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公安医院暴行:强行灌食、昼夜戴铐


【明慧网2003年11月3日】园林,女,北京大学研究生部工作,因印制大法真象传单被抓(共四人被抓),她被抓后即绝食抗议,2002年4月被送到沙滩北京公安医院十病区(管制病区)强行插管灌食。她拒不服从,要求无条件释放。每当她被强行灌食后就趴在床边用倒流方法使灌入的食物从鼻管里流出,并将此法教给同修。一次被一值班的又高又瘦的男青年恶警发现,就命灌食者要重新给她灌食,要灌一满盆流食以示惩罚,这一满盆大大超出她的胃容量,恶警在旁边亲眼看守灌食。

在这里管制的病房里每个人的一只脚都要被锁铐在床上,只有早晨上厕所时才给打开,回来后,好几个恶警值班时都逼大法弟子自己给自己戴上脚铐。园林这一屋里4个人,有安徽合肥来的王广英56岁、齐秉淑62岁,全都拒绝自己给自己戴脚铐,因为她们都认为自己没有罪,是非法关押,决不自己戴铐。结果值班的恶警们尤其是那个长得一脸横肉、胖身体、身高1.65米以上、凸眼睛的班长(据说是班长)歹毒至极,他见这些人全都不听他的指使,就暴跳如雷恶狠狠地说:“你们不自己铐上,我就铐你们三天三夜!”气凶凶地就把这屋里的人都给铐上一只脚,而且又多加了两个手上铐子,使人平躺在床上,双手如投降的姿势一样上举分铐在床上,整整的铐了三天三夜。在这三天三夜中,园林她们抱着救度众生的愿望对他们讲真象,劝他们不要行恶,结果他们还是孤注一掷,继续行恶。在这三天三夜中她们不能翻身,不能侧身,死板板地躺在床上,全身酸痛,手腕被卡紧翻动不了,越动铐的越紧,手被铐得麻木、死疼,夜里无法睡觉痛苦万分,但是她们始终坚信大法,不畏百般摧残。铐了三天三夜之后,又是在第二次上厕所回来后,她们仍不自铐,结果又第二次如同第一次一样的姿势又被铐了三天三夜,园林是第三次受到同样的铐法。

在这里不许说话设有监控,但是这四位大法弟子照样学背新经文、《洪吟》及师父的《也三言两语》等,坚定修炼,并且还学唱赞颂大法的歌曲《普度》,歌中唱到:“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途,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为了唱得更准确,她们利用上厕所时间,暗暗告诉别的屋同修写下此歌的曲调,同修在第二天就利用手卷纸在上面刻了窟窿眼传递了过来。她们一直保留存好,直到送到劳教所被搜身时,全都给恶警撕碎了。然而,大法弟子在严刑之下不畏邪恶、坚信大法、赞咏大法,永保对师父的正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