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的女儿:母亲死于迫害、哥哥被非法判刑、我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2003年11月28日】我是一位农民的女儿。我和母亲是1997年底得法的,我哥得法比我们早。99年邪恶势力开始迫害大法, 2001年正是收割麦子的季节,邪恶之徒突然窜到我家,将家中翻了个底朝天,大法书籍也搜走了很多,父亲(不修炼)被他们带走审问,邪恶之徒的所作所为将我80多岁的奶奶吓得浑身哆嗦,母亲从此吓得不敢看书,没过几个月便去世了(母亲本早已身患癌症,早被医生“宣判了死刑” ,生命因炼功而得以延续)。

2001年9月份,也就是母亲去世三个月后,我哥因开车宣传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被恶徒抓走,并将他的车没收,还多次来家中骚扰。父亲被他们骗去关了一天,让他看诬陷大法的录像。哥被非法判了6年刑,至今没回来。

哥哥平时和善,生意十分红火,但他的资金不够,所以贷了很多款。哥被抓后,父亲辛辛苦苦干一年的只够支付利息的。再加上哥的房东是当地一大恶霸,他以没交房租为由,将我哥的家具、用具所有的东西据为己有,而哥哥生意上的帐根本收不起来,哥平时欠别人的却来收。而这一切都压在我和父亲的身上。

2002年7月29日晚上10点多,邪恶之徒又窜到了我家,将我和我父亲强行绑架到了派出所,临走时将家中的近600元现金和价值300元的录音机、两个小录音机都带走。第二天早上,恶警审问我,刚开始他们挺和气,伪善地搬来了椅子让我坐 ,后因我不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就把椅子搬走了让我坐在了地上,我不坐。那个胖乎乎的恶警站起来朝我脚下一绊,让我摔了个仰面朝天。为了抵制邪恶,我拒不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后来干脆什么也不说了,他们就将我的双手铐在了后面,用椅子往后拖、用脚踢。因我什么也不说,恶徒就用穿着皮鞋的脚踢我的下颌,致使我几天吃饭咽食喉咙痛,后来恶警见实在问不出话来就将我铐在了窗台上,铐了我两天两夜后就将我送到了县看守所。父亲被他们铐在了铁椅子上一天一夜后放回。

在看守所里,恶徒让我整天坐在水泥地床上,不到时间不让起来,不让打坐炼功。有一次我炼功被他们发现了,将我的手铐在了窗台上一整夜不让睡觉,一个月后将我转到610 洗脑班,在那里整天被关在一个屋里,不让出去,大小便也要在屋内,还强制让我看那些诬陷大法、攻击大法的录像。父亲自我被抓后,总是喝酒喝的大醉,奶奶也常以泪洗面。每次父亲来看我,邪恶之徒就添油加醋描述父亲在家的惨景,后来恶徒让交款,家中没有,只交了一百元,还让父亲以房子为抵押才放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