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大学优秀毕业生当庭陈述修炼法轮功所受四大影响

华侨时报诽谤案系列追踪报道

【明慧网2003年11月20日】(明慧记者蒙特利尔报道)11月19日蒙特利尔华侨时报诽谤案继续终审。今日出庭作证的是原告证人、多伦多西人法轮功学员杰森.劳福特斯(JASON LOFTUS)和老华侨寿鹤平。两名被告华侨时报社长周锦兴和何×均未出席。杰森当庭陈述自己修炼法轮功所受四大影响,包括“遇事先为他人着想”。

上午九时三十分,法轮功学员杰森.劳福特斯(JASON LOFTUS)出庭作证。杰森今年二十三岁,六月刚刚从多伦多大学毕业。杰森在证词中,从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受益,谈到华侨时报诽谤文章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又从2002年初,他和朋友在中国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自焚伪案,谈到因为在天安门广场上向中国民众的述说心声“法轮大法好”而遭受的迫害。在大约两个小时的陈述当中,杰森思路清晰、语言流畅。

被告律师在翻译等细节和技术问题上对杰森的证词加以反驳,被法官多次驳回。被告律师在提问中,再次旧调重谈,在有无组织、敛财等中国官方习惯的诽谤宣传上做文章。面对对方律师的提问,杰森基于对大法的理解和修炼体悟,沉着应对。在事实和道理面前,对方律师无力反驳。

* 修炼法轮功所受四大影响

在谈到法轮功修炼时,杰森说,“我和双胞胎姐妹在芭瑞(Barrie)的健康展览会上认识法轮功,并开始学习法轮大法。因为真善忍的法理教我做好人,对我的影响很深刻。”

法轮功修炼对杰森的影响来自四个不同的方面:杰森说,“首先法轮大法教我要做个好人,不追求名利。所以,我尽力地做好,而不再在意追求成绩。”在大法中修炼,使杰森更能集中精力,快速学会重要的知识,获得优异的成绩。他在数学和物理两门课程中双双夺冠。在多伦多大学,杰森获得了两项奖学金,毕业时,三个公司希望录用他。通过修炼法轮功,杰森学习和工作的能力都提高了。

第二点是身体上的改变。修炼前,杰森的身体很不好,一年中休病假五十多天。什么办法也不起作用。修炼法轮大法后,杰森不再生病。他的妹妹也是这样。后来,他妈妈看到兄妹俩的变化,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第三是家庭生活的变化。修炼之前,做为十几岁的年轻人,杰森和妹妹在家里总是冲突不断,也经常和父母亲争执。修炼之后,他们兄妹在家里找活干。他妈妈看到后,很震惊,随后也修炼了。现在已经修炼4年了。

谈到第四个方面的变化,杰森说,“这个不象在家庭和学校的生活中的变化那样可以看到、触及到,但是心灵和精神方面的改变是最有力的,触动我的一生。我不再追名逐利,费尽心机的衡量道德,做一个好人超越了一切。无法形容在修炼过程中的身心受益和内心的平和。遇事先为他人着想。”

* 华侨时报的文章前所未有的邪恶

在原告律师问他读到华侨时报文章的感受时,杰森说,“当我读到这些文章时,我感到在加拿大,我正遭受着迫害。我感到这些文章比以往我看到的诽谤文章更加邪恶。”

杰森称,2001年11月3日的文章,何某自称法轮功学员,用下流、恶毒的语言,假装好像在描述发生在法轮功学员内部的事,并重复国内造谣诽谤。但是杰森称2002年2月2日的文章最为恶毒,该文以寻求“正义”为名,煽动仇恨,目的是要在华人社区根除法轮功。杰森举例说,在希特勒对犹太人大屠杀之前,曾诽谤犹太人吃婴儿,吃基督徒的婴儿。华侨时报的这些诽谤文章令杰森感到寒彻骨髓——迫害可能会发生在加拿大。

杰森并向法庭提交了一系列统计文件。文件记录了诽谤文章中出现的诸如“自杀”、“自焚”、“谋杀”、“邪教”、“残害”、“公敌”等字眼出现的频率和次数等数据。

* “自焚是骗局”

在证词中,杰森说,2002年2月9日,他和美国同修李伟.布莱迪(LEVI BROWDE)来到中国。在北京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向国际媒体讲述“自焚”真相。当时,三家媒体(美联社、BBC等)的五名记者应邀赶到,杰森为他们播放了中央电视台自己录制的“天安门自焚”录像。从放慢的镜头中,可以看到刘春玲被现场的一名警察用重物击中头部倒地。《华盛顿邮报》记者在开封实地调察后称,当地居民从没见过刘炼过法轮功。王进东自称修炼法轮功五年,但盘腿的姿势并不是双盘,而象中国军人的坐姿。

杰森说,“在2001年1月23日自焚发生之前,中国百姓虽然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对法轮功并没产生强烈的仇恨,对中国当局采取的打压行为也很质疑。”杰森从互联网上看到文章,“自焚”发生后,愤怒的中国人成帮结伙的冲入法轮功学员的家,他们感到法轮功学员很危险。

* 中国的罪犯待遇与加拿大的鲜花相迎

另一个让杰森产生去中国念头的报道是关于陈子秀的。获得普利彻奖的这篇报道,描述了这位年近六旬的老人因不放弃信仰,被当地官员毒打、折磨致死。

杰森认为中国人民有权利也应该知道这些。

新闻发布会后接下来的一天,杰森和李伟在天安门广场向中国人民展示了两面横幅:“法轮大法好”和“自焚是骗局”。几秒钟内,警察蜂拥而上,据后来BBC记者称警察人数七至十人。之后,杰森和李伟被带到天安门分局,一名警察抓住杰森的胳膊,使劲即将其拧到背后。杰森要求和家人及加拿大驻中国使馆取得联系。警察没有理会并对杰森说,“这是在中国。”好像中国就理应不讲法律似的。

在被转移到另一个拘留地点之前,杰森在离天安门广场不远的地方,用中文向许多在场的中国人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杰森的行为遭到了警察的暴力制止。杰森说,“许多中国人知道了法轮功正遭受迫害,法轮大法好。虽然我承受了一些,我认为也是值得的。”在被非法拘禁的四十七小时中,杰森受到了不人道的待遇。杰森在证词中说,与在中国如同罪犯般的待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加拿大,迎接我的是家人和数百名朋友、鲜花、横幅和媒体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