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为玉碎,决不屈服──我和儿子惨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1月7日】我曾用二十余年时间研究并习练过太极与各家各门派功法,但起色不大。97年在公园幸得千古难得的法轮大法,真谓相见恨晚。很快,我被法轮功博大精深的法理与人体修炼的学问折服,从此,心法明了,心灵澄澈,心结豁然冰消,同时明白了宇宙真理及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并为成为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的最好生命而矢志不渝!舍命而不足惜!

谁知,洁身自好,只想做个超越于常人更好的人,几十年在教育宣传岗位上遵纪守法,尽职尽责的我,99年竟被江邪恶头子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610专门组织列入其打压迫害的黑名单,并派国安人员到电视台新闻部对我进行骚扰,面对邪恶势力对大法以及大法修炼人的诽谤,诬陷,迫害,在当地求告无门的情况下,为维护宇宙真理,在2000年2月,我毅然依《宪法》给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进京上访,同时针对大法的严肃性、科学性直言写信给江、朱,并在《劝谏书》中严正声明:不要累及有关单位领导及我的亲友。

上访期间,我们在天安门前堂堂正正地炼功,拉起了写有“法轮大法是正法”的红布标。不一会,北京公安,武警蜂拥而上,对我们拳脚相加,(我当时被武警打成重伤,半年后才恢复。)并把我们抬上警车。在天安门附近的公安局,我们被审讯虐待,很快被非法押回当地看守所。在狱中,无论邪恶怎么摧残,我们坚持背法,炼功,讲真相,恶警见我们坚修大法,志不可摧,于是给我们同室的三人戴上脚镣手铐,后见我仍不屈服,又给我戴上了给死刑犯专用的“巴扣”(此刑具一戴上,双手大动脉立即被中间厚钢板顶死,双手马上红种,青紫,感到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而且,恶警还狠毒地将我的双手从脚镣间隔开,使身体不能直立,吃,睡,上厕所等都不能自理)。而且,还强迫我站在院子里看牢犯们搞春节聚欢嬉闹。在刺骨的寒风中,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其间,邪恶还利用亲情友人逼我转化。就这样在肉体与精神双重肆虐中,我走过了苦难的头三个月。

5月,在没有陪审,律师,家属到场的情况下,邪恶以我致信江朱及其他“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送中八农场劳教三年。这样,在更严酷的迫害中,被押进了中八新收队。一般在新收队要集训三个月,但仅一个星期,我就被下到严管队的严管车间,强迫参加超时超量的苦役,并对我进行双组“保押”:即车间三人一组,回队三人一组。对我进行完全没有人格尊严,人权自由24小时全天监控。每天上午5:30起床进车间,中途三餐不给回队(在车间里仅给十几分钟用餐时间,)到晚上12点左右回队,被强行参加长达16个小时的劳作。(如遇上赶交货任务,几天几夜不给合眼,逼命地干活。而且,不让我有喘息时间。邪恶见缝插针地强迫读、看、听诬陷大法的书,报,录象,电视,写心得等。(我从不配合,此时是我背法的好时候。)而且,那些“保押”我的是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的牢犯,为争得加分减期,稍不如意,他们不打即骂。但我正念对待一切,坚定地做我们该做的一切。

2001年5月13日,为纪念大法洪传九周年及师父的生日,我和几位同修在写有“不准炼法轮功”的黑板的四合院里炼功,(被恶警处以“五花大绑”毒刑);2001年7月18日,为声援被关禁闭的同修,我们集体绝食,迫使恶警放人;尤其是2001年9月,中央司法部派住贵州中八的“转化团”,用极卑劣的软硬兼施等欺骗手段。于是我做了大量反转化的工作,使恶警非常恼怒。于是恶警调动所有犹大来攻击我一人,并狂叫对我搞反转化“要重拳打击”,要加期或送劳改等。

面对冰冷铁窗,冤狱酷刑,欺侮苦役,还有昔日同修及亲人的背离(此时在经历了一年多肉体与精神双重摧残下,我的体重由进劳教所时的148斤降到60多斤。)我已置生死于度外,心如止水,在微笑中依然不屈不挠,而且抱定:哪怕刀架脖子,坐穿牢底,一切有损大法,有损师父的事,我决不做!宁为玉碎,决不从狗洞里爬出!

于是邪恶在胆寒中,一面搞材料上报给我加期;一面唆使牢犯加重迫害,甚至将有毒的水倒进我的水瓶让我喝;更毒的招数是将黑手伸向我在大学建筑学专业就读的独生子,当恶警逼问我儿子道:难道你不愿你妈妈赶快转化回家照顾你吗?(恶警深知儿子自幼就生活在单亲家庭,我母子二人相依为命。)我儿子问到:我支持妈妈为维护真理所做的一切!于是,610办,中八农场,公安与学校不法人员一道联合对我儿子操起“连坐制”大棒,加重对我儿子迫害,用以恫吓我转化。

我的孩子自中学到大学连任团委书记,不抽烟喝酒,不邪不赌,尤其是自98年修炼大法后,用“真,善,忍”法理严于律己,凡事处处为他人着想,与人为善,深得师生及亲友们称赞喜爱,这样的好青年,何错之有?!但邪恶从不手软。2001年6月他在师生中讲真相竟被非法绑架拘留15天;2001年9月在讲真相时被校保安追逼从教学楼跳下走脱;2001年11月,正在教室里上课,公安及校保安冲进教室非法绑架,扭送全省中八农场的“洗脑基地”,中途正念走脱(在学校附近的树林穿走一夜),校方不但不过问不法人员公然破坏教学秩序的责任,反而非法开除了儿子的学籍。他被迫流离失学至今;2002年10月,他在网吧上网讲真相时,被恶警非法绑架,关押在刑侦大队8层楼上,被酷刑摧残,恶警用皮带抽打,吊铐,不给吃睡,当面烧毁师父的像,逼迫说出大法工作情况。他在纸条上写道:“凡问到大法工作,决不回答!”就这样强忍暴虐6天6夜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挣脱手扣,从8层楼冲下,正念走脱,当即被邪恶下令通缉;2003年2月,在前往一资料点联络时,被蹲坑恶警非法抓捕,并立即送到第二看守所。目前正遭恶警的肉体与精神酷虐。

面对儿子横遭的摧残,作为孩子母亲的我,对师尊“玄妙后面有心酸”(《谁敢舍去常人心》)诗句的感悟真谓刻骨铭心啊!但我没有被压垮,依然在微笑中挺直腰,拿起笔揭露江氏流氓集团灭绝人性的滔天罪恶,广泛向社会呼吁:救救孩子吧!而且,在正法路上更加坦荡!我的作为,令邪恶胆寒,他们在企图加期未遂情况下,非法超期关押后,只好将我秘密押送当地的洗脑基地,再度威逼转化。在洗脑基地610办令电视台出资5000元,还派一党员“陪教”,同时,叫来我在外地的亲友,利用亲情逼我写“保证”,连续二十几天的围攻轰炸。总之,610办使尽了招,都阻挡不了我坚修大法的步伐,于2002年2月4日,即当地“法轮大法日”这天,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堂堂正正闯出,宣告了邪恶对我连续两年多的打压失败!

当然,邪恶不会善罢甘休,610办令国安,派出所,单位,街道,几家联合对我进行监控,企图实施软禁中新一轮的迫害,邪恶强令我必须定时到单位、街道报到,写保证,随时随地汇报行踪,随叫随到,否则,就扣发退休金(单位让我提前内退)这样,邪恶可随时私闯民宅骚扰,随时绑架送洗脑基地。还经常恫吓说,再炼,不转化,随时送劳教,劳改。为抵制邪恶进一步迫害的阴谋,我被迫流离失所至今。610办令单位扣发我的全部退休金。

我一个堂堂正正,在教育宣传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几十年,遵纪守法,而且,是想洁身自好,做一个超越于常人的好人,以及象我儿这样,敢于走真理之路,为真理不畏生死,为救度众生敢于献身的好青年,何罪之有?!竟横遭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暴虐迫害四个春秋!而且,如我母子这样横遭冤狱,在中国大陆无数正处在水深火热中的修炼真善忍人中仅为冰山一角。而且这场迫害已在全球形成了一场对人类道德的灾难。

鉴于以上种种,谨请国际法庭以及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维护人类的道德,申张正义,为全球所有崇尚真善忍和修炼真善忍宇宙大法的人鸣冤,主持公道,并强烈要求立即制止人类道德公敌江泽民及其流氓犯罪集团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以及法轮功的清白!立即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人!恢复被害者的人格尊严,人权自由,人身信仰自由!恢复被害者的名誉!恢复被非法开除修炼法轮功学生的学籍,并赔偿因迫害而给受害人造成的一切经济与精神上的损失;尽快将江犯及其团伙送上良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台。同时,追究江犯及其流氓犯罪团伙的刑事责任,将邪恶统统绳之以法,严惩不贷!

申诉人:法轮功修炼人
2003年10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