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祛病讲真话 屡遭抄家和绑架


【明慧网2003年11月20日】我曾经是一个病魔缠身、几乎瘫在床上的废人,给单位和家庭都带来很多不幸。一九九五年我有幸得了法轮大法,短短的几个月中,我的病都一个个不翼而飞,使自己的身心受益非浅。我又能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了。

4.25期间,由于天津大法弟子被无理抓捕,我和几位同修也来到北京信访局上访。就是这次上访,成了以后对我们迫害的依据。九九年7.20后,公安局、派出所的人找到我的上级,给了我严重的处分,撤销领导职务,打到最基层劳动。单位还写出对大法,对师父的诽谤书,叫我签字。派出所的人多次到单位骚扰,搜查办公室、翻箱倒柜,还几次抄家,并罚款上千元;叫到公安局、派出所提审更是家常便饭。更不可思议的是,2002年正月,我正在家里干活,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就让我上了警车,带到拘留所,说是拘留半个月,结果一个月了也不放人,天天提审让写保证,并向家属收敛钱财几千元。

这次同时被抓的同修有二十来人,有十多人被迫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归,至今还流离在外。这次一起被抓捕一位乡下法轮功学员,她正在地里干活,去了几个警察把她骗到乡里,然后进行抄家,翻出一些真象资料。这时恶警就象得了罪证,不由分说就把她送到了保安大队。这里的保安大队长竟对一个弱女子大打出手,又是踢、又是打嘴巴,直打得这位学员全身抽搐才罢休。同修被放回监号半天才好。更有甚者,对一位站立不起来的残疾人法轮功学员也大打出手,五天五夜不让睡觉,最后判刑送到监狱继续迫害。拘留所长还扬言说:“这都是江泽民让干的,你们跟江XX对着干还有好!”

在拘留所里,我们同屋的同修一起抵制恶人迫害。他们不让炼功发正念,我们也不听他们的,警察就要拿电棍电我们,我们就一起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做好人没有罪,我们是被迫害的。最后警察看见我们炼功也不管了,看见我们发正念,警察只能说:“别累着”。在拘留所期间,我们一直在炼功,整点发正念,在一起学法、背法,同修们的思想境界明显的上升,不断的提高。一个月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全屋人都正念闯出了拘留所,又加入了正法修炼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