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劳教三所今年以来设专管队进行全封闭迫害


【明慧网2003年11月3日】1、劳教所从2003年起搞全封闭迫害

上海劳教所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中队本来在江苏大丰农场,2002年3月18日从江苏大丰转移到上海市青浦区劳教三所。以前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虽然邪恶,但是尚有一定的限制,没有把他们的“文明”的假面具撕下来。2003年1月8日开始,突然开始了对大法弟子们的全封闭管理,每天看一些歪曲事实的录象,看完写认识。恶警开始为他们的邪恶迫害造势,接着将以前的一些对大法弟子们还算“客气”的一些劳教人员换到别的中队去干活,再从各个中队中专选了许多邪恶至极的劳教犯(绝大多数都是因盗窃、诈骗等进来的心狠手辣者和一些吸毒者),作为对大法弟子们进行迫害的工具。

2003年4月10日(据说当时那个邪恶头子跑到上海了),恶警突然把所有的大法弟子全部搬进所部的医院,与外界完全隔绝,实行全封闭管理,成立了一个所谓的“专管中队”(全名叫“专制管理”中队,对外称“劳教三所直属中队”)。从这时起,劳教所彻底撕下了自己的一切假面具,开始了对大法弟子们的惨无人道的迫害,没有任何的顾忌和约束,没有任何廉耻,种种暴行,令人发指。

2、迫害方式

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实行所谓的“单独转化”,所有的大法弟子互相完全隔离,将四个劳教犯和一个大法弟子放在一个房间进行所谓的“帮教”。恶警们指使劳教犯和吸毒者“尽量把死亡率控制在5%以下就可以了”,对大法弟子们说“你们想告,尽管去告去”。在恶警们这样邪恶的授意和唆使下,恶棍们对大法弟子们的迫害没有了任何的限制和约束,演出了一幕幕的人间惨剧,辱骂,殴打,酷刑,无所不用其极。当恶棍对大法弟子们进行殴打和迫害时,恶警们就在门口走来走去,对劳教犯进行监督,惟恐他们不够卖力。当大法弟子们对这些邪恶的迫害进行反抗或表示不同意见的时候,恶警们就出头,反而说大法弟子们“违反中队纪律”,“破坏中队管理秩序”,从而亲自出马,采用各种警械、电警棍、软铐等等,对大法弟子们进行更加恶毒的迫害。

它们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采取了一些形式。一进门就强制性的按到墙角坐下,坐的是一种绕线圈的工具,很低,直径非常小,外号叫“小老虎凳”,让大法弟子们坐在墙角上,两个90度(两小腿与地面90度,后背与地面垂直,成90度,两个膝盖并拢,膝盖中间夹上一本书,如果书本掉到地上就打,两个脚跟并拢,两手放膝盖上)坐好。坐好后就一点都不能动,在墙上贴上一张纸,写着一些“问题”,双目平视着纸,连目光都不允许动,动就说你“不老实”,不认真“思考问题”,就对你进行拷打。除了大小便,一动都不能动,从早上5:00坐到晚上至少12:00以后。由于整天坐着不让动,一般来说,一两天下来人的腿就浮肿起来了,走路都不会走,臀部几天就坐烂了。

恶人们在大法弟子们前面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些问题,首先是“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你来干什么”三句问题让你进行所谓的“思考”,然后让你进行回答。回答稍一不如意就是一顿辱骂和拳打脚踢,直到你的回答满足了恶警们的要求后。再让你对下面的“法轮功是×教”以及写的一些骂大法师父、骂大法的话让你念,然后问你是不是、对不对,回答“不对”就又是开始了各种折磨。接下来就是逼写“五书”。为了迫使大法弟子们写这些违心之言,恶警采取了许许多多不同的手段,从精神上到肉体上对大法弟子们进行残酷至极的折磨和迫害。

恶警首先在日常生活的各个方面对大法弟子们进行严格的控制。不让大法弟子们睡觉。一个房间里安排了四个劳教犯(或烟教),每天晚上10:00开始到第二天早上6:00,四个劳教犯,分四班轮流睡觉,每班两个小时。大法弟子的睡觉时间,完全由这些劳教犯控制。一般让大法弟子们每天早上2:00左右睡觉,4:00左右就要起来坐板凳,每天晚上睡觉最多只有三个小时(还是他们高兴的时候),如果他们不高兴,那就不让睡觉。如果大法弟子坚持不“转化”,恶棍们就更加减少大法弟子的睡眠时间,直到不让睡觉。

为了拖垮大法弟子,恶警连正常的伙食也进行限制,每顿二两饭,菜基本上是没有的,只是在饭里给加一点清汤。大小便都是在房间里的马桶里面。他们规定大法弟子们不能够离开板凳等,马桶都每天由劳教犯去倒。由于大小便是要离开板凳的,一定要首先“报告”,等劳教犯允许了以后才能够去。恶棍们为了给我们增加痛苦,就故意不让我们大小便。每天的水的供应也是极其有限的,饮水都要报告,等劳教犯允许才能够给一点水喝。恶棍们故意不给我们水喝,基本上每天就靠菜里的一点清汤维持饮水。由于太渴,当时有的大法弟子只能在早上洗漱的时候偷偷喝生水。

这些歹徒们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们基本上都是以“畜生”等等来污辱称呼的,完全不把我们当人。法轮功学员们每天早上被逼着早早起来坐板凳,当起床以后,房间里的所有的工作,地板、门窗等等,都要大法弟子们用毛巾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抹,稍微慢一点就会遭来呵斥和打骂。稍微有一点的遗漏和不干净,也会遭来一阵打骂。

如果大法弟子们的行为不符合他们的“要求”,这些恶棍们就采取各种形式对他们进行各种殴打。恶人们起出了各种各样的酷刑名称,如“五马分尸”(把人的四肢给按住,两个大腿往两边扳成‘一’字型),“兜心拳”(用拳头猛击胸部),“吃鸡大腿”(用拳头或脚击打大腿部,一般几次以后大腿就高高的肿起,不会走路了),“抱头蹶屁股”(人面向墙根,两手抱头,蹲在地上,将屁股翘起来),“顶头”(面向墙站立,头顶在墙上,身体弓起来成水平,两腿挺直,全部力量压在头顶上),扒了裤子用皮带抽,用牙刷往嘴里戳。有的大法弟子被用皮带抽,皮带都抽断了。恶棍们有的殴打得实在是太累了,说什么“打得手和脚都疼”,就不再用手打了,用拖鞋底、皮鞋打,用皮带抽,用板凳打,用烟头烫。有的大法弟子进行抗议,恶警们就以“违反中队规定,破坏中队纪律”为名,亲自出马,采用各种警械,电警棍,软铐等等,进行更加恶毒的迫害。

由于大法弟子们都是单独被隔离的,酷刑多种多样,而且都不一样。以上只是一些比较普遍的手段。

恶警们在利用劳教犯迫害大法弟子的同时,也对劳教犯们进行诱惑犯罪和监督。劳教犯在常规中队中每天要工作12个小时以上,而在专管中队,劳教犯们不干活,就是采取各种形式让大法弟子写五书。由于劳教犯在常规中队拼命干活,每个月平均最多能够得到两天减期,而在专管中队中,只要使一个大法弟子写了“五书”,“帮教”的几个劳教犯每个人就至少可以得到6天考核(迫害大法弟子的组长更多)。几个对大法弟子迫害厉害的恶棍,他们到专管中队没有多长时间,他们的减期都提前了三个月,有的甚至达到四个月,这在常规中队中是根本不可想象的。如果劳教犯对大法弟子们好了一些,或者个别的劳教犯执行恶警们的政策不够“尽心”,比如说,有的劳教犯让大法弟子睡觉稍微早了一点,或者是殴打的不够狠,恶警们第二天就对他们进行辱骂和呵斥,他们的考核就会受到影响。如果再有下一次就会被调回常规中队干活。

恶警对大法弟子们迫害的急剧升级,一开始大法弟子们采取了各种各样的形式进行抗议,有的大法弟子们进行绝食。为了镇压大法弟子们的绝食抗议,恶警们采取了更加恶毒的形式。有个功友绝食四天后又被残酷殴打一顿,表示吃饭后才停止。对另外一名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恶警们把他拖出去,扒了衣服,身上泼上水,用了四根电警棍电他,在他表示吃饭以后,又把他调到所部严管队严管了半个月。有的功友被进行“五马分尸”,两个多月以后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一个功友的一只耳朵被打坏了,进医院打了10天吊针后回来头上缠着纱布继续进行迫害。他被折磨的表现的有些精神失常,恶警们说他是“假装”的,对他用了两根电警棍电(最后司法鉴定是他的确是精神方面有障碍)。即使如此,恶警还是对他加强迫害,还是强制他写东西,他不会写材料,就让别人代他写,让他抄,然后签字。他一直被严管虐待了好几个月,一直到他解教。

一些法轮功学员由于承受不住来自肉体和精神上的双层残酷迫害,就违心的写了“五书”,表示所谓的“转化”。在写了这些材料之后,恶警基本上就不再进行这些残酷的虐待了,但还是要“观察一段时间”,继续严管,每天逼看污蔑大法的书和录象,将几年来的污蔑大法的录相、讲座、焦点谎谈等统统给违心妥协的人们看,然后写“思想汇报”。甚至有的学员还被勒令抽烟。“观察期”结束以后,就调到所谓的“转化组”里面。

在那里,高压下违心妥协的学员们还是要不断的被洗脑,不断的强制看编造出来的诬陷大法的各种书籍和材料,并不断的写思想汇报。尤其邪恶的是,恶警们把一些流行歌曲的歌词进行了重新填写,把许多颠倒是非、污蔑大法的词填进去,强制学员们每天都要唱,每周都要开所谓的“揭批会”,强制一些刚刚妥协的人发言,谈“思想认识”。当敏感时刻来临(如4.25,7.22等),则是整周的宣传、开会“揭批”,写思想汇报。当新闻中或焦点访谈中有诬蔑大法的内容时,都要进行专门的组织收看。

3、恶警打手名单:

顾××,警号:3130329,专管中队大队长。专管中队的一切对于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他是总负责人。

项××,警号:3130268,专管中队中队长,他是所有的队长中最恶毒的一个。他直接策划和参加了许许多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行动。在一开始的时候,为了防止大法弟子的抗议,说出了“只要把死亡率控制在5%以下就可以了”。把法轮功学员调到“严管队”,他亲自带领了几个恶棍对大法学员们进行拷打,对于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使用电警棍。

洪××,警号:3130651,专管中队指导员。他是所有的队长中最狡猾和奸诈的一个。在大丰的时候他就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队的中队长,自始至终组织参与了一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行为。

施××,警号:3130652,专管中队队长。在大丰的时候他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中坚力量之一,一直以来是专门执行迫害的排头兵。

赵××,警号:3130366,专管中队队长。卖力迫害大法弟子。

恶警利用的恶人:

叛徒刘泽芳,一直卖力配合恶警,给法轮功学员洗脑,鼓动恶棍们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当恶棍们对某些坚定的大法弟子失去信心,不想再进行殴打时,他在背后给恶警们打气,继续鼓动他们迫害大法弟子。

占寿文、司导龙、金扬官、段金郎、杨四兵,他们都是恶警利用的迫害大法弟子们的得力干将,疯狂的对大法弟子进行虐待和迫害。

随着时间的发展,恶警越来越肆无忌惮。文章写到这里,又传来了第三劳教所活活将上海大法弟子陆幸国打死的消息。目前,只要有法轮功学员一进专管中队,恶警已经不讲任何形式上的东西,就是严刑拷打、残酷折磨。

我们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能够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制止正在中国发生的这场灭绝人性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