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暴行


【明慧网2003年11月30日】这里主要非法关押着唐山、秦皇岛、保定、承德、廊坊、张家口等地的法轮功学员。象这样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劳教所、监狱、拘留所遍布全国各地。吉林监狱、大北监狱、太行监狱……。;高阳劳教所、唐山开平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黑嘴子劳教所……。;各地拘留所;各单位都变成关押、看管大法弟子的场所。

我是2002年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的,在这里看到的是没有法律,没有道义、没有人性的对待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这里的法西斯暴行,迫害人权的行经是最怕曝光的,他们对家属接见实行监督,必须说劳教所好,不许说里边的真实情况,否则不许接见;每个人信件都必须开封检查,稍有不符合它们要求的地方就扣押,遇到上边检查就造假,让劳教犯说假话,如果谁要把他们曝光就报复。

这里所有被抓入的大法弟子都必须进“严管班”,也就是进六大队强制转化。六大队是全所最邪恶的地方,当时的负责人是:史玉存、高勇敬,人品邪恶的警察有:王玉林、李小忠、大马队长、王瑛等。这里警察还经常大调换。2002年有一次,6名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带到六大队绑在铁床上,百般蹂躏毒打(不让解大小便、火烧、用层层棉被盖上闷捂,在鼻子插管浇物等等),为了怕恶行败露,就进行了全所(六个队)警察大调换,这里对犯了罪的恶警也不追究。他们嘴上常说:“有老江头(指江泽民)支持,整死你们也不怕。”上面提到的王玉林和史玉存就曾经用电棍、杀绳折磨死一个大法弟子。我在里面还看到被迫害人的箱子一直被封条封着,他们看到人被折磨死了也害怕,当时恶警王玉林都吓蔫了。但有江泽民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密令,邪恶组织610等有恃无恐,还给恶警支持,把王玉林保护起来,不追究它的罪。

恶警们指使犯人随意打骂、体罚。加班加时的劳动,吃饭、喝水、解大小便全被限制,有不少人尿屎拉裤里,这又成为他们打人折磨人的理由。说什么不卫生。因为不能随便喝水(每人一天只给很少水喝约几百毫升)。不管吃咸吃淡,天气多热。如果因私下喝水,只能受毒打了,他们“想出”很多打人、折磨、摧残人的刑法毒招,什么“定”、“倔”、“绷”等毒招。

在严管班,每人早5点30起床,必须坐在很窄的小凳子上,一坐到天黑,中间三次吃饭,每次来回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有不少人下身都坐烂了,晚上睡觉裤子都难脱下,血和烂肉都和衣服粘在一起了。对于坚定、拒不屈服的大法弟子,恶警就动用酷刑折磨,早期是恶警和被其命令的犯人一起对大法弟子施暴。到后来由于大法弟子和正义之士把这些丑陋行径大量曝光后,恶警们就不敢当人多的时候动手施暴了,暗中叫被利用的犯人动手打人,并暗中许诺给其减刑,加分得好处。有时恶警也欺骗犯人,不给减刑,犯人就把内幕说出来,如有一次恶警王玉林指使一个吸毒犯对一名姓张的大法弟子施暴,把人绷到床上,用棍子乱打,当时把阴部都打坏了,头昏昏沉沉,十多天吃不了饭,走不了路。最后恶警也没给吸毒的减刑。而是给调石家庄了事。所以有些被利用的犯人也骂恶警们是流氓无赖。

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所里有两套邪恶组织,一个是六大队的严管班(还有专门打人的小号),再一个是邪恶的所谓“攻关组”。恶徒们对法轮功学员施暴,有许多犯人看后都震惊,他们有的都在为大法弟子叫不平。恶徒越残暴越失民心,因为人都明白,真理不在法西斯者手中!

恶徒们用罚站、坐凳子、定墙、罚马步、不让睡觉、电棍、杀绳、绷铁床、火烧、烟熏、鼻子插管、不让解大小便、绷捆住、蹂躏、往嘴塞脏物、毒打阴部等敏感部位、拔烧胡须等等没有人性的卑劣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放弃信仰。

现在能记忆曾受过以上迫害的法轮大法信仰者:张树成,刘五子、殷荣志、王海泉、王伟、王文利、张海舵、赵志补、刘文、李海东、韩学宇、刘文博、孙章柱、李学巨、殷桂华、许智强、党建民、李月青、王建辉、黄有林、宋有祥、逢金良、秦贵富、赵汉贞、朱景波。还有很多人不知姓名的受害人。

呼吁正义之士把江泽民这个人间首恶早日送上审判台,结束这场邪恶的镇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