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危难 师恩无以言表

【明慧网2003年11月5日】我今年53岁,是一个女大法弟子。2003年9月1日,我走在十字路口上,这个路口车辆很多,但没有红绿灯。我走在东边路口上,我边走边观察。就在我走到马路的三分之二处,从我前面开过一辆小轿车。也就在这时,我发现由北转东驶来一辆重型蓝色货车。我当时判断这辆车还应该在我前边开过,因为它应该靠右行驶。我为了方便这车顺利通过,我向后后退一步。当时我撤的是右腿,所以我正好面对车头方向,还没等我把另一条腿撤回来,车已经开到了我的面前,想要躲开说什么也来不及了(我当时判断它不应该那么快就开过来)。我一紧张就张开了嘴巴,就感觉“嘭—咚”的响声,我就躺在了马路上。

这时我的头脑很清楚,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没事,我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这时车上的两个人全下来了,我想叫他们把我扶起来,我头脑里又闪出了一个念头,不行!我得自己站起来,接着我就站了起来。他们上前问我:怎么样?我想我得救人,给他们讲真象。于是我说我没事。我一说话才发现牙不舒服,有点漏风,我一摸,从左边门牙上摸下了一块渣,我说我牙坏了。他们说牙上有血块擦一擦。接着他们继续问我怎么样?我说我没事。当时旁边还有两个人,一个是路人,一个是他们的朋友正好巧遇,也走过来。我接着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们今天也就是撞上我了,如果是别人你们就麻烦了,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你们就记住法轮大法好就行了。他们点了点头,还是不敢离开。我继续告诉了他们几遍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并劝他们走了。

当时因为剧烈的撞击,我感到我的身体有些哆嗦。我被撞的那个地方离亲属家很近,他们走后,我就去了亲属家。我一边上楼一边合十感谢师尊保护弟子。到了室内才发现我的两肘已经蹭破了皮(当时我穿的是短袖衣服)。我回忆当时,车先撞到了我的左门牙上(我的左门牙比右门牙高0.5毫米),但牙却不疼(只是吃饭时感觉有点不适,第二天就好了)。我被撞倒的时候是头先着地,按理应该是后脑勺着地,可是此时我摸摸后脑勺一点也没有包也不疼,只是头顶有点痛,弟弟说可能是震的。第二天洗脸时感觉脖子有些疼,第三天脖子有些难受,小腹部位的肌肉也疼,就像是体育锻炼后的疼痛感。

被撞后因为只想着讲真象救人,所以也没有想到看一看自己究竟被撞出去多远。后来根据我身体的状况和当时的情况判断,应该是被撞出去很远,并且力量是相当大的。可是这么大的力量承重的仅仅是一颗牙,而且只撞掉了一点边(大约不到一毫米)。我不敢想、也想象不出,因为这次车祸,师尊又为我承受多少。但我知道我又再生了一次。

我被撞倒后起来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救人。这是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念头。可是却不是我与生俱来的,也不是弟子伟大。这个念头源自于大法,是由于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才有了这样的境界;是我在师尊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溶炼中才有了这样的结果。从那时起我进一步感悟到师尊的伟大,大法的伟大,师父对每一个生命的呵护,所以我把这件事写出来赞颂师尊。我真是很想赞颂师尊,可是人间的语言太有限了,所有的词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真是无法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敬仰,也无法说明师尊为解救众生的一片苦心。我若把心捧给师尊,可是我的心又有几多纯净。想来想去,我面对师尊的浩荡之恩无以言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