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强行注射“冬眠灵” 受害大法弟子大脑受损


【明慧网2003年11月29日】湖南消息,湖南白马垅劳教所医务室对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注射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冬眠灵”和“冬眠一号”,使受害者意识不清、记忆丧失。据统计,1999年7月以来,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许多人被强迫注射损害大脑的药物,至少有10人因此死亡,据了解,全国各地有一百多所精神病院参予了迫害

株洲白马垅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都是采取“车轮战术”,轮番把她们放在所谓的“转化队”、“严管队”、“坚定队”、“生产队”、“禁闭室”等。到2002年7月由省劳教所蹲点的赵所长(赵x岳),白马垅副所长赵桂保,指导员丁采兰等歹徒阴谋策划成立了所谓的“攻坚组”。任命郑霞为队长,野蛮迫害大法弟子。

2001年11月管教把“生产队”(一大队)陈楚君调到“转化队”(7、2大队)迫害。陈楚君是湖南省怀化地区铁路的大法弟子,30多岁。当天她抗议进“转化队”,邪恶的干警不管三七二十一,唆使监控人员蜂拥而上,把陈楚君按倒在地,用绳子捆住她的双手,使劲扳住她的脸,强行剪头发,因为她不停的挣扎,结果她一头秀美的长发被胡乱剪掉。为了抗议这种“法西斯”的暴行,陈楚君开始拒绝进食进水,管教把她转到“生产队”(二大队)。在白马垅里,只要坚修大法,恶警使用各种花招折磨。陈楚君只有用绝食的方式来抗议迫害。6天后,她被拖到医务室输液,大约半个月后,管教派两个监控守着她住在医务室。据目击者说,恶徒们在输液的葡萄糖药瓶里注入了一种药叫“冬眠灵”和“冬眠一号”。据吸毒者介绍,此药强烈的损害大脑中枢神经,丧失记忆。打了这种药,人像冬眠一样的想睡觉,醒来后什么事都记不起来,像个白痴一样。为了掩人耳目,它们每天给她注射少量的“冬眠一号”,像慢性中毒似的。白马垅医务室主任卢医生是赵桂保的老婆,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医务室离我们虽只隔几米远,但她的消息封锁的很严密。后来一位同修收到陈楚君写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这样的内容,我昏昏沉沉的,第一套功法的第三句口诀记不起来了,第三套功法的第二句口诀也忘记了……我们当时觉得很奇怪,口诀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每天都要默念的,怎么突然会忘记呢?她还说要我们找到夏婷,她急需要同修的帮助,她梦见她很危险。

不久后,陈楚君被送到株洲化工冶炼厂职工医院(此医院与白马垅是联谊单位),很多大法弟子在这里住过院,里面也有很多黑幕。在给她强行插胃管时,发现她的胃、胆囊、肝脏都出了问题。绝食22天后,她又被接回到白马垅医务室,当时听说她妹妹劝她吃了一点东西,因为她的胃要做手术,过几天就会放她回家。直到2002年1月2日还没放她回去。她又开始绝食抗议,这一次她说:“无论天塌地陷,我一定做师父的优秀弟子。”7天后,她被送到株洲第二医院,2002年2月,我们问护理她的“监控”,她到底是死是活,身体情况怎样?对方说:“她还活着,只是身体非常虚弱。”后来我们再也没有她的消息,白马垅也没有她的身影。可敬的同修,你在哪里?不知你现在可好?在白马垅有很多这种情况,不知是被放回家了,还是被折磨致死?(如刘庆喜、文惠英、金福晚、益阳郭照青、衡阳齐满英、……)

大法弟子夏婷(浙江人,29岁,家住深圳),当时也是绝食住在医务室,在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被注入不明药物,整天浑天浑地地睡觉,停止绝食后,她前后判若两人,以前常人个个都说她长得很漂亮,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端庄的五官,飘逸脱俗的气质。现在的她目光呆滞,身体笨重,背微弓,两肩一高一低,走路时两腿不能保持平衡。她除了能背一篇《论语》之外,其他的全部都忘记了。她每天都要问今天是几号?刚告诉她,过一会儿她又问,再过一会儿她还会问同样简单的问题。

有一次,在功友的帮助下她把自己的身体状况写了一份报告交给劳教所。赵桂保找她在一间僻静的杂房里谈话,当时我们在宿舍背面的坪里扯杂草、搞卫生。无意中看到这一情景,赵桂保威胁她说:“你是因为绝食身体才变成这样的,你不要说我们给你打过‘迷魂药’,要不就……”。

进白马垅的功友绝食的不知有多少,也没有失去记忆,再说不是天天输液补充营养吗?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同一时间被注入“冬眠灵”的还有大法弟子喻颖祝(湖南株洲人,29岁,被非法关押三年了),她当时和夏婷在一个生产队,一起绝食的,她说以前打吊针身体就有力气,而这次只想睡觉,一身软绵绵的,更奇怪的是每天下午输液回来后,排尿时,内裤上残留有粉红色的印渍。她大约被拉去强行输液4-5天,总感觉到不妙,后来她不去打吊针了,才免遭毒手。如今她有可能还关押在白马垅。

据了解,白马垅医务室主任卢医生是白马垅副所长赵桂保的妻子,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据国际组织调查结果显示,中国官方纵容滥用精神病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已引起了国际人权组织、国际精神卫生组织以及专业人士的深切关注。国际社会要求北京当局立即停止滥用精神病医疗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2001年5月,美国精神病学协会通过大会决议,要求董事会谴责中国政府滥用精神病治疗迫害法轮功学员,并对此进行全力调查与制止;2001年7月,英国皇家精神病协会在召开的全体大会上以全票通过大会提案,要求世界精神病学会派遣调查组对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进行调查。

2002年8月,人权观察与日内瓦精神病治疗委员会共同发表了中国滥用精神病治疗报告,指出中国大陆把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诊断为精神病,不符合国际精神病诊断的标准。

2003年5月,在美国精神病学会年会上,英国伦敦大学东亚法律研究所研究员罗宾-蒙罗表示,国际社会应该更加积极地行动,促使中国在人权方面出现更大的改善,尽早结束精神病学界遭受的政治干扰和医德方面的扭曲。

2003年11月,由中外精神科医生、心理学家和社会工作者组成「中国精神卫生观察」在纽约成立,该组织呼吁中国大陆的精神卫生工作者拒绝参与迫害,并协助收集证据,此外,该组织也准备派员至中国大陆调查和搜证,并向国际有关机构、媒体随时公布所有参与迫害的医院、医生、相关人员及协助医院的人员包括公安、受害者的单位、家属的名单,追究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