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焦点谎谈采访景占义(2):关于离体体验和科学


【明慧网2003年11月8日】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节目日前再次对法轮功进行批斗,节目的主角是因正当经商而被判刑入狱八年的景占义。在这个角色中的景占义被迫扮演了一个骗子,同时对他人进行栽赃陷害,一如文革时的牛鬼蛇神们在戴上高帽后高呼“我有罪”的同时揭发他人、反戈一击的荒诞剧。只不过焦点访谈的这出戏多了点现代色彩,文革时“阶级斗争”的布景这次被抹上了一层“科学”的油墨。可是在“科学”的油墨之下,我们看到的是一如“阶级斗争”时代的无知、无耻,和对科学精神的侮辱和践踏。

被迫进入角色的景占义否认自己当年通过修炼得到研究成果的事实,但是他无法否认超自然现象的存在。关于元神离体,在东方历代佛家、道家的修炼中有很多记载,在西方更有大量的案例佐证。其中的辞世体验(near death experience,NDE)就是离体体验的一种,自从雷蒙德-穆迪(Raymond Moody)博士的畅销书《生生相继》(Life after Life)发表以来,这个概念已经在西方主流社会广为人知,并有大量的案例被记载。正常状态下的离体体验(out of body experience,OBE)也是屡见不鲜,在历史和现在被各阶层的人们所报告。历史名人如赫胥离(Aldous Huxley)、歌德(Goethe)、劳伦兹(D H Lawrence)、杰克-伦敦(Jack London)都称自己有过离体体验。罗伯特-克鲁考(Robert Crookall)博士是阿伯丁(Aberdeen)大学的一位地质学家,也是一位业余的超心理学的研究者,他所调查的案例足足写满了九本书。盖波德(Gabbard)、丢慕劳(Twemlow) 和召恩斯(Johes)研究了有离体体验的人的心理状态,发现他们都是正常人,整体上心智调节能力非常好。绝大多数人的离体体验是自发的,但是也有一些特异功能者可以自如地离开身体。对于这个话题,笔者有时间将专文论述。

至于以特异功能进行科研,也曾有过先例,比如多伦多大学人类学教授、加拿大考古学会的发起副主席易默生(EMERSON)曾和一位叫麦可幕兰(MCMULLEN)的遥视功能者合作进行考古发掘。和所有受过正规训练的学者一样,易默生教授开始的时候很怀疑麦可幕兰以心灵之眼看到古老过去的能力,但通过与后者的合作,他对这种能力深信不疑,并在1973年的加拿大考古学者的一个年会上讲述了他们的合作经历。当然,特异功能的使用是受到严格控制的,绝不能用来追求私利,这一点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和历次讲法中有详细阐述。

对于离体体验等现象,现代医学也曾试图归之为大脑的神经作用,但是目前已知的神经现象很难解释离体体验中丰富的感受和被验证过的事实。也有一些学者试图推广现代物理学的时空观,提出如全息宇宙等概念对这些现象进行解释,一些学者甚至在华严经的世界观中得到启示。本文所引用的事实就来源于一本名为《全息宇宙》(The Holographic Universe)的书。当然最直接的解释就是人是有元神(soul)的,元神不灭,轮回转生,在有些情况下可以离开身体,进入另外空间。西方社会中有很多关于轮回转世的书籍出版,如Michael Newton博士就曾详细研究了人的神识在去世后离开人体、转生时进入人体与大脑融合并被隔绝更高的智慧、和在彼岸世界在高层生命的指导下回顾、检讨自己过去一生的种种经历,并发表了两本书翔实地记录了大量的研究案例。笔者对这些研究也曾写过很多介绍文章。对于其他的特异功能如慧目等,不仅在西方,近来台大电机系教授李嗣涔就曾发表他长期进行的「心电感应」和「手指识字」的研究。相关文章都可在明慧网上查阅。

对于这些被反复记载的超自然现象,尽管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西方从未有哪个政府以国家机器对讨论、研究这些现象的人进行迫害,也从未动用媒体力量对他们进行口诛笔伐(其实西方人普遍信仰的耶稣不就是一位屡行神迹的精神导师吗?)而大陆当权者一再打着科学的名义对教人向善的精神信仰进行血腥的迫害和肆意的谩骂,他们的做法其实是黑暗的宗教裁判所烧死布鲁诺的做法,完全是对科学精神的亵渎。

焦点谎谈还请出一位邯钢科技环保部副部长作证说:“钢水的温度是1700多度,人根本就进不去。”这实在是一个可笑的论据。元神或西方社会所说的soul是完全超越我们物质时空存在的,钢水的温度难道还能把元神或soul熔化吗?

在大陆,独裁者江××无德无才的儿子可以成为科学院副院长,没有任何科研水平、没有任何学术成果的何祚庥可以打着“院士”的幌子为人权迫害推波助澜,这才是大陆科研竞争力逐年下降的原因所在。如果大陆当权者有哪怕一点点自信,对科学哪怕有一点点尊重,就应该允许修炼法轮功的民众讲话,就应该允许第三方公正、专业地调查法轮功祛病的神奇效果,就应该允许大陆的民众浏览明慧网。可是他们根本不敢,只是一味地通过被其豢养的丧失职业道德的喉舌媒体编造谎言、诬陷无辜,这本身就表明他们才是反科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