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猖獗不去管 群众炼功就迫害 公安何安?


【明慧网2003年11月22日】前几天,国内某新闻网在一篇《小偷猖獗警察不管 上班族摄下录像成铁证》的新闻中报导了北京海淀区大钟寺、紫竹院两个派出所的警察在接到市民报警后互相推诿,致使小偷猖獗,明目张胆行窃甚至抢劫的事实。

打击犯罪,保护群众是警察的天职,那么放着小偷不管,警察都在干什么呢?今日之中国,警察人数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多,而社会治安却每况愈下,原因何在?

法轮功学员创办的明慧网的以前的报导中搜索到了当事的两个派出所的名字,令我惊讶的是这些警察在对付法轮功学员倒是非常卖力的,大钟寺派出所甚至使用便衣、雇佣出租车等手段跟踪监视。

此事应当让那些对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麻木不仁的中国人惊醒,当中国的公检法系统彻底丧失应有的社会职能,放着违法犯罪不管,而是沦为镇压人民的工具时,那么厄运降临到每一个人的头上的日子就不远了。

随附《小偷猖獗警察不管 上班族摄下录像成铁证》原文及明慧网报导摘要:

--------------------------

小偷猖獗警察不管 上班族摄下录像成铁证

一座过街桥上小偷肆虐,两个不同的公安部门却因为分别管理桥两侧而都认为桥上部份不归其管辖范围。附近的上班族于是拿起手中的摄像机:“没人管我们管。”就这样,一盘盘记录小偷盗窃全过程的录像带被送到中央电视台《生活》栏目组。昨晚,相关节目在电视中播出。

在北京市海淀区国图桥两边工作的一些市民反映,他们那儿的过街桥上有不少小偷明目张胆地盗窃。

“有时他们用刀子把书包带给割断了,然后偷走。”记者在路上随便采访了一些背包路过的大学生,他们中很多人都反映曾有被偷的经历。

据附近的居民反映,这些小偷主要针对附近的女学生或来图书馆的女读者,他们作案时从不避人,偷不成就公开抢劫,不少在附近上班的人都拍到过小偷作案的画面。

小偷如此猖獗,难道就没人管吗?

据了解,桥的西面归紫竹院派出所管辖,桥的东面归大钟寺派出所管辖。记者找到一位前几天在天桥上被偷的卢小姐,她当着镜头通过电话向大钟寺派出所报案。

卢小姐:你好,大钟寺派出所吗,我在国图桥过桥时钱包被偷了,里面有好多证件。

值班人员:哪?国图桥?桥哪边?

卢小姐:好像在西边,我自己不知道。

值班人员:是不是在西边丢的?在中间发现的?那应该归万寿寺或紫竹院呀。

卢小姐:哦,不归你们管?

值班人员:对,马路的东面归我们管,可你在桥上就发现被盗了,应该归马路的西边。

但卢小姐向紫竹院派出所报案时,得到的回答却是让卢小姐找大钟寺派出所。

卢小姐在反复报案过程中得知,天桥两头分属不同的派出所管辖。“这桥东桥西都有人管,那这几十米长的桥中间呢?”卢小姐一头雾水。

当地居民说,许多行人失窃后拨打110报案,可毫无用处。向上面提到的那两家派出所反映情况,两家推来推去却始终无人问津。

(该报记者据央视《生活》栏目整理)


明慧报导摘要:一位女大法弟子在海淀分局受虐待的经历

2000年7月19日

6月19日傍晚,我们十几个功友在紫竹院安静、详和气氛下打坐炼功,一群警察一拥而上,把我们包围起来,然后把我们一个个搬上车。到派出所,警察把我们关在一个大屋子里,接着一个个拖出去审问,说名字和住址的,由居委会和家属接回去,最后剩下我们5个没有说的,我和一男功友打坐,一个警察马上走过来对他又打又骂,最后把他双手用电线捆在背后,按在地上,用脚踩着,恶语谩骂。第二天下午,一警察趁一功友被提出去审问,欲强行搜查其提包,另有两名功友与他争夺,几个警察走过来打人,……。傍晚,我们把大屋子打扫干净,警察要押送我们到另一地方,我们断言拒绝,他们先把两个男功友拖出去,我们三个女功友紧紧抱在一起,一群警察围上来,把我们强行拉开,把我按在地上,手拧在背后铐上,两个警察把我拉上车,其他功友陆续被拖上车,然后开车把我们拉到清河看守所。……

注:北京工商管理大学(原北京商学院)青年女教师赵昕就是在这次抓捕中被紫竹院派出所抓捕,后被非法拘留,关押在海淀区看守所期间被警察殴打致颈椎第4、5、6节严重粉碎性骨折,全身瘫痪,左眼外伤性失明,经历了6个月病痛的折磨后去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