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团的迫害使一个幸福家庭支离破碎


【明慧网2003年11月25日】1999年7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巨难从天而降,黑云沉沉,恶浪翻滚,由谎言与假象纺织成的恐怖弥漫了整个中华大地,生存在中国大陆的亿万大法弟子及善良无辜的世人正面临着一场史无前例的大劫难。举世震惊的千古奇冤就这样开始了。正是“阴阳倒悬逆天道,正邪不分善恶非;万千粒子受狴犴,中原无处不冤狱”。

下面就给大家介绍一个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指令下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真实例子:

在中国大陆北部一个小山城中,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一家祖孙三代五口人,夫妻都是干部职工,年近九旬的老母亲,一双天真烂漫、品学兼优的儿女。过去夫妻俩都疾病缠身,丈夫因患萎缩性胃炎等多种疾病,每年都要花去上千元医疗费。妻子因患严重的肾病,不能上班,全家人忧愁万分。九五年二人为了祛病健身修炼法轮大法,时间不长,身体就发生了明显变化。卧床的妻子重返工作岗位了,全家人悲去喜来,其乐融融。更使他们感到欣慰的是,通过修炼大法,使他们懂得了人为什么来在世上,人活着为了什么,人生的真实意义是什么?是慈悲的师父给予了他们第二次生命,使他们获得了新生。从此夫妻俩修炼的信心更加坚定了,心想以后无论吃多大的苦,遭多大的难,蒙受多大的冤屈,失去多少人间的利益都是值得的。修炼中他们坚持以“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处处为别人着想,事事做好人。在单位里他们勤奋工作,看淡名利,无私奉献;在社会上遵纪守法,帮助他人,乐善好施;在家庭中他们孝敬父母,抚育子女,和睦相处。因此,他们在单位多次被评为优秀先进;在社会上也受到了大家公认好评。他们在用“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进要旨》)和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修大法的人都在做好人。

然而使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样一部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的高德大法却被诽谤;千辛万苦向世人传播大法、救度众生的师父却遭到了无端诬陷;千百万遵循“真、善、忍”原则做好人的大法弟子遭受着残酷的迫害。全世界所有善良的民族和人民都在思考:为什么已经传播七八年,人人都说好的法轮大法会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X教?为什么只有中国大陆镇压?如果大法真的不好,为什么这上亿的人冒着生死还要学?

99年7月21日,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突然被非法拘捕。数十万大法弟子毅然上访,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如同当年战争中的轰炸,恐怖充满了中原大地。此时她的丈夫也被非法拘捕了。

在这个祖辈善良的平常百姓家中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事实!一家人东奔西走,找人说情往出保人。此时的她也在强大的宣传攻势下承受着四面八方的压力,被迫在电视上表了态,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应该做的事,带着深深的痛悔和自责回到了家中。在提心吊胆中刚刚度过了半年多时间,一家人又怕要面临新的迫害了。

2000年4.25的前夕,十多名大法弟子因到县“6.10办公室”上访证实大法被非法拘留,丈夫也被绑架到公安局,当他责问政保科长:“我哪儿也没有去,为什么无故把我抓来?”他们竟然回答:“在中国没有你讲理的地方,要讲你去和江泽民讲去!”是的,这场由江氏发动的迫害,哪有理可讲啊!

在他被拘留期间,儿子正面临着高考,爸爸在狱中受苦,这对于儿子是多么大的打击啊!于是他向公安提出在儿子高考期间让我先回去,以免影响了儿子高考的要求,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应尽的责任和爱心,也是人性、道德的起码要求,却遭到了无理拒绝。他感到非常失望和遗憾,心彻底地凉了。大家知道,江手下的不法官员一方面剥夺了大法弟子的自由,让其无法尽到孝敬父母、养育子女的义务,另一方面却又不顾事实地栽赃大法弟子“只顾自己修炼,不顾家、不顾亲人、无情无义”,那么大家来看一看,到底是谁无情无义?不法人员们已丧失了最起码的人性、道德、良知与正念。

丈夫是一个参加工作三十多年的,身兼多种社会职务的国家干部,这种身份反而成了他们打击和迫害的重点,他们常说:“我们的重点就是你们这些有身份和知识的人,找农村那些老头、老太太有什么用?”在他被拘留后不久,那些人就召开大会公开宣布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在关押期间,除了他的信仰自由、人身自由被剥夺外,人格尊严受到了严重的侮辱与践踏。如:强迫戴刑具提取指纹掌纹照片上网,剃光头,戴铐录像在电视台播放等。对于一个只是炼炼功、做个好人、追求一种信仰、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来讲,无辜地承受如此的屈辱和精神折磨,其痛苦和打击是可想而知的。

他们除了在“名誉上搞臭”之外,在“经济上搞垮”也是不择手段。从九九年以来,仅从他的家人和亲友身上就以“保证金”“罚款”等名目索要去九千多元,停发的工资达五万多元,家人和亲友们为怕亲人受罪和往出保人所用的花费还不在内。

在经历了长达近七个月的非法超期拘留后,身心受到严重迫害的他,只在家中休息了一个月,又匆忙返回单位上班了,想从此以后安心工作,为国家尽一点自己微薄的力量。可是连这一点工作的愿望也被剥夺了。2001年的“4.25”前期,公安又突然找到了单位,以领导找谈话为由,再一次将他骗到了公安局。面对第三次将要承受的牢狱之苦,面对身边哭哭啼啼悲伤至极的老母和心爱的妻子,他选择了出走。在长达九个月的流离失所的生活中,为了躲避恶警的追捕,他隐姓埋名,忍饥挨饿,露宿荒野山林,直至恶人以三万元悬赏为代价,再一次使他重陷囹圄。

在丈夫被迫出走后不久,他的妻子和其他二十名大法弟子因进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拘捕了。因此受到上级严厉批评的县委书记恼羞成怒,对大法弟子的再一轮严重迫害又开始了。怪异的警笛划破了夜空,整个县城陷入了一片白色恐怖之中。七十多名大法弟子被从家中绑架到看守所和“转化基地”。同时公安派出大批警力在全县搜捕被迫出走的他。他的八九家亲戚受到了非法搜查。此时还印发了贴有照片的“通缉令”在全县到处张贴,悬赏五万元报警捉拿。

更为邪恶的是2001年的8月3日,强迫他的妻子参加枪决死刑犯的公判大会,她拒绝参加。冲上来的五个恶警和犯人,抓住手脚和头发把她强行抬到院内,上身的衣服全被拽起,背、胸、腹部裸露在外,裤子由于没有腰带往下脱落着。恶警们强行往她的脖子上挂牌子,她竭力地拼命挣扎着,就这样将她连拖带拉地弄上了车,拉到了公判大会的现场。公判结束后又将她拖上了一辆大卡车,在县城游街示众。当她被拉下车时,两腿已不能站立,脸色苍白、神情呆滞,如同小死一场,其情其景惨不忍睹。大街上围观的群众议论纷纷:“这么好的人被折磨成这样,这世道也太可怕了。”“是啊!现在已经好坏不分了,贪官污吏逍遥法外,好人都受屈。”对于一个只是想通过炼功祛病健身做个好人的普通民众,竟如此不择手段的大动干戈,强迫她同杀人的死刑犯站在一起接受审判,对其人格和精神的打击是何等的巨大!

在看守所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为了抵制和抗议迫害,她多次以绝食的方式进行抗议迫害。一次次忍受着被强行灌食的痛苦,身体被折磨地每况愈下。体重以由原来的75公斤下降到不到40公斤,经常浑身浮肿,心慌气短,胸闷憋气,血压升高,长期不能平卧睡眠,饮食难进。即使这样,迫害仍不停止。当她的丈夫去探望时,见到她虚弱不堪的身体,青一块紫一块的面容和头上近二寸的伤口,他的心在滴血、流泪。人都被折磨的生命垂危了,难道还忍心在她的身上再下手吗?人怎么都变异到了如此邪恶的程度?如果是他们自己的妻子儿女,兄弟姐妹遇到这种事,他们该怎么办?他们的人性、道德、良知都到哪里去了?

去年8月27日,妻子被宣布判刑五年,她不服判决提出了上诉。同一天,她的丈夫也被从外地拉回宣布劳教两年,他拒绝在劳教通知书上签字。在他的强烈要求下,公安才同意让他和他的妻子见面。夫妻二人隔着铁窗拉着手互道珍重,看着被折磨的如此瘦弱不堪、形容憔悴的妻子,他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强忍着泪水与妻子话别,嘱咐妻子千万要珍重,珍惜自己的生命和身体,期待着夫妻团聚的那一天。

在狱中,他不知道自己年迈的母亲已于半年前在思念儿子、儿媳的心碎中,在公安三番五次抄家的惊吓中悲恨离世了。一个修炼者的家人也在遭受迫害和牵连啊!在孤苦的老人痛苦地期盼着儿子儿媳回来的那段日子里,好心的街坊邻居和许多善良的人们都自动来到老人家,或端来热腾腾的饭菜,或塞给老人点钱让老人买口吃的,或安慰上老人几句话。这和那些人性全无的邪恶之徒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比!听说有一次,老太太听到敲门声颤抖着双手去开门,一问是公安局的顿时吓呆了。警察等不及开门就从墙上跳了进去,善良的老人吓成那样还关心地说:“你们别跳墙头了。小心蹲坏了腿。”警察也是父母所生的,面对这样孤苦的老人,难道还忍心再去惊吓她吗?

妻子的父母也是快八十的人了,父亲是一位离休老干部,为了把女儿保出来,老人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中到处奔走,流着泪向有关部门领导哀告苦求,换来的却是女儿五年的刑期。女儿在看守所时常出现病危,需要到医院救治。按规定应由看守所负责治疗并承担费用,却屡次通知她的父亲拿钱治病,否则就不能治疗。女儿是父母身上掉下的肉,可怜一对年迈老人每天为思念女儿以泪洗面。逢年过节是合家团圆欢乐的日子,可几年来她的一家人很少有团聚的时候。夫妻双双坐牢后,双方单位立即停发了工资,经济收入分文没有了,两个上学的孩子只好靠亲友们资助。逢年过节时孩子们无家可归,父母儿女不能相见,好端端的一个幸福家庭顷刻间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了。街坊邻居、社会上善良的人们都在为这一家人伤心、惋惜、掉泪。如今妻子仍在狱中遭受着煎熬,丈夫刚刚获得了自由。我们衷心祝愿这一家人能够早日团聚,过上幸福、安详、平静的日子;衷心希望这场对好人的迫害能够快快停止,大家都应该站出来为这千千万万个修炼者家庭说句话呀。

* * * * * * *

编后:
这个法轮功修炼者家庭所遭受的迫害只是千百万个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缩影;数十万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或集中绑架到“转化基地”而失去人身自由,就意味着数十万个家庭的支离破碎,妻离子散;而成千上万个大法弟子被打死、致残的大法弟子的家庭的遭遇就更可想而知了。这一切都源于中国那个邪恶之首江XX“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等邪恶的指令。“名誉上搞臭”是用栽赃造谣的方式和最无耻下流的行为,来侵犯大法弟子的信仰和言论自由、名誉权、肖像权、著作权等基本人权,有的甚至株连了其家人,制造人整人的社会气氛,使群众受谣言毒害仇视大法弟子。“经济上搞垮”的目的,是通过抄家、罚款、交“保证金”、停扣减发工资及各种名目的敲诈勒索等手段,截断大法弟子的经济来源,进行施压,其实质是侵犯、剥夺公民的财产权,生存权等合法权益。几乎所有被拘留、劳教、判刑或被迫参加“转化班”的大法弟子,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抄家、罚款、保证金,停、扣发工资,少则几百元,多则数万元。有的地方公安610办公室等部门除勒索本人钱财外,还以各种名目向其所在单位要钱。好多单位又将花的钱转嫁到大法弟子身上或从个人工资里扣除。“肉体上消灭”是政治流氓集团人性全无、失去理智后所实施的又一恶劣行径。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被打死、致残、送入精神病院就是铁的证据。即使没有打死致残,反复的坐牢,强迫服苦役,不让睡觉、强行灌食和极其恶劣的饮食、生活条件及各种形式的精神折磨、屈辱,也会使人产生生不如死的感觉,使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而这一切手段只是为了满足江泽民那极端歹毒的妒忌心理,江受不了法轮大法和大法创始人在群众中被广为称颂,从而逼迫大法弟子放弃大法修炼。

通过上述一个家庭所遭受的残酷迫害的血泪控诉,使我们更加看清了邪恶的本质。千千万万善良无辜的大法弟子及其家人被迫害的铁的事实,足以证实中国那个邪恶之首及其所操纵的邪恶之徒们确实犯下了“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而这些罪恶的实施,是在未经任何国家权力机关的明确认定的情况下,完全由中国那个邪恶之首率先发动和利用手中的特权操纵国家机器实施的。不但不能适用“元首豁免权”,应将这个邪恶之首送上人心、道义和国际法庭,接受全球的大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