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里四次被非法关押,孩子失学,田地颗粒无收


【明慧网2003年11月29日】我家住在农村,靠种田来维持全家四口人的生活。由于我长年多种疾病缠身,经中、西医多年治疗也无明显效果,造成家境十分困难,无钱医治,任凭疾病折磨。就在这种处境下,丈夫有外遇了,提出要与我离婚,还说给我伍千元补助。(但到现在分文未给)就这样家中只有我和两个年幼的孩子相依为命,我就是家中主要劳力。但由于我长年受疾病折磨,身体差,不能干农活,基本生活上难以维持。所以我几次想到死,了结这一生。

1996年3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喜得大法,通过几年的学法修心和炼功,使我多种疾病一下子不翼而飞,变得一身轻松。能吃、能跑、能睡,并能下地干活,成为我家里一位好劳力。就在我沐浴在法轮大法的幸福之中,好象晴天霹雳一般,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操控国家宣传工具面向全世界造谣诬蔑法轮功,欺骗了几十亿人。我本着一颗善心,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为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于是我于1999年月10月去北京上访。当我走上天安门广场就被恶警抓捕,关在北京门头沟看守所。我为了抵制无理迫害,进行绝食抗议。后来邪恶之徒了解到我的住址,把我押回县公安局继续关押,直到交300元钱的罚金才放人。

1999年月12月,因坏人举报,派出所恶警直接到我家把我抓走,关押在县看守所里。在关押期间经常提审,一次是2000年月1月底,那是一个寒冷的腊月,恶警审问我哪些学员参加了法会,我一言不发,心中默念师父的经文“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他们见审问无效,就用竹板把我的左手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十几天失去了知觉,肿了一个多月。到了2000年5月7日,县法庭又对我进行非法审判,在法庭上我面对恶警理直气壮地说“我的师父教我向善,要我以真、善、忍为准则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难道做好人有错吗?他们被我问得哑口无言,显得十分尴尬,结果审判就这样不了了之。后610的恶警把报告一次次分别送地、省两级法院被打回。他们无法判决,最后县里恶警私自定我劳教,非法将我关押一年后释放。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儿子被迫停学。他给我的信中说:妈妈,儿子为了生存,不得不停学出外打工,我和弟弟还年幼,没有办法只有投靠父亲。

2001年派出所恶警突然冲进我家把我非法抓走,关押在第二看守所里。我为了抵抗恶警非法关押,绝食18天,他们对我进行野蛮灌食,并来回换动关押的地方,最后把我折磨得不象样子,他们怕出人命才把我释放。

2002年6月30日晚10点钟,镇负责人和本镇派出所的恶警来我家叫门,我没有开门,他们就破门而入,非法把我抓走送进监狱。狱警口口声声叫嚣非整死你不可,就这样把我非法关押近五个月的时间,过着非人生活。我为了抵抗非法关押绝食40天,后来又染上了疥疮奇痒难忍,又遇高温通宵无法入睡,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此时我心中不断默念师父的经文:“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在师父指导下,我终于放下了一切,度过了艰难时期。四个月后恶警把我转到二看所洗脑班,他们对我说:“等中央大会结束后放你,防止你在十六大开会期间上北京”。拖到11月25日释放,并罚500元钱。

恶警在这四年上,前后四次对我进行非法关押,造成我身体受到严重损伤。孩子失学,母子不能团聚,有田有地没有人种,整年颗粒无收,生活极其困难。在这种情况下,镇负责人和财政收税员几次到我家逼交税,我向他们再三说明情况,不是我不交税,这是你们把我非法关押造成我家田地无收成,我吃饭都是借钱,叫我拿什么交税。他们仍不听我的解释,并说;不能交也得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