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宣传、精神控制与社会歧视(图)

原告当事人谈华侨时报诽谤宣传的后果


原告证人之一周露茜女士(左)
【明慧网2003年11月25日】(明慧渥太华记者冬娜报道)在与当事人接触的过程中,笔者感到华侨时报的诽谤和诬陷,带给人们的伤害似乎并不只针对原告个人。4年多来,为何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方式“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中,将“名誉上搞臭”放到前面?

据有关报道,在纳粹德国的灭绝犹太人的历史中侥幸逃生的人,时至今日,仍时常被半个多世纪前的噩梦惊醒。相比之下,肉体上的伤害似乎更容易忘却,但是精神上的伤害却往往会伴随人的一生。

从华侨时报的案子看开去,对真善忍信仰的迫害到底给中国社会,乃至世界范围内的人民造成了怎样的影响?让我们听一听当事人的亲身经历。

* 在良知与现实中挣扎

艾丽丝在移民加拿大前曾在一个官方媒体工作。她刚刚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迫害就开始了。艾丽斯说,“迫害开始之后,所有的官方媒体(包括向国际社会广播的媒体)都接到上级的指令,要求全面开始对法轮功的批判宣传。”我明明知道法轮功教人向善,我也在其中深深受益,国内的这种宣传都是造谣诽谤。但是,上头将这种诽谤宣传作为工作内容向我们摊派。不服从就要失去工作,服从了就意味着违背良心,向公众说假话。那段时间,我天天在良知与现实中挣扎,晚上常常噩梦连连,梦到被人追杀,经常从恶梦中惊醒。我下决心决不出卖自己的良心、说违心话。于是,我向单位领导申请调到其它节目组。同时,我一心一意的准备出国。

“来到加拿大后,”艾丽斯说,“我真有一种倦鸟出笼的感觉,觉得自己终于逃出了那种痛苦。因为,加拿大是尊重人权和信仰自由的,在这里修炼法轮功不但是合法的,而且法轮功得到了各级政府和人民的支持。”

“然而,当我看到了华侨时报的诽谤宣传后,那种在国内刻骨铭心的伤痛再度被唤起……”艾丽丝说。

* 慈母目光中的敌意

“我母亲今年九十多岁,”一位年逾六旬的华侨女士说,“她以前是信佛的,非常善良、慈祥。在迫害以前,我炼功时,她经常在我后面同我一块打坐。她也读过师父的法,很认同。迫害开始之后,天天听着电台电视台中的诽谤宣传。母亲对我的态度完全变了。我本是家中的独生女,自小受到母亲的关爱,母亲是最了解我的。没想到,她竟然也听信了国内媒体关于‘杀人’、‘自焚’等的谎言,看我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敌意。”

* 客户的流失

渥太华法轮功学员玛丽是一家中文媒体的广告推销员。她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段经历:“本地的一位牙医,在看到我们的报纸后,很欣赏。于是当即决定在报纸上做一年的广告。但是在签约前几个小时,她打来电话,以广告版不全是本地广告、价位等为由,不打算做这个广告了。”

“于是我在价格上作了一些让步。但是,该牙医态度坚决。后经询问,牙医终于说出原委:你们的报纸是不是刊登法轮功的文章?我不想和法轮功扯上关系。”玛丽说,“我终于明白了,她不打算在我们报纸上做广告的真实原因,因为我所在的这家媒体经常刊登一些支持法轮功的文章。[1999年镇压开始后的]几年来,我遇到的这类事情太多了。”

玛丽说,“多少无辜的人因为一个妒忌小人的恶毒诽谤,在无知中,仇视人类赖以生存的道德基本。这种事发生在西方社会,华侨时报之流的海外喉舌难道不是在为这场迫害推波助澜吗?”

* 加拿大安省人权的几宗歧视案

一名多伦多法轮功学员因为身着印有“法轮大法”、“真、善、忍”字样的T恤衫被当地一家商场的保安人员赶出。一名女法轮功学员的雇主因其信仰将其解雇。华侨时报刊登诽谤文章后,渥太华七十多岁的黄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剥夺了参加老年会活动的资格。黄女士说,“前不久,在我合法向大使馆申请《健在证明》时,受到大使馆官员的百般刁难和威胁。”

* 华侨时报征集签名的背后

在法庭上,原告证人之一周露茜女士就华侨时报刊登诽谤文章之后,到华人社区征集签名,反对法轮功一事,作证说“在一次华人的聚会中,我看到当时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份12页纸的签名材料。大约有20个人手里拿着华侨时报。”在露茜向人们澄清事实的过程中, 有人大喊,“你们法轮功迫害家庭,”……。于是,露茜尽力向人们讲事实,一些人发生了变化。一个人悄悄告诉露茜,“我知道你说的这些事,但不要在这说,大使馆的人在这儿。”

* 两个孩子的经历

露茜的儿子派垂克今年7岁,他曾以自己的父母修炼法轮功为荣,并经常给好朋友和老师演示炼功动作。露茜说,“但是,现在他不愿意对别人谈起法轮功。”今年夏天的一天,派垂克从中文学校回到家里后对妈妈说,“为什么人家说炼法轮功的人又傻又坏?”露茜问儿子在哪听来的?派垂克说,“我的朋友看到爸爸穿着法轮功的黄T恤后说的。”露茜在法庭上说,“我儿子几个月之后才有勇气将这些告诉我。”

另一件事发生在一个年龄和派垂克相仿的小女孩身上。法轮功学员李迅回忆说,“有一天,我穿着印有真善忍字样的黄体恤到中文学校送儿子,一个小女孩看到我穿的体恤之后,竟然惊恐的捂起脸来。”

露茜在法庭上说,“让我难以置信的是,这种仇恨正在被有些人扩散着,正在影响着孩子的心灵。”

法轮功学员戴工羽说,“其实社会上很多人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渠道,已经知道法轮功正遭受着前所未有的迫害,但是由于煽动仇恨的宣传,人们在如此残酷的迫害面前异常麻木和冷酷,很少有人用心去了解身边存在的事实真相,有的轻易听信宣传,有的反过来质疑受害者,有的只因为担心反对这场对自己同胞的迫害会给自己带来不便就顺从迫害而排斥受迫害者;一些良知尚存的人虽然不至于落井下石,但是在无辜的人们遭受迫害之时也选择了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