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给同修送去师父评注文章


【明慧网2003年11月29日】正法时期的大法同修们好:每当想起做证实大法的事情的同修,不论相隔多远我的心都会说:“同修辛苦了。”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我知道这是情,也是必须修去的心。我的常人心很重,我不断的放,不断的找,告诉自己一定要站起来,摔倒了不能趴在那不动。当我下决心从新走入正法洪流中时,我接到了师尊对《金佛》一文的评注,我的心震撼了,我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什么是正法时期的正法弟子,自己得对得起这个称号啊!

同修把文章送到我手中时,告诉我这个地区只有一份,一定要放好,先不要复印,等几天外地能送来。当天有一功友出了点事,心态很不平稳,另一功友说给她看看吧。我心里没有任何杂念,心想一定要让她看到《金佛》,一定要提高上去,正好在下班的那一刻我抄完了《金佛》,让其他同修送给了她。我想:做为大法弟子不能等、不能靠,为什么我们这一地区的大法弟子没做好,总是出问题,有很多问题都没站在法上。师尊让我们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们做到了吗?师尊建议大法弟子都看此文章,师父的每一句话都是法,如果我们做得不好,落下一个大法弟子没看到此文章,那我们是不是有漏呢?我们有没有做到为同修负责呢?我想:邪恶势力最怕大法弟子看经文和明慧网文章,我就让大法弟子看,早看一分钟,心性提高上来了,那不也是在清除邪恶吗?我便印了二十几张,当我把完整的《金佛》拿到手中的时候,《金佛》都变成了一片红光,我知道师尊在鼓励我。当我把该做的工作都做完后 ,我出了人心,心想复印机味这么大,开窗放放味吧!在开窗那一瞬间我想外面这么黑,即使有人也看不到。师父说:“好坏出自一念。”我的这一念很不好,打开窗后我去了卫生间洗手,结果没有水。相隔就两三分钟,当我回身走到门口时,我听到平台有人走过来了,我知道上来人了,好像很多人,当时就想是不是那些恶警。我该怎么办?当时所有印出来的材料都在床上,而且打着灯。在我迟疑的那一瞬间,屋里发生了变化 ,整个房间被红光笼罩着,而我则单独被红光笼罩着。刷的一下从头到脚下去一种东西,当时我在心里就说:是师父在帮我,我没事。这时也明白该怎么做了,我离窗户有十几步远,我赶紧走上前去关窗户,外面的人从我窗户下走过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无法用任何语言表达我那时的心情,半小时后我带着几本书和做好的材料去了功友家,那时已是十一点半。十二点我与功友一起发正念二十五分钟。功友问我怎么发了这么长时间?我问她你发多长时间?她说:“五分钟”。而且和我晚上发正念还是第一次。我把《金佛》给了她,她看后很惭愧,说今后晚上十二点一定起来发正念。在交谈中功友告诉我,她单位的同志曾经也是大法学员。7.20由于种种原因放弃了大法,现在身体很不好,对功友说她错了,想从新修炼没有书。功友一定要找到一本《转法轮》给她。我说我正好带了两本。功友说你是送书来了。表面上是我去了,但那是师父做的。师父慈悲不会落下一个弟子,我们只不过做了表面的事。今天我能把整个过程说出来,思想中也有很大阻碍,但我都放下了。只要对大法、对同修、对世人有利的我就会去做。

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指正,在这最后的时刻让我们共同努力、互相勉励。决不辜负师尊的期望,走好每一步。决不能搀杂人心去做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