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学法,坚持以各种方式讲真相


【明慧网2003年11月23日】

静心学法

“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师父告诉我们学法的重要性,可是当初的时候,我一直把做大法的工作当作最重要的事情来做,把做好多少工作作为自己精进的衡量标准,学法不扎实,遇到刺激到人的心灵的矛盾时,人的观念马上占据了自己的头脑,心性守不住,各方面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在老学员的帮助下,我认识到自己应该做好学法、讲真相、发正念三件事。大法弟子的工作一切来源于大量而又扎实的学法,使自己溶于法中。

刚刚学法时,静不下心,总想起来干点别的什么,老是觉得自己有什么很急的事情要去干,甚至是坐在那里时不时的看看电话。希望有个人找自己去做什么事情,然后心安理得出去忙一些事情。

师父在《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给我们指明,“学法的时候,大家不要拘于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地去学,不要思想溜号,一走神儿啊,那就等于白学。从另外一方面讲,如果学法时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个形式问题,实际上是等于学法者对法也不太尊敬,那么法能显露出来吗?”明白这个道理,把心一横,每天把时间定死在一个时间段,告诉自己就是天塌下来,也得把这三讲读完。

说到容易,做到难。每到这时学法时,就有各种事情来,自己咬住牙,一天,两天,几个星期过去了,同修们都说我的变化很大,自己也感到周围的环境祥和纯正起来。我终于体会到一种溶于法中的快乐,懂得“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与父母亲人讲真相

记得最早得法的时候,欢喜心一起,和父母打电话过程中,言谈话语中流露了一些让爸爸不能理解的话,话不投机,他自然也不想听我给他讲的一些真相。再有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出国三年从未回家,父母对我的思念可想而知,我感觉爸爸把我暂时不能回国归罪于我的修炼上。后来我悟到应该在坚持修炼原则的前提下包容他们对我的情,善意理解父母,同时也帮助他们理解我、支持大法、支持讲真相。师父说,“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转法轮》

我明白了这一切的时候,在以后的电话过程中,我谈起的就是我每天的学习工作情况,询问家里长辈亲戚的身体,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矛盾,我用大法的法理讲给他们,帮助他们,让他们切实的感觉到儿子长大了,懂事了,通过学大法象换了一个人。至于我暂时不能回国,我先解释是这场迫害造成的,而且时间不会太长了。更重要的如果是你们能帮助你的孩子去告诉更多的人法轮大法好的话,告诉越多的人知道真相也许这场迫害就更快就会停止,就会多一分机会让你们的孩子早日回到你们的身边,况且你们的儿子在做世界上最正的事情,你应该为儿子感到骄傲。后来父母理解了我,在这场迫害中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奠定了自己美好未来。

网络聊天讲真相

在没有修炼的时候,我很喜欢网络聊天,交各式各样的朋友,修炼以后,愈来愈觉得复杂的网络会让自己起很多不好的执著心,就逐渐地疏远了电脑。后来看到了一位学员一些关于在网络聊天的体会,我想,为什么我不能和这位学员一样,在网络上聊天告诉别人大法的真相呢?于是我就把废弃已久的软件又找了出来,开始了在网络上讲真相的过程。

网络聊天者年轻人居多,很多人的目的是为了谈情说爱,消磨时间,年龄比较单一,许多人对社会相应了解的就少,对邪恶的宣传偏听偏信。这在聊天的过程中,我总结了很多方法,也暴露出不少执著心,同时心灵得到纯净和升华。学法越好,聊天的效果越好。心越慈悲,发出去的东西越打动人,我经常能感觉到一个明白了真相生命从心底发出的感谢,同时他们答应我一定要告诉更多的人这场迫害真相。正如师父所讲的,“你一句话、一个传单、键盘上按的一个钮、一个电话、一封信,都起着很大的作用;明白了真象的生命他也是活传媒,他们也在讲真象。在社会上形成很大的影响。” (《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放下常人心,和同学讲真相

记得我刚刚考入学院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中国同学都没有接触过大法弟子,当我第一次穿着大法服装走进教室的时候,整个教室鸦雀无声,静静的看着我,我知道在未来的日子里,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证实大法。

每天我都提前几分钟来到教室,把黑板擦干净,把桌椅摆摆整齐。见到同学总是热情的先打招呼,人家不理我我也不生气,下次还是先打招呼,几次下来都好多了,他们有什么困难我都热情帮助。老师发教参的时候,有时候有不够的,我马上把自己的拿出来,给别的同学先使用。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大家都慢慢的熟悉起来,很多要好的同学都叫我“法哥”。有一天一个同学告诉我,有人在住房上骗他,他特别生气,本来他可以反过来骗对方几百元钱,但是他对我说,和你这么久了,怎么也得发生点变化呀,所以他说就算了,我听了之后,特别高兴。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做“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

明白了真相的同学也伸出手来帮助我们,我们一些学员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工作,生活很困难,我的一个同学就帮助我们的学员找到了稳定的工作,使她们的生活得到了安定。有一次我在使馆前请愿的照片上了当地的报纸,很多同学第二天都高兴的说在报纸看到我。

和单位的同事讲真相

我转换了几个工作,在每个工作单位都遇到了一些有缘人,他们经常对我说一句话就是,我怎么好象在哪里见过你,我一下知道为什么会和他们一起工作了,我往往是笑了笑说,我经常在市中心发报纸,所以你们一定见过我。他们也都笑笑说是。休息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讲真相。

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说,“对目前人类讲的对人权的践踏、对信仰自由的践踏,这些方面他们是能认识的。所以讲清真象中,你们也应围绕着这些方面讲,世人就能理解,他们也会支持。只要他有正义、他还有善的那一面在、他还可度,他就会支持。”

有几个人都非常的好,接受的很快。我也穿插着一些修炼的小故事来启发他们的善念,一个同事在我讲完故事之后就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一个常人喊这句话,我的眼泪几乎快掉下来了,我知道一个生命最美好的未来开始了。

其中有一个同事开始对我非常不友好,几乎不和我说一句话,经常工作期间对我呵斥。我有一次没有守住心性,和他顶了几句,事后我站在那里,心里一阵阵的后悔,你到底是干什么来了?想通之后,没有片刻犹豫,马上走过去和他诚恳地道歉,他也客气了几句,通过这次,我们两个好象有了话题,他开始和我询问一些问题,我一点点地给他解答。这样一来,两个人的关系逐渐好了起来。有一天我问他,你觉得法轮功怎么样?他也老实地回答,“我不能说坏,因为你这个人好;我也不能说好,因为我不了解。”我知道这是他生命渴望得法的一面在告诉我,我对他说,没关系,我明天就给你带书来,好好读读。后来他告诉我,他知道大法好,但是他的执著放不下,暂时不想修,还有抽烟也不是味了。我笑着看了看他,告诉他师父已经在管他了。

打电话讲真相

对我而言,打电话的过程就是一个修炼过程,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在常人各种利益的诱惑下不动心”。

最早的时候,我很不愿意给南方人打电话,因为他们说话我不太懂,也不愿意给国内的警察打电话,会因为他们骂人而和他们争执。有一次,很不情愿地给河南的几个警察打电话,结果他们几个轮班上来用家乡话骂我,我一边发正念一边笑了起来,他们也全都停下来了,我感觉这关过去了之后,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在电话上骂我。

在打电话的时候,我经常感到一种透骨的冷,冻的我浑身哆嗦,火炉放在身边都不管用。有几次,我的左手都抖得不能按电话键,必须用右手握住左手去按键,我悟到当自己打电话之前,直面邪恶的时候,另外空间的阻力必定会反映到我这里,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是必要的。

当我看到美国一位学员的姐姐在中国受迫害时,我就把电话打当地政法委,当地的一位官员和我谈了很长时间,他很会说话,但是××党谎言的大厦是建立在沙滩之上的,经不起推敲,他说是按照广大群众的意愿取缔法轮功的时候,我问他如果电视台给学员半个小时,群众的意愿就扭转过来支持大法,你信吗?他忽然不说话了,我仔细给他谈了大法海外洪传,他仔细地听着一些他在国内从来没有听过的消息,我最后劝他如果可能的话希望他能读一下书,仔细地了解一下法轮功是什么。

我把电话打到了大庆“610”办公室,当邪恶之徒听到我是欧洲打去电话的电话时,他第一句就是你找我干什么,然后马上放下了电话,这让我感受了他内心的恐惧。

一段时间以来,从黑龙江到广东,从山东到四川,从湖北到中原,只要明慧网有了电话号码,我就打电话过去讲清真相,每天几乎都要与一些警察和610的人交谈,长则一个多小时,短则几分钟,让他们听到从欧洲发出的声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是天理。

有时我问自己,大法在六十二个国家和地区流传,如果每个国家有一名学员,每天往国内几个邪恶集中的地方打个电话,这个地方一天之内至少要接到六十二个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电话,对邪恶的震慑又是多么的大呀。

每天,我都背着“SOS,STOP PERSCUTING FALUNGONG IN CHINA”的书包,穿梭在市中心的大街小巷,在公车上,在火车站,我都把一份资料送给我看见的中国人,很多常人好朋友都对我说,提你的名字根本没人知道,不过一说背SOS包送报纸的小伙子,很多人都知道。你快成了都柏林一景了。

修炼两年了,时常回想自己的得法历程和走过的路,我知道我所有的路都是师父安排的,经常会有无名的感动,我唯有用心说一句,谢谢师父!

(2003年爱尔兰第三届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