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我们的好同修──清华学子袁江


高精度图片

【明慧网2003年11月9日】我们的好同修袁江,11月9日是你的两年前离开我们的日子。两年前的10月下旬正好我回到了兰州,见了你最后一面。

在这两年中我们每到周末就想起了你。因为以前每逢双休日大家都聚集一堂学法炼功;每当我们捧起《转法轮》时,也想起了你,因为你遵照师父“学好法”的要求带领大家集体读书学法。当年炼功点每晚都要学法炼功,有时你下班晚了顾不上吃饭带块饼就往炼功点上赶。从95年到99年的四年中不管炎热的夏天还是寒冷的冬季,不管狂风大作还是大雨倾盆从不间断。就连99年4.25以后的一段日子里恶警尾随跟踪,防暴警察围守,你依然和大家端坐在那儿学法交流。看到你岿然不动,神态自若,大家的心也就稳定踏实了。你经常说:“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怕什么?”

不管是谁,哪怕是一个电话或一个口信,你一旦得知新学员还没有《转法轮》书时,你都要想方设法将大法书送到他(她)们手中。你把读书学法看得非常重要,当别的同修知道你每天除上班工作外,还要坚持自学四、五个小时的法,大家也抓紧时间学法,于是形成了“比学比修”的环境。

你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寺儿沟看守所,起初被单独关入小号,后来在你强烈要求、坚决抵制下才和其他犯人关在一起。你将自己记忆中的师父经文、《洪吟》背写出来,除自己进一步学习领悟还让世人闻到了佛法。你尽管自己身在囹圄仍不忘洪扬大法,讲清真象,救度世人。

你10月29日从魔窟中走脱后,大家急切地都想知道你的下落。当我得知你的消息后,我想我无论如何也要见你一面。在同修的带领下,我进到一个房间里看到了你。这时的你已经是皮包骨,瘦得几乎脱了相,要不是同修指引我怎么也不会相信这就是你。这时的你两眼微睁、口鼻流血、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此时此刻我脑子一片空白,泪如泉涌、心如刀绞,我强忍着悲痛,摸了摸你的额头已冰凉,拉了拉你微发硬的手,再看看你的腿,我几乎昏过去。你的右腿膝盖以下竟然呈黑色的。小腿肚处有手掌大一块和脚的右侧也有一根手指大小的地方都没有了皮肉,整个一条腿就象干瘪了的枯树枝……真是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呀!怎么会成这样呢?这哪里是我记忆中的你呀!这难道就是“人权最好时期”一个善良生命的结局吗?你究竟为了什么?你不就是为坚持自己崇高的信仰,为坚持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吗?江氏邪恶集团及其帮凶们竟把你迫害得这么惨!

你被迫害离开人世间后,邪恶之徒们做贼心虚,为掩盖其罪行,将参与迫害你的打手先后调离原单位,而且又派专人去曾非法关押过你的寺儿沟看守所的号室里,威胁其他犯人说:“袁江没在这里关过,谁要说出去就……”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你遭受了酷刑的折磨和精神的迫害,带着未去天安门的遗憾、带着更多更好地救度众生的夙愿,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去了。虽然在世间你的生命是短暂的,但你用年轻的生命维护大法、证实大法的历程却令大家赞叹、传颂。

江氏邪恶集团及其帮凶们两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欠下了一笔笔血债,一件件活生生的事实,一桩桩有据可查的罪证,足够作为起诉邪恶之首江泽民并将其推上历史审判台的铁证。

铁证如山,无法抵赖。善恶终有报。等待它们的将是永远偿还不完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