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行动起来 主动在当地揭露邪恶刻不容缓


【明慧网2003年11月26日】师父评注及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发表后,使我更觉揭露当地邪恶的迫切,同时当地邪恶的全面揭露对开创整体正法环境、使正法进程的迅猛推进和更大面积救度众生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师父明确的告诉我们:“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

揭露邪恶是每一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不可推卸的责任,并非本人没遭到迫害就与本人无关或者无可揭露。重要的是我们有没有真正意识到对任何一位弟子的迫害就是对法、对我们的迫害,不是无可揭露,重要的是我们有没有心去揭露,重要的是在正法中对于每一件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有没有当作自己的事去做?有没有在任何一件事情上都站在法的角度来权衡,去听师父的话?并非是首先想到我做此事邪恶会不会因此而迫害到我。

自2001年开始,我才认识到并开始揭露邪恶,但在几年中,并没有系统、全面、尽力的去做,很欠缺的一点是,在明慧上给予曝光了,但在当地却没跟上做成真象散发给当地世人。形式上是给予了曝光,却没有起到揭露和讲清真象的实质的作用。以致一恶警当着我的面说:我就是上了明慧网的恶警某某,话语轻松,洋洋得意的样子不以为然。他的言外之意,明慧网太遥远,即使上了能咋样,当地百姓又不知道。

《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中锻玉同修说的好:“一个常人对自己脖子上长一个小疖子的关心程度要远远胜过南极洲的四十次大地震,就是说人最关心的是离自己最近的事情,最敏感的也是自身及周围生存环境的变化。”在近一段时间,我们当地做的关于有揭露当地邪恶内容的真相传单,同修们正在散发。在我面对面讲真象过程中,拿出当地内容的真相,群众争相传看,这些身边恶人、恶事,引起他们极大的兴趣,同时对于他们明白真象起到了其它真象无法取代的作用。

揭露邪恶并不难,只要我们时时不忘自己的使命,主动去做。很多恶人的资料来源,很可能在闲谈中、在间接的用智慧打的一个电话中,在许许多多看似不经意中的我们的用心中而来。所以我认为,在平时我们每位大法弟子,都要多留意、细心一些,主动、智慧地打听恶人的罪恶行径,名单、电话等一系列与迫害有关的线索,给其在网上曝光后,以供再摘编下来做成真象在当地散发。打听了解的对象不只是遭到迫害的同修,还可以是各种身份的常人,自己认识的同学朋友,也可以是讲清真象中的陌生人。他们对此不敏感,只要了解,他们会无所顾及地说出来。

在搜集恶人名单时,我有很深的一点感触是:正念的作用。最初我老被某些同修带动,同修说,哎呀,这不好搜集,咱同修又不大有在机关政府的,有谁与恶人有亲近关系?几年来,某些首恶的个人资料在我地一直算是机密,没有曝光。可当我摆脱常人思维,摆正揭露邪恶的基点后,几个首恶的一系列较可靠的信息就在看似偶然的一刹那间来到了手边。在网上曝光后,我们会及时地将邪恶罪行在当地百姓的身边曝光,让恶人的行径大白天下、把邪恶之徒的名字公布在马路、广场,街头巷尾,让邪恶再也无处可藏。

在当地揭露邪恶的形式,《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中的做法就很好。除了印制成真象单张、小册子,也可以将恶人名单印成恶人榜不干胶张贴,可以喷刷标语,制作条幅,更可以在面对面讲真象中揭露。最近,我地某恶徒听人说:法轮功很可能就要平反了。恶徒表现得很害怕。他害怕的是什么,不用说,他害怕大法平反,害怕自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将带来的报应,害怕到时他做的见不得人的坏事被人抖搂出来,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在我们揭露邪恶不主动、不全面、不深入的有漏中,恶徒们迫害大法弟子无所顾忌,为所欲为,试想,如果我们将它的恶行全揭开来的时候,当恶徒走在任何一个环境中,被人戳着脊梁骨议论的时候;当出门就看到大街小巷恶人榜上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那恶徒还会面对这一切无动于衷吗?能不惊慌、心虚吗?还会在对大法弟子实施迫害时肆无忌惮而不去思量再三吗?早一天或多一点揭露邪恶,大法弟子和众生在迫害中的损失就会减少许多!

最后以师父的一段法结束全文:“实际上这伟大的一切都是你们已经走过来的,你们已经建立了这样的威德,但是,要做得更好,而且要继续下去,直到把邪恶彻底除尽。使全世界的人、全中国的人都认识这场邪恶的时候,那邪恶还能起作用吗?它就垮了。”(《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以上仅为个人的一点认识,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