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众生 ,我们能把心掏出来吗?


【明慧网2003年11月23日】且不说中央电视台对景占义的报道是如何地自相矛盾(“新闻联播”称景为顽固的法轮功分子,“焦点访谈”中景的谈话丝毫没有“顽固”的意识,倒是很自然地配合记者歪曲法轮功),很显然,转化后的景占义是在主动地走旧势力安排的路。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显然,旧势力是在用景的背叛考验大法弟子对法的坚定。师父讲过:“一个修炼的人在你修炼过程当中一直走到最后的一步都离不开对你的根本考验。”(《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坚定,意味着修炼者把自己的一切都溶入了法中,只有最伟大的法创造的生命才会达到令一切邪恶胆寒的金刚不动。有丝毫的动摇,在被迫害中都是邪恶利用来钻空子的“漏”,就说明自己还未在法中全部归正。

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景占义没有做到对大法的“金刚不动”与我们大法弟子的整体及每一个个体有什么关系?景的“漏”,在对法的坚定上是不是比较普遍地在我们相当一部分大法学员中存在。我们几乎都会说:“我对法无比坚定。”可是内心呢,做没做到无比坚定。面对邪恶时,心中可有一丝的惊恐,证实大法时,心头是否掠过一点犹豫?我们在做大法的工作时,是站在法的基点上救度众生,还是不自觉地站在人的立场上,借口推卸自己应当承担的职责。

我想,在对法的坚定上,每个弟子都要认真查一查自己。自己真的做到了百分之百地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了吗?在大法需要我们证实时,我们证实了吗?在险恶的环境中我们救度众生了吗?回头看看,邪恶几年来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不都是在动摇大法弟子对法的坚定的正念吗?

恰巧在同一天,同修送来师父的评注文章《金佛》。文中那个屠夫一天也没有修炼过,可他对于佛却是完全没有丝毫私心的“以心敬奉 ”,对佛的坚信没有丝毫的保留。他的心投入不投入油锅只是个形式问题,在他掏出心的同时,他的境界已经到了。这使我想起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他是拿自己的身、口、意供养他的师父的,以表明他的无私及对师父的无比坚信。看看自己,是否做到了无私。虽也在不停地做着大法的工作,总感觉自己倒很象那两个捎带着屠户的心修行的人,拿今天我们所处的这个环境来比喻,倒很象那口大油锅。要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就必须得到这个环境中来。

我们是看到别人救度众生、证实大法无事才随着走出人来的,还是发自本性真念走出来的?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们是无条件地时时站在法的基点上、一心为法、一心为众生地证实着大法呢?还是我们经常在按照自己的观念、习惯和私心做事?师父为了众生的被救度耗尽了他的一切,那么作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在今天的救度众生中,是否达到了随时能为了正法修炼而舍尽个人的一切的境界?无瑕的正信放射出来的光芒,足以清除破坏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魔烂鬼、铺平让众生得救的希望之路。当我们真的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做到了无私无我的时候,不就等于把心掏出来了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