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佳木斯劳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案例


【明慧网2003年11月24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劳动教养所,自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以来,采用各种方法对大法弟子进行惨无人道的摧残。现已知被打死1人,逼迫致死2人,被迫害后抬回家死了8人,共计迫害致死11人。多人被打伤致残,所有被劫持的大法弟子均遭受迫害。

它们的迫害方法是:
1、强制灌输谎言;
2、罚坐小凳(电机漆包线塑料轱辘),坐铁椅子(老虎凳)。
3、白天不准闭眼睛,不准盘腿,坐着把腿分开。
4、对大法弟子办班,晚间不许睡觉。
5、利用刑事犯看管殴打大法学员,十冬腊月开窗冷冻;
6、电棍击,铐在钢丝钉头上,不准上厕所;
7、强迫超时间劳动;
8、强行灌食;
9、蹲小号、超期关押。

镜头一:
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每天早5点至晚9点坐小凳,被强行灌输恶警们自己制造的谎言,如有说话、闭眼睛等则被视为违反监规所纪。灌输谎言时不准上厕所。

惠月新,23岁,从小就是先天脑瘫,生活难以自理,腿和手都不好使,因为闭眼睛休息,就被强行拉出去隔离,被恶警李玉芳、张义毒打,用脚往头上踹,往头上踢,打累后指使刑事犯王洪伟、王河、于海洋等4、5个人对惠月新又是一阵毒打,直打的不省人事,休克后方住手,醒来后又铐上往小凳上抬,4、5个人按着不准动,因惠月新从小就一条腿不好使,根本就坐不了小凳,恶警一看真坐不了,那也不放过,用几个人抬着,铐在老虎凳上直到不省人事才罢休,惠月新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卧床三个月之久。

李井峰,就说了一句“到了坏人逃的时候了”,被刑事犯杜凤军听到报告给刁玉坤,中队长杨建涛指使杜把李井峰双手背铐在床头上坐小凳,11天不许睡觉,闭眼就打,把李井峰迫害的全身浮肿,心脏病复发,休克过去,后经医生抢救才把他放到床上,恶警王凯见李井峰老是昏迷就说是装的,把开水灌到瓶子里烫李井峰的手背,把李井峰的手烫出一个大水泡,见李井峰还不醒过来,就用打火机轮按李井峰的人中穴,李才醒过来。李问王凯我手上的泡是怎么弄的,王凯却说:“这是救死扶伤”。李说:“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医生,有你这样干的吗?”后李把这件事反映给刘红光,刘也没做处理,后李井峰多次遭迫害,要求去市医院检查身体,遭到拒绝。

镜头二:
被隔离的大法弟子被罚坐小凳,小凳为电机漆包线轱辘,上下面均有条块状凹凸面,夏天穿单衣裤时间长了把裤子都杀到肉里,坐上去就不准动,有4名刑事犯24小时轮班看守,全身置于两块地板砖内,不准动,双手背铐在地面的暖气回水管或床腿上,不许闭眼睛,不许睡觉,长时间坐在上面不动,皮肤冒油,淌血水,皮里的肉被硌烂了,象刀割一样。坐不了,恶警们就指使刑事犯4、5个抬起往上放,摁着不准动。要不配合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手脚浮肿,双手无法拿食物,刘红光看到后说:“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镜头三:恶警刘红光(大队长)、杨建清(中队长)、郭刚、刁玉坤、李玉芳、张义军、王凯利用给刑事犯减刑期为诱饵,指使刑事犯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铐在地上或老虎凳上拳脚猛击,戴上拳击套子,拽头往墙上撞,用脚后跟往身上磕,往嘴里塞抹布、袜子、灌尿、用床板打、挠脚心,不许睡觉,用烟头烧耳朵眼,劳教所的政策是:“教育感化、感化不了就强化(迫害),强化不了就火化,刑事犯在恶警的指使下更是肆无忌惮,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在挑小豆期间,强迫超时劳动,中午不准休息,强制工作时间从早上4点一直到晚上11、12点钟,白天挑豆不许闭眼睛。

李吉昌,60岁。因长期挑小豆疲劳,闭眼睛休息了一会,被视为违纪,铐在老虎凳上5天5夜,不许闭眼睡觉,刚一闭眼看守们就用电棍电,最后导致一病不起,至今生活自理都有困难。

邵殿印、齐双元、商锡平、魏进强因要见所领导反映情况,被大队长刘红光说成违反所纪,强行蹲小号,商锡平坚持见所领导,不配合戴手铐,被7、8个恶警摁倒在地上用脚踹,强铐了5天5夜不许睡觉,邵殿印因不配合戴铐子,被4、5个拉出铐在老虎凳上。刘红光、李玉芳、张振华指使刑犯梁全贵、杜红军等4人让邵清醒,毒打时嘴用胶布封上,叫喊不出声来,造成邵胸骨骨折,生活不能自理。就这样还被关押在里面。齐双元不配合邪恶,被4、5个人铐到板凳上,因迫害造成了高血压、心脏病。刘红光、郭刚就准备药,每天强行灌药,恶警李玉芳扬言:“有什么病?我看就是短收拾。”5天5夜不让睡觉。杨建涛告诉刑犯邱洪滨:“你要让他睡觉,我就处理你。”魏进强因到期应该放人,跟大队反映,结果被强行铐上,超期7天才放人。

镜头四:十六大前夕,佳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的强行转化,整个教育队笼罩在阴森的邪恶恐怖中,他们采取的方法是逐人进行强化(迫害)。每天走廊里充满了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的电棍电击声,大法弟子“于雷”被恶警指使杜凤军(刑犯)、王洪伟(刑犯)用电棍电两个多小时又继续殴打,坐小凳、背铐。一个多月后再看他,脸、腮还伤痕累累。根据刑事犯反映,一次恶警们迫害大法弟子时把18岁的王强(刑犯)当场吓成精神病,见人就跑,可见他们的手段多么的歹毒。

大法弟子于盼友因不配合、抵制迫害,被恶警强行铐到死人床上灌食22天,屁股的肉和裤子粘到一起。曾多次遭到殴打,钱物被刑犯勒索。

候志强因不配合邪恶被刑犯于海洋踢折肋骨,仍被铐到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多次被刑犯王洪伟铐锁殴打,大队不但不管还给这些刑犯减刑。

程学善63岁,同江人,隋天龙,抚远人。没有任何手续被关押在劳教所6个多月,多次反映情况却无人管理。由于长期的迫害身体十分不好,吃不下饭,吃了就吐,恶警说他绝食,不让他睡觉,关进小号,正是冬天双手铐在地环上,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一周,致使程学善尿血,双手被铐失去知觉生活不能自理。隋天龙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被关押了8个多月,最后6天不能进食才被放回家。

郭玉珠,因向大队长反映情况,被刘说成是和他叫号,指使(副中队长)郭刚对其强行转化,坐小凳、老虎凳60天,灌食29天,铐死人床20多天。刘洪光告诉郭玉珠“我不信我制不了你,不转化,剩一口气给抬回家”。曾多次遭刑事犯毒打。

对大法弟子进行恐吓,加期、殴打、隔离。恶警为了不让大法弟子喊叫就用不粘胶把嘴粘上,无限期的关押,罚坐小凳,从早3点到午夜12点,不许睡觉,不许洗漱、上厕所,不许动,最长时间罚坐3个多月。被隔离的大法学员十冬腊月坐铁椅子,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裤,窗户开着,稍有困意就浇凉水。

对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强行插管灌食,管子在体内来回抽动。有一顿饭不吃就算绝食,邪恶还声称是在救人,4、5个人按倒就插,看到大法弟子被折磨的痛苦样,它们竟狂笑,人性全无。

镜头五。大法弟子张长明,男50岁,99年12月被非法劳教。于2000年11月逃出劳教所。2001年11月又被邪恶抓回,2003年4月20日被迫害精神失常。恶徒不但不让他保外就医还指使刑犯下死手打张长明,用床板砸、拳脚相加,捆绑20多天,两次扔入小号,铐在地环上,坐冰冷的水泥地,不给饭吃(过年也在小号里铐着,年三十的饭给倒在地上,让他捡着吃)还经常殴打他,用烟头烫脚心,致使他全身浮肿,大脑充血(有高血压、心脏病史)仅20多天张长明被迫害致死。

贾永发,男37岁。99年11月3日被非法教养一年,到期后不放人,造成贾永发逃跑又被抓回加期一年(省劳教局加期9个月,所里自行加了3个月)贾永发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强行灌食至引流管入肺管内,被抬回家当日死亡。

郑立彬,在北京团河劳教所非法关押两年,4月17日期满释放。佳木斯向阳派出所所长以办理手续为名将其骗到佳木斯劳教所,所管理科科长徐恒基没有任何手续将他扣留。刘洪光把他关在转化队小号里,由两名犯人看着,手被铐到床上3个多月。期间郑立彬绝食抗议多次找住所检察官王洪明要求提起公诉,王根本不理会,要郑出去起诉。由于长期的铐锁使郑立彬的脊柱变形,于8月7日释放,他的东西被恶警和刑犯于海洋、邱红宾瓜分。

镜头六:迫害大法弟子秦正勇时把他铐在老虎凳上4、5个犯人轮班殴打,电棍电击、脚踢,用鞋跟猛磕大腿。秦被打得体无完肤,躺了一个多月,生活不能自理。

刘延长,多次被刑犯王洪伟、杜红军、于海洋、梁金贵、李文波殴打迫害。不许睡觉、上厕所,坐小凳必须坐直。经常昏迷不醒,眼睛看不清东西,头部被小凳打伤,致使昏倒多次,恶警们竟视而不见。

佳木斯劳教所各队、班、小号都有严密的电子监控设施,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监视下,刑犯殴打大法弟子他们不但视而不见还明着指使、暗中纵容。每个月还给打人的刑犯减刑。每个转化班都有两个刑犯看着,大法弟子不许互相说话接触,封闭所有消息,没转化的一律不准亲人接见。很多的迫害手段、方法及各种奴役劳动都是大队长刘红光安排。每当市、省领导来检查,它就放回铐押的大法弟子,解散劳动,进行学习,不许接触检查人员,欺上瞒下。电视台来采访,事先安排几个已转化的人背词。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不许和外界接触,不准打电话、书信来往、看电视、见亲人,外面无法知道里头的情况。刘红光残暴专横,对不符合他邪恶思想的干警就调离,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残忍的就提拔重用,郭刚、杨春龙(大队副职)、刁玉坤、张义军都是它提拔重用的打手。对于刑犯向大法弟子走漏消息的就惩罚加期蹲小号,而打人行凶的就特殊减期。(谁强行转化一个大法弟子减期一个月)。在刘红光、刁玉坤、张义军、李玉芳、王凯等恶人的纵容指使下,刑犯大胆妄为,抬手就打人。这些恶人完全违背了人善之本性,泯灭了做人的良知,人民警察残害人民的手段竟全是流氓的行径,完全都是违法的,极其邪恶的,它们到底打伤、打死多少大法弟子,因消息封锁,情况无法详知。希望了解迫害内情的同修、知情人士能把所知的迫害案例写出来,将其公开,揭露邪恶就是在抑制邪恶,减少他们对人类、对大法弟子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