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大法弟子李忠民

【明慧网2003年11月8日】关于李忠民生前的证法历程,在明慧网上曾有多次报导,在这里仅仅记叙的是我与他一起生活修炼中的一些所见所闻及我个人在修炼中走过的路,写出来与同修们共勉。

在2000年7月以前,我曾先后三次与李忠民住在一起。李忠民为了洪法付出了很多,同时他对自己的修炼很严格,要求很高,而且非常能吃苦,承受力很大。我们曾在一起打坐炼功,往往在别人腿疼忍受不了的时候,他都能坚持到最后,而且脸上总是挂着笑意。有一次我问他打坐时为什么要笑呢?他说:“每当我脸上挂着笑容的时候,就是腿最疼的时候。有的人在腿疼时脸上是痛苦的表情,我觉得那不应该是大法弟子的表现和形象。面对痛苦,我就是要笑脸相迎。”也许就是这种认识为他以后的证法历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面对无数痛苦的魔难与生死的考验,他都能坦然对之,堂堂正正地走了过来。

在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在大连的人民广场李忠民与其他年青的大法弟子被恶警暴打,随后他便被开发区哈尔滨路派出所抓回关押在开发区看守所。在99年末李忠民又上天安门上访被关押在北京看守所,因他不说姓名住址,恶警与犯人每天都毒打折磨他,他体重原有一百五、六十斤,一个月后出来时被折磨得只有一百斤左右。他告诉我那段时期是他感觉最苦、最难过的一段日子,不只是肉体上的,他说最苦的是没有同修可以交流,他只是凭着对法的正信挺了过来。回来后又被瓦房店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在2000年4月份我又和他住在一起,这段时期也正是他走弯路的时期。我曾对他说:“我不想与你争论什么,叫我看你只是误在一个层次中了,将来当你明白时,你会体会到你在法中升华的那一大步,那时对法坚定的心是什么都改变不了的。”正如我所说的,在师父新经文《走向圆满》发表出来后,他彻底醒悟了,他并没有趴在原地不起来,也没有陷在深深的自责与悔恨中,他对我说:“我知道错了,我一定要在今后做好。”随后便进京为大法讨公道。他曾数次被抓,数次正念闯出,并回来鼓励其他同修走出来。我问他是怎么出来的,他说有次警察围了一圈让他们坐在中间准备将他们带走,当时他就想:我不能被抓进去,还有那么多的同修没有走出来,我的事还没有做完,我得出去。想到这儿他站起来从人群中走了出去,那些警察都象没看见他一样。每次他都是凭着这种无私无畏的正念闯出来的。“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

李忠民在2000年7月中旬在北京被抓时,我也被派出所绑架。他们让我拿钱保释我的妻子(也因上访被抓)。我告诉他们我不会给他们一分钱的,这分明就是勒索。他们就扣押我不放。我质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他们就说因为你炼法轮功。我说哪条法律规定不让炼法轮功?又有哪条法律规定炼功就抓人?他们也说,还真没有这样的法律,但是上面让抓我们就抓,只要你写保证不炼了就放了你。我坚决地对他们说保证我不写,我就是炼。就这样他们强行将我拘留半个月,并在拘留票上写:利用××门搞迷信。这多可笑。因为他们找不到关押我的相关法律条文。我说你们在骗人,我是炼法轮功的,不是什么××门,也不搞迷信。当时那个警察笑了说:本来就是骗人嘛。半个月后,我从看守所出来到派出所要身份证,他们又将我扣押,非让我交5000元钱。我问这是什么钱?他们就逼我写保证,我不写也不拿钱。最后他们讨价还价:5000没有3000也行,3000没有2000也行。一看我不给,所长亲自找我谈。我对他说:“我现在明白了,你们不管我炼不炼,反正就是要钱。”那个所长恼羞成怒,站起来咆哮着:“你就是反××党。”就这样,我又被非法关押了半个月。他们到里面问我炼不炼了,我说天天都在炼(在里面的一个月基本上我都坚持炼动、静功)。最后他们没有办法,只好对我说:我们也不管你炼不炼了,只要你离开我们的管区就行了。在看守所,有些警察公开就说:“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哪,就是好人!”因他对大法弟子绝食抗议有些不理解,曾找我问这个问题,我说:“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在任何时候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那么面对这么残酷的镇压和迫害,我们只能采取和平的方式抗争,而绝食只是我们抗议的一种方式。如果没有天大的冤屈,谁也不会采取这种最痛苦的方式抗议。”

就在我被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又接触到了李忠民。他在北京被抓后就绝食抗议,回到大连就被送到戒毒所,当天晚上恶警逼他和其他同修看攻击大法的录像。他站起来就炼第一套功法。几个恶警嚎叫着扑上来,将他拖到四楼进行毒打、电击。他的左半边脸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打横幅时被武警打得乌紫,这次又被恶警打得脸变形,左眼出血,然后第二天就将他送到开发区看守所。他继续绝食半个月,曾两次被强行灌食。当他第二次被灌食回来后,我看到他嘴里都是血。我不忍心看到他遭受这样的痛苦,就劝他说:“你吃饭吧。”他说:“我不吃,我没有错。”他在绝食期间,恶警逼他干体力活,指使犯人毒打他。在我11月份再次被关进看守所时曾遇到打过他的一个犯人,我问他为什么打李忠民?他说:因他不吃饭,警察让打的,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根本就不想打。他们都很佩服李忠民。后来李忠民被非法劳教,又在2000年12月31日堂堂正正走出大连教养院。之后直到他被迫害致死,我一直没有再见到他。 

在我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期间,不断地听到李忠民在外面正念正行、讲清真象的消息,这鼓舞着我们每个人。而邪恶们对他愈加惶恐,发出通缉令全国追捕他。在2001年下半年市局来人找到我了解他的情况,想找抓捕他的线索。我一概回答不知道。最后他们走时问我:你认为李忠民做得怎么样,你们是不是都把他当作榜样。我回答:“李忠民做得非常好,这是肯定的,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但是我们的法中讲,修炼是没有榜样的,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是的,大法修炼中没有榜样,但是在魔难中我们都应该表现出纯正、无私、大忍和洪大的慈悲。李忠民就是这样做的。“虽然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但是大法弟子中毕竟有许多人在这次迫害当中做得非常好,给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树立了大法造就的觉者的威德,也创造了历史上从来没有的正法中大法弟子证实法的辉煌。”(《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

在此我希望看到此篇文章的善良的知情者能够提供李忠民在大北监狱被迫害致死的详细情况。谨以此篇向所有在证实大法的路上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合十致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