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大法弟子李子宽被绑架和非法劳教的经过

【明慧网2003年11月22日】李子宽,男,60岁,大庆市采油六厂退休职工,自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2002年9月27日下午16时许,李子宽正在家中休息,忽然其女儿接到一名女士的电话,问到老李在家吗?其女儿问:“你是哪位?”她说是三矿的,于是其女儿便让父亲接电话,那边却已挂线了。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忽然又有人敲门,李子宽及其家人已预感到有事情要发生,其女儿通过门镜看到一位穿便衣的女士,还有在旁边躲躲藏藏的采油六厂庆新派出所恶警李志有。见此情况,其女儿问到:“谁啊?”外面答到:“物业查暖气的。”其女儿要求他出示证件否则不开门。女特务答到:“开门才给你看!”双方僵持了一段时间,后来由恶警李志有出面承认,市派出所的要求开门“看看”。李子宽觉得应该开门向他们讲真象,谁知一开门就进来八九个警察,他们分别是庆新派出所的高洪刚、李志有、耿永灵、张连福、王凤海,还有两名大庆市让区公安分局的女警。

进屋后恶警的丑恶嘴脸立即就现形了。王风海向李子宽及其家人出示了一张没有任何公章的“搜查证”,他们真以为这样就可以蒙住一个贫民老百姓。当李子宽问到:“凭什么搜我家?我们家没有任何人做违法乱纪的事,我们都是做好人做好事。” 这时高洪刚说:“我们有搜查证,爱上哪告就上哪告。”于是他们开始非法抄家,无处不翻,阳台厕所,床下,被褥,衣柜,暖气,冰箱,沙发,电视柜全部都是底朝天的翻,连大米袋子也没放过,而且还用录音机一盘一盘听在李子宽家中的录音带。一副不搜到什么不罢休的架式。最后由敲门的女特务搜出了两本大法书籍,此刻恶警们像是松了一口气,且马上以此为由要绑架李子宽。当李子宽及其家人与他们争论为什么要无故抓人时,他们说谎“只是了解情况,一会就放人”。当李子宽的女儿挡在父亲前面坚决不让他们带走父亲时,丧心病狂的高洪刚一把抓住李子宽的女儿,连推带搡并说要连她一起抓,几下子就使李子宽女儿的胳膊上出现了紫色的抓痕,而且腿上也有磕伤。当李子宽问到:“我是在做好人,为什么要抓我?”恶警居然无耻到:“现在就不让你做好人!”然后强行把李子宽绑架到庆新派出所,此时已近18时。

当他们再次绑架李子宽上车准备送往龙凤看守所时,已是24时30分。而此时当李子宽的女儿要求给父亲穿上毛衣时,恶警王凤海便强加阻拦使劲把李子宽往车里推。几天后,恶警李志有打电话给李子宽的家人说是有事,待家人来到庆新派出所,李志有竟然是要求李子宽的家人在那张“搜查证”上签字。其家人当时就拒绝:“我的家已经被你们抄了,人你们也抓了,还找我签什么字?真是笑话!”他们见状,又威胁到:你不签我们也有的是办法!随后家人又收到庆新派出所发给家属的通知书,让家属不明白的是上面竟然写是因“伤害”而被拘留。家人便向王凤海询问,他说弄错了,后来家人又问高洪刚,可他一副无赖样的狂喊到:“咋回事用不着你们管!你马上滚出去!”并叫保安将家人轰出门外。

李子宽先是被送到龙凤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又被送到大庆市拘留所非法关押50多天,关押50多天后,又被送到让区拘留所非法关押18天,而后又判劳教两年,现被关押在大庆市劳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