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大陆新学员得法记

【明慧网2003年11月7日】得法

今年五月,在网上偶然认识了一位陌生的朋友,他是大法弟子,上网是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我表示了自己的同情。

其实不用他说,我明白得很,共产党对自己看不惯的东西,向来采取残酷镇压、无情打击。因此,尽管并不打算学炼法轮功,但我尊重他的信仰,敬佩他的人格。

我们无所不谈,成了很好的朋友。虽然没见过面,不知道彼此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但我们心心相通,凭着一个信念,一份直觉。

我妈妈患很严重的心脏病,大面积的心肌梗塞,两次抢救大难不死,连医生也惊叹她生命力如此之强。但医术及药物也仅仅能维持生命,却无法使她过正常的生活。出院后,我妈妈只能呆在床上,身体极度衰弱:不能走路,不能上厕所,不能自己洗澡。吃饭只吃一小勺,不能吃肉,不能喝牛奶,更由于心力衰竭,晚上不能睡觉,也不能靠背,只好挺直身体坐一整夜。

病痛的折磨使她有了轻生的念头,多次交待我们:“下次病情再发,千万不要抢救了,让我安静地走。”做儿女的听了欲哭无泪。

这位朋友听说后让把《转法轮》寄到了我的电子邮箱,建议我给妈妈看看,或许能够有所帮助。

新生

我把书打印出来,装订成册,拿回去给妈妈看,并告诉她许多患了绝症的病人都因此而康复了。妈妈对我很信任,相信女儿的话一定有她的道理,于是很认真的看了起来。

父亲知道后大发雷霆,扬言要把书烧掉,“这可是杀头的事啊,不仅你自己坐牢,还要株连九族,儿女要被开除,全家人都抬不起头。”严酷的环境几乎使父亲失去了理智,他不相信看书能让我妈妈病好。

过了几天我回到家里,问妈妈看书看了多少,她说不看了,你爸把书给烧了。我一听简直惊呆了,质问母亲:“你不把书给他他能烧得了吗?”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看着我难过的样子,妈妈也哭了,最后她告诉我,书没烧,是她收起来了,因为她自己也害怕。

我让妈妈把书拿出来,带回了自己家里。心里却感到极度的伤心和无奈:妈妈呀,我不希望你这么快就离开我,可是,如果你不想让师父救你,那么,就再也没人能救你了。

第三天,神奇的事发生了,我妈妈的病情不可思议地好转,能自己下床走路了,渐渐地,能自己上厕所了,饭量也增加了,能吃一小碗。也能吃肉、喝牛奶了。不知不觉中,她的身体一天天康复,越来越好。

我知道是师父救了她,是大法神奇的力量让她起死回生。尽管她不相信,也不知道自己的病是如何好的,但身体却一天比一天强壮。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的生活就完全能够自理了,三个月后,她能做饭、做菜,四个月后,能打理所有的家务。这段时间,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母亲断断续续地把《转法轮》给看完了。

我慢慢地开导母亲,把许多修炼奇迹的资料拿给她,同时给她谈我自己学法的心得体会,还把她得法前后的身体状况来个一一对比,启迪她的智慧。妈妈慢慢地明白了,又重新拿起《转法轮》,每天看一讲,看完了第二遍。

一天我回到家里,妈妈拿出《精进要旨二》,翻到《我的一点感想》这篇文章,说:“写得太好了,我一连看了几遍,眼泪都掉下来了,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师父”,妈妈说不下去了。我告诉她师父还在国外许多地方讲法,讲得很好,我再印一些出来给她看。妈妈说:“别急,我再把《转法轮》多看几遍,师父说,要把住《转法轮》修,其它的书可以参照去看。”妈妈还让我教她炼功,她说学会后要去公园,每天去,堂堂正正地炼。还要告诉所有的人,是师父和法轮大法给了她一个新的生命,她要让所有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我听了真高兴,我常常埋怨自己的母亲业力大,悟性差,不知感恩。可大慈大悲的师父却没有放弃她,给她清理了身体,还一再地给她时间和机会,让她慢慢悟道。

可是我们给了师父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就是用尽语言也表达不了我们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师恩难报!

回家

法轮大法也改变了我的整个人生。

走入大法,就个人而言,没有任何目的。我一切都很顺利,身体好,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和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什么都不缺。当初为了给母亲治病,我读了《转法轮》,为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容貌,我开始了修炼。

我下载了所有大法书籍和师父经文,并打印出来,每天都读,如饥似渴。我被师父的才智、文采和博大精深的理论所吸引,并对此坚信不疑。但是,我能修炼吗?我能完全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吗?我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我有太多的执著,对情的执著。现实的诱惑、对未来幸福无限的向往,和大法对一个修炼人的要求产生了冲突。

要修炼,就必须放弃。但那段情象山一样的压着我,挥不去,抹不走。多少次对我对自己说,也许今生真的与修炼无缘了。

可是有一天,我突然发现,那份情在我心中渐渐变淡,我有更多的时间来考虑别的事情,工作家庭又成了生活的主体,我能够静下心来学法炼功了。我知道自己没有能力做到这一切,是大慈大悲的师父帮了我。

身心的变化让我不得不惊叹大法的神奇,师父在书上说的修炼后的各种反应和可能遇到的事情,我几乎都经历了(除了开天目)。比如说清理身体、一次有惊无险的事故、盘腿、灌顶等等,让我彻底信服,原来师父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修炼并不苦,从开始到现在我从未感觉苦。相反,能在大法中修炼,真是一个人最大的幸运。我懂得了那么多的道理,知道了路该如何走,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也看到了我无限美好的未来和归宿,这些东西谁能教给我呢?在我几十年的人生旅程中,有谁告诉过我?过去我活得昏昏僵僵碌碌无为,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与人计较,为一些毫无把握的东西失魂落魄,还沾沾自喜,自以为有滋有味。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日子简直是白活了。

当我抛开一切,一心一意朝着目标前进的时候,那种无忧无虑幸福快乐的感觉,是我从来也没有享受过的。对我来说,修炼不是痛苦,而是享受,是在品尝劳动付出后收获的果实。因为我感受到了历经磨难后自己的提高与进步,每一次的提高都朝着目标更迈进了一步。

也许如某些人所言,修炼苦,是的,睡意正浓的时候要起来炼功是苦,被人恶语相向时还想着自己错在哪里,更苦,时刻生活在压力与恐惧之中,同样苦。但每天走在路上迎着朝阳,想着我未来的一切都如同这朝阳,无比的幸福,无比的美好,而且永永远远,那么,这些苦算得了什么呢?不就是一瞬间的事吗?况且,苦过甘来的感觉,更让我充满了信心和希望,那就是,跟着师父回家。

小弟子

得法的喜悦,对师尊无以言表的崇敬与感激,我多么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在大法中修炼。暑假期间,我要求儿子每天读一讲《转法轮》。尽管还是个小学生,却也能理解一些了,我经常问他书中讲什么呀,他也能说出个一二。

本来只是想让孩子了解了解,却不知他比谁都认真。大法同样改变了我的孩子,他懂了要努力学习,自觉做功课,与同学友好相处。在学校里,不再与小朋友争吵,被别人欺负也能忍住气,还主动为班集体做事,懂得了以苦为乐。他还能用大法的标准来要求我,经常说,妈妈你不该有欢喜心,不该标榜自己。

教孩子功法,只教了一、三、五套。为了上学方便,孩子在爷爷家住,由于家人的反对,我们不能用音乐,炼功时还要避人耳目。所以,有很长时间,我基本上没有机会看着他炼。

可是有一天,他告诉我自己每天都炼功,我大吃一惊,他说:“是真的,我把门关起,在自己房间里炼,盘腿十分钟,一、三套功法做一遍。”我不敢相信,让他做一遍给我看,结果他做得很好,熟练地念口诀,还有第一套功法每一个动作的名称。

昨天晚上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又播放了一个谎言编造的节目,对大法和师父进行恶毒攻击,我看了气愤难当,儿子却很平静。我怕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把他拉到一旁,告诉他电视说的全是谎言,你不要相信。儿子说:“我知道,我只相信师父。”一句话,给了我无比的安慰和鼓励。

这天老师还布置了家庭作业,要求写一篇科幻作文。看完电视后孩子去写,写完了拿给我看,我边看边流眼泪。

他写了一个人修炼成神仙的故事。写这个人做了多少好事,消去了他的业力,积了许多德,最后终于得道成神了。

我总以为孩子什么都不懂,总害怕学校无休止的洗脑会使他对大法产生误解,却不知道我们的孩子比谁都明白。

在讲真象、证实大法、融圆大法中,我更多的是用嘴。而一个小学生,却用他的一颗心,默默地、明明白白地,用他的行动在做、在实践。小小的人儿也知道这个道理:大法好,师恩难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