地区的同修,大家都能从法上看清造成“洗脑班猖獗”现象背后的因素,主动清理自己内在和周围外在的败坏物质,“洗脑班”这个邪恶的怪物就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自行消亡。这是从更根本上让洗脑班彻底解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