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东县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11月3日】恶警以查户口为名非法将我从家中绑架到县公安局。他们还抢走了我一部手机,一台BP机,一台小录音,一套炼功音乐带。

2001年6月某日上午,在公安局不到半小时,他们叫来一位女便衣,扒光了我的衣服搜我的身,没收了我身上所有的钱一百多块,我穿上衣服之后,恶警李伟一伙走进来要我跪下。我不配合,他就用皮鞋踢我,要我把手伸出来,想继续迫害我,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他又用不到半厘米宽的竹片击打我的手肘。恶警拽住我的头发将我推倒在地上,拿住我的手就往反方向扭,我只听“啪”的一声,响了一下,但我的手仍然没有一丝扭伤。当时我悟到: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呢!恶警看见我没什么事,还骂了我一句“你XX的还有特异功能”,他们硬要我跪下并讲出其他同修来,我仍然不服从恶人的任何命令和指使。他们把我按在地上擦来推去,我还是什么都没讲,恶警也停手了,后来我发现自己穿的牛仔裤已被磨烂。

下午,他们将我双手反铐在椅子上,我坐在椅子上发正念。那时被魔干扰得很厉害,我的眼睛就是睁不开,前额不知是什么滋味,我想这怎么用正眼正视恶人呢,发正念又不起作用。我察觉自己已做错了,不应该被他们铐在椅子上。到了晚上,他们迫害我的恶行怕曝光于我的熟人眼里,又将我送往一个偏僻的小招待所里。恶警要我“背宝剑”跪地上,他们一伙人不分昼夜轮流守住我,不许我睡觉,不允许我大小便。三天后,恶警将我送到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跟另两位同修一起交流修炼体会,原来那两位同修每天都是选时间炼功的,开始的时候我也跟同修一样炼功,不敢公开炼功因为自己有一颗强烈的执著心—怕心。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交流,我悟到自己不对劲,我们是堂堂正正的修炼人,炼功本来就没错,我们就是修炼的,那为什么还怕呢?后来我根据自己的情况,什么时间有空就什么时间炼功。

一天下午,我正在打坐,一恶警彭昌剑(指导员)看见了,他大叫要我放下,不准我炼。我没理他,后来,他魔性大发,指使一犯人拿来一套手铐将我的左手、右脚铐在一起,这样就不能炼动功,但还可以打坐。晚上深夜以后,我又起来打坐,这恶警又看见了,就骂了几句走了。第二天,我想,下午还不给我松铐子,晚上我一定要绝食抗议。吃晚饭了,同修也跟我一起都不吃饭,狱警问我们“你们为什么不吃饭?”我们说“我们炼功又没错,不给我解开铐子就不吃饭。”他说:“你们吃了饭以后再松开铐子”,我们不答应,不被邪恶钻空子。跟我们关在一起的犯人,她们也要求狱警给我解开铐子,她们还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们就不要铐人家嘛。”过了半小时,他们把我的手脚铐松开了。

有一次,我正在看同修写给我的字条,被一恶警发现,他问我:“你在看什么?给我送过来。”我没理他,我将字条撕碎了,恶警所长冲过来,狠狠地打了我一记耳光。

祁东县看守所电话:0734—6263766
恶警名单:原所长刘国华,现已离岗
原指导员:彭昌剑,现已离岗,家住看守所
徐德良 彭爱华 王XX(女)
现所长:周玉良 指导员:刘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