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师的经历:上访遭酷刑 挂牌挨批斗


【明慧网2003年11月25日】修炼前,我拖着一个多病虚弱的身体工作,看到社会上的腐败、人心的变异、道德的崩溃,人类将面临什么后果,我在琢磨,在寻求哪是人真正该走的路,多年来都没有找到。然而96年的一天,我有缘喜得大法,走上修炼道路,在真善忍大法中,我由浅入深的明白了不同层次的法理,认识到这是人类唯一的返本归真、道德回升之路。我和亿万善良修炼者一样,在大法中修炼、改变、提高着自己,用健康无病的身体无私的服务于社会,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谁知人类仅有的唯一希望却被恶者肆无忌惮地破坏。

99年7月20日,江××集团捏造事实、制造假相、迫害百姓,举国上下搞得乌云翻滚。

我为澄清事实真相,捍卫“真善忍”大法,冒着生命危险,于当年10月8号去了北京天安门。不料被恶警拳打脚踢抓上警车,送回项城看守所。上有风、下有浪、根子歪、梢子斜,项城看守所所长陈孟华接到上级密令,执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政策。

心狠毒辣的恶警把大法修炼者看成头号敌人,身上钱物搜净归己,脚镣手铐把我们多人连一起,在看守所大院连转几圈,高压电棍击打,三步一推、两步一倒、污言秽语脏话不断,钢骨铁肉绞在一起,鲜血淋透衣红,血泡四起疼痛难忍,不让说一句话。晴天几个小时在阳光下曝晒,雨天拉到外面雨淋,吃剩馍、喝剩汤,造成多种疾病,每天强行劳动十几个小时。除劳动外一律上刑,斜拉铐、背拉铐,电击女性敏感部位,严刑拷打逼着骂大法和师父,逼写三书。他们这样对我们非人般的折磨,有人采访还得被逼说假话“领导关心、干部帮助、生活幸福、不受罪”;若讲真话就打。

这样在项城看守所两次长期非法关押7个月之久,经济上敲诈,逼我家交钱近万元,给家庭生活造成严重困难。恶警说什么多转化一个,多拿钱、提升、发奖;不打不骂者就开除、下岗。我给他们善意的讲道理、讲大法真相、善恶有报,他们明白后说,知道你们是好人冤枉,可不这样干老江天天下密令,要指标数量,不讲法律,打死算自杀。

因我是幼儿教师,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让我在教育局、乡政府教研组、全市师生面前经常挨批判,挂牌子批斗,如同文革重演;逼家人与我决裂,被日夜监控,没有半点人身自由。孩子每天哭得泪流满面找妈妈,公婆爹娘挂念得精神受很大刺激,丈夫又逼我离婚再娶。害得我家妻离子散,善良的忠孝儿媳、贤惠妻子瞬间变成罪人,真是天大冤屈。

江集团利用手中大权、宣传工具,罗列罪名,蒙骗世人,给多少善良好人带来灾难。我以自身的遭遇,给全球公审江××提供铁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