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省林业医院原副院长叶保福夫妇和女儿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2003年11月29日】云南省林业医院原副院长叶保福,因为给政府有关部门寄了七封申述信,申述法轮功修炼者在99年7.20以后遭受法律程序之外的羁押和不公正对待,被非法判了劳动教养二年,至2003年8月15日到期,但至今未释放。据悉被劳教所加期的原因是在劳教期间拒绝放弃信仰。由于叶保福20多天的绝食抗议加期,身体出现多种病症。劳教所恶警声称只要叶保福没有生命危险就不准外出就医。目前叶保福面临双目失明的危险。

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的医生叶保福及家人,从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的时间,叶保福十多年来的腰椎内风湿性关节炎慢慢开始好转,停药后,病症不仅没有出现,腰背上也开始感觉越来越有了力气。身体的变化,使他的思想也发生了重大转变,身心受益的他常常给病患者介绍法轮功。

99年7.20以后,叶保福先后三次被当地派出所强行抄家,其中前两次抄家中恶警没有出示任何相关法律文件。

99年10月底,叶保福及其妻子杨明清(云南省林业培训中心干部)被当地穿金路派出所“传讯”了两天两夜,之后就被公安责成单位进行24小时监视居住45天,这个阵势吓坏了平时为人正派的杨明清的老父亲。老人急得一病不起,直到2001年11月去世。

2000年4月初,叶保福及妻子杨明清和几位昔日在一起炼功的同修,为了向政府反映几个月以来对待法轮功的迫害是错误的,相约来到云南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公室接待处。他们进了信访办接待室,接待人员一听说他们是为法轮功问题来上访,马上就紧张得不行。一边叫他们先把自己的姓名、工作单位、住址、联系电话填入表格中;一边给上级打电话。大约半小时后,却来了大队的警察,把上访的所有人全部围在中间,形成里外两圈警察。叶保福向警官表示,想见一见省领导,自己有些情况想要反映。警察就指挥并带大家上车,结果到了下车时,已经来到了看守所。希望见到的领导没有一个露面。要想反映的情况,也只有对来审讯自己的警察去反映了。最后,叶保福及妻子还有同去上访的同修,被省政府信访办派来的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之罪名,处予刑事拘留30天。一个月后从看守所出来,叶保福和妻子分别被工作单位接到郊区软禁25天和8天。这期间不准出门,不准谈论法轮功。

2000年11月,叶保福及妻子杨明清,为了躲避被单位送入洗脑班,夫妻只得离家出走。盘龙国安大队为了追找他们,向其兄弟姐妹及好友施加压力,索要叶保福及杨明清的去向情况。叶保福70岁的老母亲本来身体很健康,什么病也没有,被公安威逼、惊吓,由于恐惧和极度担心不几天就得了脑阻塞中风。至今生活不能自理。

叶保福24岁的独生女儿叶茂,自从父母出走后就被人盯梢、跟踪。所在工作单位压力越来越大,被告知“叶茂必须‘转化’,否则,出任何问题,一切责任由单位负责”。叶茂为了不连累单位领导只有“主动”辞职。

2001年4月下旬,叶茂被穿金路派出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关押两天两夜,逼迫其说出父母亲的去向。后又被警察胁迫一起查遍亲戚朋友的家,搜找其父母。在这期间她一直在问警察为什么要查找自己的父母?父母犯了什么法吗?可没有一个警察回答她。最后叶茂实在受不了派出所想抓就抓、想关就关无所顾忌的折磨,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悄悄离去,去寻找自己的父母亲。

2001年8月16日晚11时左右,悄悄借住在朋友家中的叶保福及妻子、女儿正在看电视,叶保福进浴室里冲淋期间,被突然砸破卫生间门,冲进来的十几名警察按住,并被赤身戴上手铐。妻子、女儿也被数名警察按在沙发上。叶保福问警察为什么抓人,你们有没有抓捕证,警察的回答只有:“少罗唆,到了派出所什么都有”。警察不准叶保福穿衣裤,赤裸的身体只披了一件房主人的睡袍。从住房里出来行走中,敞开的睡袍让叶保福当着众多围观人群的面赤裸全身。叶保福来到大街上对围观人群高声喊到:“我们没有犯法,我们是因为炼了法轮功才被他们这样侮辱的”。马上,上来几个年轻的警察把叶保福的嘴给捂住,塞进了警车。

叶保福和妻子、女儿一家三口,被警察抓到穿金路派出所,他们要求警察给出抓人的理由,得到的回答是:“因为你们太顽固啦,多次耐心教育都不转化,所以得对你们施行专政”。

在叶保福被关押期间,国安、公安的干警进行了大量的所谓“调查取证”,结果只找到了7封叶保福写给有关部门的申诉信。公安便又将过去的上访,和几次抄家取得的与法轮功有关的物品、书籍和申述材料,全部加在一起,作为罪证,以这些“罪证”,判定叶保福夫妇劳教两年,叶茂劳教一年。

笔者在查阅《劳教决定书》时意外地发现,24岁的公民叶茂就连99年7.20以后公安部特制的那几个规定,也没有违反,所谓的“事实”只是“顽固练习法轮功,不顾教育劝说”。这个“练习”一词是指什么?指做功法的动作,还是指信仰?我们可不可以这样说,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年仅24岁的少女叶茂,被政府剥夺了整整365天自由的原因是意识形态上(属于道德范畴之内)的不放弃修炼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和不愿意接受所谓的教育者的观点。象这样的劳教决定书,在政府档案柜里不会仅仅只有这一份。也许历史将来会让人们看到所有的一切;会让人们永远记住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是如何盗用法律名义迫害大法弟子的。

目前叶保福被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地址:云南省禄丰县,罗茨镇大平坝405信箱)因为8月15日劳教就已到期,但劳教所不放人,为抗议到期不释放,叶保福绝食了20多天,现虽然已经进食,但是身体状况令人担忧。出现了腰椎间盘滑脱、高血压、视力严重下降、视物不明等病症。

我们冒着被抓被关的危险,将此事透露出来,就是希望人们都能意识到:十三亿人生存的中国大陆,仍然存在着太多没有法律、没有人的基本权利的真人真事。上述之事,只是全国几百所劳动教养所里其中的一例。在中国,还有十多万为了说一句真话、为了坚持真理而身陷囹圄的同胞,正在冤屈与痛苦中和平地呼喊着正义与良知!

有关的电话号码:
云南省第二劳教所所长 班志刚 01186 -878-4861077
副所长 白会忠
政委 陈培棋01186-878-4861076
管理科 01186878-4861122
六大队 01186-878-486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