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折磨大法弟子的残忍手段

【明慧网2003年11月29日】一 、酷刑折磨

与中国其它地区劳教所一样,除采用各种方法(录像洗脑,散播谎言,亲情动摇,超时超额劳动,早5:50分-晚10点、11点甚至更长时间,加期,拳打脚踢,不让睡觉等,)强迫放弃信仰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外,更具有其掩盖、粉饰和伪装的一面,几年来,由江氏集团专项拨款,把一处破旧、杂乱的房屋一下变成了楼房建筑,而且作为劳教系统的典型成为对外开放的窗口,可是谁能知道在这背后,却发生着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被迫害致死的悲剧。

2001年12月初,全体大法弟子采取绝食、停止劳动抗议,要求学法、炼功和无罪释放, 劳教所根据上级指示,对大法弟子进行上绳,挂吊,坐老虎凳,电击,胶棒打等折磨,还扬言:上级有令,打死算自杀。长达1─6天折磨,很多人被严重打伤。50多岁、60多岁的老太太有的被折磨得拐着脚走路,手臂不能动。上绳这种酷刑更多地导致成内伤,筋,肌肉受伤,细绳紧紧地把手臂背向肩部,然后拉着绳往上提,或者恶警将捆好的手臂往上掰,往往疼昏过去。

颜爱英(焦作市公安局一名书记员),50岁,第二次被送进劳教所,因抵制强制性迫害,又一次被拖去上绳折磨,被折磨的不能走路,由两个包夹架着走。

王德平,40多岁,因抵制星期日加班,被拖去“烤全羊”(黑道整人的方法),又有一次是以五马分尸式的刑罚折磨。

有一个大法弟子(郑州市某农校的化验员)曾被上绳吊挂6天,折磨的死去活来,正念闯出劳教所后,因在校院内炼功,被学校保安和当地公安再次送进劳教所,抵制无理迫害,绝食,不干活,6天后被强行拖走上绳,吊起来后几个男恶警拉着她的腿转圈,当时昏了过去。因炼功发正念被包夹打头,踢小腹,掰手指,木板打手,因其继续绝食抗议,人被折磨得变了形,两个月后被送走,干警说是送进新乡精神病院。

二、 野蛮灌食

付红霞,在数次绝食中,先后两次被野蛮灌食,包夹和几个吸毒犯人按住其手、脚,由恶警和吸毒犯人强行灌食,几把勺子把被撬弯,嘴里被捣烂,牙龈撬出血,两颗门牙被撬成大豁口,血与食物一齐喷出,为防止吐出,恶警将几把勺子把插入喉咙深处,食物既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令其窒息。

朱仙芝,连续两个月绝食,被多次野蛮灌食,下巴骨被撬错位。

苑香范, 连续两个月绝食, 被多次野蛮灌食, 瘦得大腿变了形,生活不能自理,恶警仍不放人,后来,四肢不能动,才由家人接走,其父曾写信给当地610谴责此事,无任何结果,无任何赔偿。

三大队几位大法弟子都是连续数月的绝食,人都脱了形,被几个吸毒犯人抬着走,有的输液针都扎不进去。才放人。

三、加期劫持

因大法弟子炼功,喊大法好,制作真善忍标语和不答卷,都被加期处罚3─6个月。2001年国庆,四个大队的大法弟子有的打真善忍横幅,有的喊大法好口号,均被恶警和包夹拳打脚踢,并加期3---6个月,加期在以后不断发生,绝食加期,炼功加期,完不成劳动任务加期,不答卷加期,三大队多人多次被加期,甚至超过劳教期一半以上。

四 、掩盖粉饰
一旦有外边参观或其它劳教司法系统参观,便把坚持说真话的大法弟子派去看录像(都是洗脑录像)找一些犹大或吸毒犯人进行采访(都是些编好的假话和谎话)。

五、 毒害大法弟子家属
劳教所两个月一次接见日,大法弟子家属必须在一张攻击大法与师父的表上签字,否则不准接见。

这一切罪恶都是江泽民一手发动的。 面对大法弟子的责问:我们只是说真话,做好人,有什么罪?如此狠毒对待我们?一些恶警更是直言不讳,你去问江泽民去,我们有什么办法,只是奉命行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