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家乡人民倾诉我几年来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11月23日】

家乡的亲人们:
你们好!

提起笔来,总有一种别样的心酸。望着窗外渐凉的天气,闻听街上偶尔传来孩童们天真的嬉闹声,又使我不由得想起我那孤身一人走在求学路上的小女儿…………

修炼之前我身体患有心脏病和多种其他的疾病。女儿出生后,我的身体更糟,心脏病日渐加重,救心丸从不敢离身,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患了肝炎。为了不感染孩子,不得不把三岁的女儿送往亲属家。一段时间的治疗并没有好转,看到丈夫辛辛苦苦挣的钱被我的病消耗一空,而我不仅不能尽到一个做妻子和母亲的责任,还在连累着他们,于是暗下决心从此不再接受任何治疗,就这样等待死亡的降临。

一天,亲属拿来了《转法轮》,苦口婆心的劝我看一看,谁知不经意中,这本书竟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自打炼功后不久,没有经过任何治疗,困扰了我多年的疾病就不翼而飞了,从那时起,我的家中又有了欢声笑语。

然而1999年7月20日,当权小人江××,为了一己之私,竟不顾百姓疾苦和死活,利用权力控制媒体对法轮大法进行无耻的诬蔑造谣,扣上大帽子,制造事端,公然发动了灭绝人性的血腥镇压。镇压开始的那段时间里,北京每天都有数十万法轮功学员上访,身心受益的法轮功群众只想为这部高德大法和他们的恩师说上一句公道话。出于人的本性和良知,我也走上了上访之路,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万万没想到的是,警察们野蛮的把我抓回,暴打一顿之后不由分说便投入了暗无天日的拘留所。

在判我劳教前,他们给了我两个选择:一是不再炼功并辱骂师父,然后释放回家;二是劳教。我拒绝了。我拒绝放弃修炼“真善忍”,更不会辱骂那曾经给我以健康和生命的伟大师尊。我想只要还有一点良知的人,他都不会这么做的。我也拒绝劳教,原因很简单,我修炼“真善忍”在做好人,依法和平上访,我没有做过任何违背人的道德良知和触犯国家法律的事。

但他们还是非法判我两年劳教,把我绑架到了马三家教养院。来到这里我真的没想到世界上还会有这样一个地方──真真实实的人间地狱。每天的打骂声、电棍电人时发出的滋滋声、凄惨的叫声、皮肉被电焦时散发出的难闻气味…………时时刻刻都被恐怖笼罩着,时时刻刻都面临着被拖出去挨打、上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我苦熬了两个月,之后便被送去做苦力活。每天劳动长达十几个小时。时不时还要停下活遭洗脑迫害。在那里遭人随便打骂和侮辱,不许说话,一天二十四小时被监视,不许和家人见面。由于长时间关押,想家和思念亲人的心情与日俱增,甚至撕心裂肺。我开始绝食抗议。他们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说我没偷没抢没做坏事,更谈不上危害社会;信仰、炼功祛病健身这都是国家宪法赋予公民的最基本权利,更何况,我修炼“真善忍”在做好人,这里不是关押好人的地方,我要回家,我要求无条件释放。他们无话可说,开始给我灌食。在这里灌食不是为了挽救生命,而是更残酷的折磨,双手被扣在床头,由几名劳教犯摁着粗暴的插管儿,呕吐时都带有血丝,致使我的胃部严重受损。2001年9月,我获得保外就医释放回家。

但我并未因此而得到安宁,2001年12月,龙城公安分局的黄殿相带着十多个恶警闯入我家搜走了大法书籍,并强盗般的抢走了我们的钱财和自行车等物品。春节前一天由于有人举报晚间十点多钟,他们再次闯入我家,妄图把我抓走。为了避免被他们继续残害和折磨,我被迫流离失所,离别了那给过我欢乐和幸福的家园。

2002年2月末,我在敖汉旗赤峰市四家子镇又遭绑架,关押近一个月,在那里受尽非人折磨。我们绝食抗议,恶警野蛮灌浓盐水、臭咸汤,强暴插管,25天的折磨,人奄奄一息才被释放。回来后我的身体一度虚弱,经常不停的咳嗽、吐血,一年多也未恢复。可是他们仍然不依不饶地迫害,为了抓到我,不惜株连九族。2002年5月,我的四名亲属受牵连,理由是我的孩子在他们家中。年仅九岁的孩子只剩下唯一能给她做饭的大姨也被抓走,放学后无家可归。当我拖着虚弱的身体见到她时,她难过的问:“妈妈,警察为什么专抓好人哪?在别人家,不管我怎么累都得陪人家孩子玩,我真想回家呀!”…………谁不想有个自己的家啊!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可是江××犯罪集团不仅拆散了我们曾经幸福的家庭,还剥夺了我们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权利!修炼前,我不仅仅身体不好,而且还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与人吵架。修炼后,在师父的讲法中我明白了人为什么一定要做好人的道理,开始学会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约束自己,再不去伤害别人。孩子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也变得越来越懂事,但是最近,孩子在学校里却不让升级,理由是成绩不好,而且还要交几百元钱。孩子的成绩每科都在八十分以上,所以拿成绩来作理由显然是牵强的。一个因双亲遭受迫害而失去父爱和母爱的孩子本已不幸,作为母校不但不给予同情和帮助,反而还要给孩子雪上加霜,这是怎样的世道?对社会上贪污腐败、结党营私的,人们熟视无睹,而修心向善、只想做好人的却惨遭凌虐、欺压与嘲讽。在当今的中国,只因修炼大法而被逼迫得如我们这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者,何止千百万?!如今,为了让孩子继续读书,不得不求人帮忙将她送到一个较远的小学就读,由于路途远又无人接送,孩子只能一人孤独走在上学路上。一天只有半天课。

有时我也在想那个曾经为了一点小利而举报我们的人,他是否已经知道了大法的真象;是否知道了大法弟子都是真真正正的好人;是否知道了江××迫害法轮功只是为了小人的妒忌和对“真善忍”的恐惧;是否知道了所谓的天安门自焚只是为了欺骗百姓、栽赃法轮功的一场骗局;是否知道了江××操控下的媒体对法轮功所做的一切报导都是在造谣和污蔑;是否知道了法轮大法已经洪传世界六十多个国家;是否知道了江××及其打手帮凶们已经和正在因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群众而被以“群体灭绝罪”告上国际法庭;是否知道了由于你的举报,我们一家人今天所处的艰难境地;是否想到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天理;是否想到了助纣为虐、残害好人者的下场…………

有人说:“知道好就在家炼,不会有人去抓你”。其实,说这样话的人是不明真象的。99年镇压开始前,年近八十的我娘家老母亲和我们一样炼功,镇压开始后,看到我们一个个的被迫害,就不炼了,结果旧病复发,又开始天天药不离身,后来又偷偷的在家炼起来,身体再次康复了。健康对于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来说是多么可贵呀,但是邪恶的江××和帮凶们却连一个这样的老人也都不肯放过。2002年春的一天,当地恶警闯入我母亲的家中抢走了大法书和炼功用的录音机,老人失去了选择健康的权利,这意味着什么?!

乡亲们哪!快快擦亮你们的眼睛吧,不要再轻信镇压者邪恶的谎言,他们最真实的目的,是要把人类最起码的道德良知从人们的灵魂深处抹杀掉,要把好人赶尽杀绝。而“违反法律”、“扰乱社会治安”只是他们欺骗人的借口和幌子。大法弟子不是不要家,而是有家不能回,有冤无处诉啊!但是我们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邪不压正,纸是包不住火的,真相总有一天要大白于天下。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佛法,仇视他的人是危险的,亲人们啊!记住“法轮大法好”、记住“真善忍好”吧!

你们身边的大法弟子
2003年1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