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炼功肝病愈 持之以恒传真象


【明慧网2003年11月21日】我因患肝腹水病被医院判了“死刑”。1996年7月,在绝望中我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

通过学法、炼功、修心性,我的身体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肝部肿大、腹中积水的病状全部消失,原来要扶墙才能站立,面色死灰,啥活也干不了;修炼几个月后,春种秋收的农活样样能干,不但承担了自家的全部重活,还帮亲属家干农活。我的身体变化真是判若两人,使认识我的人都说:“大法真神奇!”通过我的变化,妻子和女儿都得了法并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1999年2月21、22日,师父在《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说:“给别人什么东西都不如给人法好。给他再好的东西,给钱再多,他也是一世一时的幸福。而你给他法将是生命永远的幸福,能有什么比法更好呢?”学了师父的讲法后,那时我们很多大法弟子自发的出去洪法,翻山越岭历经几个月的时间走遍了我们市区的村村屯屯,我也是其中一员,虽然家中并不富裕,妻子把节省下来的生活费,让我做洪法的费用,我去了很多地方洪法,使许多有缘之人得法修炼,那时得法的同修现在绝大部份都在坚定修炼,并都投入讲清真象、救度世人的正法洪势之中。

1999年7月20日,面对邪恶的打压之势,我和同修去省政府有关部门上访,几天以后返回家中,我们不知如何做才好,后来通过学法从中找到答案,师父说:“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以法为师并符合常人状态坚定实修,跟随师父修炼到底。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样,开始在正常生活中学法、炼功、洪法。一批批大法弟子前赴后继去北京天安门广场、信访部门上访,由于我负责我们地区印送经文和分发资料不易脱身,我的工作尚在保密时期只有几个同修知情,大部份同修不理解我为什么不去北京证实法,甚至说我胆小怕事,被媳妇管住了,受某某影响走不出来啦等等不理解的话,面对这些冷言和白眼我无言以对,更不能解释,只能默默的对师父说:“我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事,师父知道就行了。”四年多来,我虽没象有的同修那样惨遭迫害,也没几进几出魔窟,但我始终负责资料点的工作,不知有多少个日日夜夜妻子和女儿配合我把一篇篇经文、一份份真象资料印出来并及时送到同修和世人的手中,使同修们在法的指导下得到提高,世人看到真象资料也清醒了,不管别人怎样不理解我,但我心里很坦然。我牢记师尊在《拜师》中的教诲:“我弘传即是普度,学者即为我弟子,不套旧礼规,弃其表面只见人心,如不实修拜师何用乎?”我就做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在正法的路上我和妻子及女儿,携手并肩,“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圆满随师还”(《洪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