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邹刚杀人栽赃案的幕后


【明慧网2003年11月22日】看了明慧网2003年11月2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关于邹刚案的栽赃报道》一文后,特将我知道的一些有关情况写下来,揭露央视谎言,还观众以真实的视听。

一、一位曾与我相邻多年的大娘在1999年末中央电视台播出邹刚杀人案不长时间跟我说,她认识邹刚和他的家人。大娘说:“邹刚根本就没有炼过法轮功,左邻右舍从来没有听说他是炼法轮功的,怪事!电视上他就说是练法轮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还了解到,邹刚有一个双胞胎弟弟,精神不太正常,一直没有结婚,与其父亲住在一起;邹刚杀死一人、重伤一人、轻伤一人是事实,但究竟精神失常的诱因是生理性的、遗传性的还是其它原因不得而知,但与法轮功没有任何关系却是千真万确的。

熟悉和了解邹刚的人很多,他们眼见事实,根本就没有相信过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谎谈”。

二、邹刚杀人案开始是由哈尔滨市南岗区公安分局办理的。是后来移交给市公安局的,还是开始就是市公安局督办、联合办案我不得而知,但是有一点是十分清楚的,就是参与办案的警察都知道这是一场假戏。在中央电视台的造假新闻播出前,大约是在1999年12月末的一天,一位对大法尚有正念的知情警察在与我交谈时,他叹息道:“你们法轮功的难太大了,什么脏事都往你们师父身上糊啊!”接着,他就简要地说了邹刚杀人案的事,并说:“一打眼就能看出那小子根本不是炼法轮功的,可邹刚非说是,真气人。”

三、邹刚在被拘留期间(大约1999年末),公安办案人员找来了几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开了一个会,名曰“鉴别邹刚是否是大法弟子”。开这样一个会的复杂背景和真实动机,也许是基层办案人员不知道上边造假的真象,为慎重起见而开;也许是另有其它隐情,真实动机目前暂时无法考证,但开了这样一个鉴别会却是事实。

在会上,大法弟子给邹刚提出了若干问题,他根本就回答不上来,甚至根本不明白。大法弟子提出的若干质疑,从根本上否定了邹刚是法轮功修炼者。这里仅举两个最简单的例子:

1、将若干本不同的大法书籍摆放在桌子上,让邹刚从中找出一本每天都要学的,甚至告诉邹刚找出每天学法组要学的那本书。邹刚左一本看看,右一本瞧瞧,最后举起一本《法轮佛法——大圆满法》说:“就是这一本。”公安人员提示说:“不是这本吧?”邹刚翻开李洪志师父的炼功插图,肯定地说:“就是这一本。”

实际上大法弟子都知道,《转法轮》这本书是法轮大法弟子每天都要学的法,邹刚的表现证明他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学员,更谈不上是法轮大法弟子。

2、让邹刚给大家演示一下五套功法的全过程,结果是前四套功法根本不会做,第五套功法散盘着腿,手结着印,闭上眼睛就不动了。公安人员问他是这样盘腿吗?邹刚回答:“这样盘就行。”公安人员对邹刚说:结印前还得有一些动作吧?(指第五套功法的打手印)邹刚回答:“不用,就这样练。”这表明他只知道法轮功的第五套功法是坐着练的,却根本不知道如何炼。

一个根本不懂法轮功功法动作、又被别人操纵着将其杀人的罪行栽赃在法轮功身上的小丑,被揭露得体无完肤,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操控者也帮不上忙,只好以惨败告终。最终官方内部给予的结论是:“此人不是法轮功修炼者,是自己想借法轮功减轻处罚。”

可是这几位大法弟子和那些公安人员万万没有想到,事隔数日,经过精心策划和制作,中央电视台就开始将其作为一枚投向法轮大法的炸弹,卑鄙无耻地引爆了。这就是人们在电视上所看到的邹刚因炼法轮功而走火入魔杀人伤人案的过程。呜呼,自我标榜现在是法制的最好时期,是一贯遵守实事求是原则的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肆意伪造假案,颠倒黑白,真是可耻无赖到了极点!

四、2002年初,我与一位大法弟子谈到邹刚杀人案时,他告诉我,他知道一些情况,他说:电视播出邹刚杀人案后,公安内部和知情群众反映很大,后来据说公安内部下了一个通报(希望知情者提供情况),说邹刚杀人案定错了,要求接受教训,此事以后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从邹刚后来被判处死刑,定罪是炼某佛家功导致精神失常而杀人的情况看,是导演者在利用它达到诬陷大法的目的后,恐后院起火,以一个含糊其辞的罪名草草地杀人灭口。

当事人被灭口了,造假的宣传效应也达到了,一纸内部通报不过是堵一堵知情人的嘴而已。这是中共政治流氓集团惯用的伎俩。试想,若真的承认邹刚案定错了,是导演出的假案,为什么只在有限的范围内发个内部通报,何不拿出造假时“大无畏”的勇气,向中国人民、世界人民承认错误呢?为了达到预谋的政治目的,不惜一切手段造假、散布弥天大谎的政治流氓集团,应该永远记住国人精粹的告诫:“捣鬼者有术,也有效,然而有限。”

请记住:一切假、恶、斗的东西,无论当权者的骗术如何高明,无论当权者血腥恐怖达到如何地步,谎言终究掩盖不住真理和事实,捣鬼者最终的下场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切终究会水落石出,真象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