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湾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内幕


【明慧网2003年11月5日】我是一个外地人,因偷盗,在武汉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劳教一年半。因我表现好,提前四个月释放。到何湾二大队不久,我被分配到一分队当信息员,具体任务是专门监控法轮功人员的一举一动。当时二大队长韩毓龙、副队长陈勇、雷昌文,他们三人把工作的重点都放在对付法轮功人员的身上。一分队长李靖经常召集我们开会,指使我们不准法轮功[学员]讲话,不让法轮功活动,每天将法轮功情况详细地记在本子上,他暗示:如果法轮功闹事,对他们动作过大些都是可以的,否则与劳教期挂勾。动作过大的意思是可以打,与劳教期挂勾是指不然的话就给我们加期。

我是偏远山区的人,家里很穷,父母不可能给钱给我买减期(花一千元钱以学美容美发和学电脑为名,就可各减一个月)。队领导和分队长经常训示我们信息员,只有听他们话,按他们说的办,就是在向政府靠拢,就能享受减高档期,突出的每月还可按宽管另减五天,特别突出的还可以暗地里减一个月或两个月。我是个穷孩子,面对优厚的待遇,诱惑力是非常大的。副队长雷昌文叫我们发现法轮功的“不良行为”就及时汇报,汇报的次数他都会写在本子上,以做为减期凭据。为此我只得向政府靠拢,昧着良心地参加了镇压法轮功的行列。下面谈一下我印象最深的三次事例。

二大队关押120多名法轮功,去年初,他们为抵制迫害,逐渐地开始绝食,后来发展到80%以上的法轮功参与。首先是我们一分队的开始的,时间长了,队领导及干警表面上很镇静,其实都慌了神。绝食就灌,我成了灌食的主力军,从早上八点钟开始要灌到晚上十一点多。2002年四月中旬一天的中午,给一位50多岁的法轮功灌食,当时轮值的是管教干事高军安。他比电影中审讯江姐的国民党特务还要凶狠得多。他披着制服,嘴里叼着烟,一只脚踏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根小指般粗的竹棍,口里骂个不停:“共产党不叫打人,没有不准老子整人。反正整了法轮功不违法。状都告不进,政府规定法轮功的案子不受理。今天看是你骨头硬还是无产阶级专政硬。你们都赤手空拳有什么了不起,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被打垮了。”他要我们将这位老法轮功学员的头、膀子、腿分别向五个方向拉着,由他来灌食,他插进去,抽出来,再插再抽,往返无数次,理由是没插好,直到食管上带有血迹他才说插好了。灌了约10cc米饭和水捣成的糊糊,高军安要我们打这位老法轮功,我们五个人没有动。一来这位法轮功学员年纪比较大,二来我们看到他是条硬汉,不管怎么样他的眼睛都不闭一下。所以我们没听高军安的指挥。此时高军安暴跳如雷,挥起手中的竹子乱打我们中的二个,可是我们还是不动手。高军安只得亲自动手,他说:“老家伙几天没吃,消化不好就会出危险,搔痒可助消化。”他的双手在老法轮功学员的腰子处猛力向内抠,并拢五指从两边在腰子部位狠命地向里插。这里常叫“下腰子”。他至少折磨了老法轮功学员十五分钟。高军安好象气还没消完,要我们又把老法轮功学员按坐在地上,高军安骑坐在老头的大腿上,并拢五指有节奏的在老法轮功学员的腋下用最大的力一顶一顶的,慢慢的高军安由满头大汗到衣服湿透方才停手。好长时间,老法轮功很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后,高军安洋洋得意地问:“你们看见我打人了吗?”我们哪敢说真话,否则,我们也会遭到一个或几个警察的暴打,所以只能说没有打人。高军安得意的大声地说:“对呀,我们共产党的警察不打人嘛!”

2002年7月上旬的一天,灌食的轮值干警是李靖。他要求每一个被灌的人一次要将二三个干大蒜头、半根黄瓜、三棵小白菜混合捣成浆,加生水稀释后全部灌进去。我们其中有人说法轮功的人胃里是空的,这样会受不了的,李靖却恶狠狠地吼道“受不了活该,整死他们都没有关系。”我们谁也不敢吱声,李靖暗示一定要按他说的办之后就离开了现场,不与法轮功见面。第一个送进来的是20多岁的小伙子,灌了后不多久,这位小伙子双手捂着胃,站也不行,坐也不行,只见他脸色苍白,头、脸都渗出豆大的汗珠。我看见小伙子非常难受的样子,我的心开始软了,后悔自己上了贼船,不自觉地当了迫害法轮功的凶残的刽子手。我开始冷静,反思,对照当前政府歌颂自己是依法治国,歌颂共产党领导的中国是人权状况最佳时期的宣传,真有一种被欺骗后的耻辱感。

在二大队有三个地方是对法轮功行刑的地方:后围(小院)、心理治疗室、民管会。早先他们动不动就把法轮功学员推到以上的三个地方,用大衣或被套往头上一罩,不问青红皂白死打一通,然后拖出来将被打的人单独隔离,并封锁消息,不允许我们吐露消息给其他的法轮功学员。指使我们打人的警察有张义、张蕾、张浩、高军安,他们有时不打,有时亲自动手。李靖比他们阴险些,他只用话暗示我们打,并用语言威胁我们,如果不按他们说的办,后果是很惨的,然后他就走人。

月中的一天又是李靖轮值,他要我们除按上次的办法外,还另外要把辣椒粉加在里面。我一听就暗地里骂李靖是狼心狗肺,这一招比上一次的还要狠毒,我再也不忍心看到悲惨的场面,内心里默默地叫着:法轮功你们停止绝食吧。我在李靖不注意时偷偷溜出了民管会。

我们的行恶行为是被动的。这段时间韩毓龙、陈勇、雷昌文很忙,经常关起门开会,说是研究当前法轮功动向的对策。他们最怕将他们整法轮功的事曝光。特别是韩毓龙,只要明慧网上有何湾劳教所二大队警察行恶的材料,他就极力否认,满院子骂街,那样子和社会上最下等的混混相比没有二样,这种人还经常得到上级的表彰。

我是2002年秋到何湾二大队的,十来个月的一幕幕,使我心惊肉跳,在二大队对法轮功的情况我们心里十分清楚,但谁也不敢说一个字。当时我就萌发了一个念头:离开这人间地狱后,一定要找到能上网的法轮功学员,将当今政府对法轮功的情况向世界公布,让全世界有良知的人了解一下,当今中国的司法现状和人权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