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和五名单位干部的问答


【明慧网2003年11月21日】我今年50多岁,是大陆大法弟子。2003年10月,五名教育系统干部来我家,当头的开口对我说让我书面保证不炼法轮功、脱离法轮功“组织”,否则就停发我女儿和丈夫工资。

其实我受这种恐吓也不止一次,我就耐心地坐下来跟他们讲。我说;在北京、在市县公安局、在派出所,我从未倒口说不炼,也从未写过什么保证,今后更不会向任何人作什么不炼功保证。XX党不是讲实事求是吗?我炼功前后的身体情况,全教育系统都知道,炼功前我是出了名的药篓子,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几次不要的人。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生命,是大慈大悲的师父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你们想一想,我能放弃法轮功吗,你们不觉得提出这种要求的人太过份了吗。

至于谈到“脱离法轮功组织”,我反问他们,政府镇压法轮功四年多时间了,请问你们从哪个大法弟子得到过组织规定、办公地点、交费名单、教规章程?他们说没有。既然没有组织,那我和谁脱离呢?法轮功问世以来,都是我炼了觉得好,传给我的亲朋好友,他们炼了都觉得好,再传给他们的亲朋好友,口传口,心传心,一传十,十传百,这样传开来的;如果不好,谁愿意浪费那个时间和精力?

其中一位领导对我提出问题:“你们法轮功到处撒传单、光碟、搞插播,就是搞政治,和政府作对。”

他提出的问题正是我要讲的话题,我说:首先我们法轮功是没有政治诉求的。其次,按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是政府中少数坏人破坏宪法,剥夺了法轮功群众言论、信仰自由的合法权利,而把X教的恶名强加在法轮功头上。法轮功群众去北京上访,信访办变成了抓人办,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转而向广大受蒙蔽群众讲我们的冤枉和受迫害的的情况。政府不仅不抓那些利用特权、破坏宪法的人,反而抓我们这些受迫害的百姓,你们不觉得我们太冤枉了吗?撒传单、光碟、插播就是讲真象的方法之一。

“听你的口气,你也参加过撒传单这些事?”

“我也捡到过几张传单、光碟,看后送给别人了。”我话锋一转:“光碟讲的就是‘天安门自焚’事件的真像。和中央电台的录像一模一样,只是光碟放的是慢镜头,慢镜头才能看出‘天安门自焚’事件中的破绽,全是政府中少数坏人,不惜残害无辜百姓生命而编造的谎言,栽赃法轮功。全世界都知道,全国现在也到处可见真象光碟,唯有把你们这些中下层官员蒙在鼓里,要不信,你们也捡几张看看就明白了。”

“不敢。”其中一个人说,并把目光投向其他几个领导:“你们也说说。”

“不管你怎么说,政府不让炼,就不准炼,炼了就停发你老头和你女儿的工资,没有饭吃,看你还炼不炼。”另外一个威胁我说。

“你不用吓人,”我用正念的目光看着他说:“我命都可以舍去,我还怕你们扣工资?首先我们大法弟子没有一个是饿死的,都是受迫害死的。第二,你们这么干了,我就到街上对过往行人讲我受迫害的情况,看全县人民怎么评价你们的行为。”

此时我女儿因为受到压力,想为他们说几句话,刚开口,被我的正念镇住了,我说:“你好好的摸到你的良心想一想,炼法轮功几年来,我向您们要过一分钱吗?要你们照顾过一天吗?对你们我只有付出的多,获取的少。”强大的正念同时也震住了在坐几名干部。

“你们法轮功不是提倡做事先想别人吗?他(她)们工资被扣,与你炼法轮功有关系,你答应不炼了,他(她)们的工资就保住了。”其中一个故意歪曲大法法理,刁难我说。

“谁扣他们的工资,就得去找谁。你们干的事别想赖在我身上。”我不客气的说,“要说做事先想别人,您们看看我做事是先想自己还是先想别人。”

“我以前全身是病的时候,全家老少都围着我团团转,总怕我有个三长两短,既耽误他们上班时间,又影响家庭经济。现在我炼法轮功不仅身体好了,而且还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现在我承担了我家中所有的家务,其中还包括一些重体力劳动。不仅如此,我儿子家有事,我到儿子家帮忙;姑娘有事,我要到姑娘家做。我的目的很简单,希望他们不要因为家中的事耽误工作,让他们一心一意为国家都做贡献。这些难道不是为别人着想吗。”几位干部这时无话可说。

“我不仅为别人着想,我还为国家着想。”我加重了语气:“我家有个小叔子,一生坐过两次大牢,原来那是真正的坏人。最后一次出狱时,已经50多岁了,孤身一人,毫无依靠。我丈夫又烦他,不愿帮他成家立业。这种犯过罪的人,如果得不到关心和帮助,是会再次走上犯罪道路的,那时候将对国家、人民和他自己造成很大损失。我们师父多次教诲我们,大法弟子对所有人都要慈悲善良,善待别人。何况是我家小叔子呢?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要帮,拿什么帮?首先他得有个安身之处呀,建房需要几千上万元,家中只有几百元钱,剩下的到哪里去找呢?于是我向儿子家要点,又向姑娘家要点,再找亲朋好友借点,东拼西凑,边找钱,边拖工运输。材料、人工,整天奔忙在工地上,什么事情都要我亲自过问。你们想一想,我一个妇道人家,50多岁,要单独完成这件事情,中间有多大的困难啊,你们是无法想象的。”几个领导也微微点头。

“房子修好了,我对小叔子说:兄弟,从此以后,你要好好做人,靠自己的双手劳动养活自己,不要再给国家添什么麻烦啦。小叔子满眼是泪,对我说:嫂嫂,我永远忘不了你们全家的大恩大德,我一定自食其力,重新做人。我说:兄弟你要记的话,你就记住我们李老师,是我们的师父教我这样做的。小叔子流着泪点点头:哎!”

听到我真诚的叙述,五位领导默不作声,情况已经很明白了。其中一位领导说:“老人家,我们走了,我们一定会把你的情况如实上报的。”他们埋着头走了,似乎心里有些内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