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日志:是证实大法还是证实自我?


【明慧网2003年11月6日】海外大法弟子由于揭露邪恶与讲清真相的需要,时常举办各类型式的活动,很多大法弟子成为工作骨干。但就像师父在精进要旨二「不政治」中提到「人类社会是修炼的好场所,是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会使人执著,因此而能走出来、去除一切对人类社会的执著,才伟大、才能圆满。」大法工作的成果、同修的赞美却反过来成为这些负责同修名利的考验。最近同修心得陆续提到这个现象,我也经历了这样的考验。写出来希望同修引以为戒。

明年初我们地区将陆续有两个大型活动。我心想自己一向表现的这么好,大家有目共睹,主要负责人非我莫属。哪里知道就前后两通不同同修的电话告诉我,这两项工作主办单位已找别人负责了。听到之后,一时之间我像一天之内落榜两次一样……。精进要旨「修炼与负责」:「执著于当负责人本身修炼目的就是不纯啦」这种不平衡的心促使我好好的确实的向内找,不是找给别人看或找给师父看,并且鼓起勇气将它写下。

我不是来修炼的吗?修不是就是修心性吗?我的反应跟常人中的争名有什么区别?我还对人间的荣耀恋恋不忘吗?有点将修炼当成事业看待了,也因此自然会想在里头出头、有一席之地,这不是趁大法工作之便证实自我,藉以向别人展现我有多能干、我是与众不同而高人一等吗?一个修炼人是这样吗?

心底认为只会作邮寄或者炼功洪法是比较不重要的人、在常人中比较没本事的人做的事,是没有光环的事。我是在瞧不起别的同修吗?为什么某某、某某、或某某在我心中地位就比较高呢?在师父心中大家不都一样吗?在我的心性关还过的踉踉跄跄的时候,师父还让我负责一项重要活动,这不是慈悲吗?我依然记得在掌声过后,我在后台流下的感动与惭愧的泪水。那天接到某某同修的电话,他学历不算高,说话的声音不好听,不优雅,没有我欣赏的气质,可是人家一心为法,我做得到吗?

我真是来修炼的吗?在大法工作中接受太多溢美之词,滋养了我的骄傲,渐渐的不知不觉中我是把大法当成了一个大型机构,在里面求名求利了。但即便是再多再重要的大法工作,不也都因修炼与正法而来吗?

我就只听得进赞美话而已,一点相左的意见都让我觉得不顺心,这不正是我心量大小的体现吗?我从没放弃过我的利益,不愿从根上实质上改变自己,那我在干什么?我读法炼功做事样样不落人后,就像一位好学生,心想师父看了应该会把我列为真修弟子之列吧?可是其实我的心根本没到位。表面我也在读着法,关键时刻还是以自己利益为最大考量。我没有真正认识修炼的严肃性,没有真正懂得他是超越常人的。

生生世世的转生,常人中的烙印真的太深了。我从小就开始参加各类艺文比赛,甚至体育竞赛,很少空手而回。因此在我心中只有前两名才算是名次,拿到在这以下的名次,还会觉得有点丢脸。这种强烈的自我与自我膨胀,在我从事常人媒体工作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因为社会上各行业都想拢络我们这一行的人。所幸自幼对生命的疑惑从未得到解答以及每次耀眼的灯光熄灭后,所有工作人员散场,繁华落尽,心中的那种空虚直让我想在生命中抓住点什么。就这一点残存的迷茫,保住了我修炼的缘分。

以我的情况而言,强大的自我也体现在不会主动参与大法工作,总是等别人来找我。隐藏的思想其实是别人主动来找我,才显得自己很重要;而且若我主动扛起什么工作,万一没做好,岂不落人口实?唉!我竟然就是以这种心态在做着神圣的大法事、救度众生的事!

今年七月在华盛顿DC有幸聆听师父讲法。当师父的视线移到我这个方向时,由于自己有个心性关过了一年多还在过,我根本不敢正眼看师父,无颜面对。我扪心自问,若我还有机会见师父,这次我就面对得了师父了吗?我够纯净了吗?

在「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警言」)的过程中,在走向人成神的路上,请让我用精进要旨「真修」中师父的话与同修们共勉:「你们从圣洁而又无比美好的世界掉下来,是因为你们在那层次中有了执著的心。当掉到相比之下最肮脏的世界里,你们不快往回修,却又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得不行。你们知道吗?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进天国吗?」

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