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炼功排毒素 路遇巨爆师保护


【明慧网2003年12月1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一位大法弟子。她给我讲述了一位同修的真实故事。

在东海之滨,有一个山青水秀的村庄。村庄里有户人家,世世代代积德行善。这家的主人特地做了一块大红匾,上面镶着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积善堂”。挂在自家的堂屋门头上方,并经常用积德行善的道理教育一家老小。这就是这位同修的老爷爷之家。她的老爷爷诚实善良,乐于助人,且多才多艺,懂得中医学、周易、八卦等,他最拿手的绝技是兽医。早年乡村喂养大牲口的人家多,谁家牲口有毛病,经他调治,很快就好,给乡亲们的牲口治病,他不要一分钱。她的爷爷和她的父辈都深受祖先这种传统美德的薰陶。她是第四世了,奶奶生前经常给她讲积德行善的因果关系,拿她爷爷当例子,说:你爷爷十年的戎马生涯,出生入死,从没挂过花,这不神奇吗?这就是祖辈上积德行善的善报。从而使她懂得了善恶有报的天理,心灵深处埋了积德行善的种子。她从小就恪守祖训,心地善良,乐于助人,为以后的得法结缘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她参加工作后,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领导对她很信任,总是把她放到重要的岗位上。不幸的是一次意外事故中她接触了一瓶化学药品,二十分钟就中毒晕倒了,从此酿成了悲剧。单位领导只好让她回家休养,只发生活费。后来越来越严重,出现痴呆、失去记忆、右脸血管痉挛,出现剧烈地咳嗽、头晕、恶心等症状,心音很低、早搏频繁,心脏跳两三下停一下……浑身上下,从里到外没有一个好地方。她由一个健康的青年,一下变成了日夜得由人守护的危急病人。她一旦着凉,立即休克,就这样她连续出现生命危险六次,幸亏都被及时抢救过来。在这期间所有的大医院她都去过了,找了不少专家大夫,诊断结论是:目前我国没有药能排这种毒。这种毒越犯越厉害,只能在家休养,但她身边不能离人,如若再出现休克,超过三分钟不抢救,就回不来了。全家人都为她着急、犯愁,一个好端端的家,被这突如其来的灾祸搅得不安宁。母亲哭、丈夫愁,刚上学前班的孩子心情沉重,还不会写字,却天真地用拼音写了一张纸条:“救妈妈,急救电话打120”压在电话机旁边,一家老小整天提心吊胆,没有欢乐。

她艰难地挣扎在死亡线上,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九七年底有一位好心的阿姨,送给她一本《转法轮》,并告诉她说,只要认真学法、炼功,真心按照“真善忍”修炼提高心性,师父就会给你净化身体的,把你身体的病业,从里到外逐步地都给清理掉。她开始读《转法轮》,开始几页几乎什么也没记住,但她还是继续看,一口气看了十几页,蓦然间她感到身体很舒服,心慌、胸闷、恶心的感觉减轻了许多。她手捧《转法轮》如饥似渴地读起来。越看身体越舒服。身体相应地感到轻松了许多,她迫不及待地想参加炼功,由于身体太虚弱了,站不住,她只好先炼盘腿,每次只能单盘一二分钟,腿疼如刀割,但是,却感到身体轻松舒服,于是一天到晚总是盘呀盘的,从三分钟增加到五分钟、十分钟。她就这样刻苦学法炼功,过了一段时间后,她不经意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觉着滑溜溜的,不那么发涩了,也不那么粗糙了。盘腿一个多月后,她又试着站起来炼动功,但却很难,体力不支,只做一个动作,就心慌得了不得了。她想,大法这么好,再苦再难我也要炼下去,坚强起来。她咬紧牙坚持做了第一套功法的第一个动作,连做了三遍。渐渐地能做第三套、第四套功法了,第二套功法在她来说难度就大了,心脏早搏频繁,咯噔停一下,几乎都站不住了,憋得厉害,喘不上气来,但是,她自始至终坚持着,三个月下来,身体渐渐好起来了,头再也不晕了,失眠症也好了,头脑恢复了记忆。慈悲伟大的师父用了短短的三个月的时间,就把她身体调整得这么好。从那以后,她不用父母、丈夫照看了。可是她一炼功身体就出汗,而且汗味难闻,大冬天炼功也要出汗,她就纳闷,问一些老学员,他们说你不是中过毒吗,那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往外排毒的吧!

大约半年后的一天,是师父的生日,她心情无比激动。为了祝贺师父的生日,她想我要双盘上腿,此念一出,果然双盘上了,坚持了十多分钟,就这样炼了不长时间,她打坐炼功时不断地点头──大周天通了,她根本没想到这么快就在自己身上出现了奇迹。她每天学法炼功,从不间断,持之以恒。开始,看一遍《转法轮》要用十来天的时间,一个月只能看三遍,每当她看到第三讲时就消业,原来的病业都翻出来了,三天、五天,最多一个星期就好了,就这样循环往复,就像师父在《病业》经文中讲过的那样,她记住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没三天好日子过就又消业,不管前进的道路多么艰难,她一定要闯过去。有一次消业,她躺在床上不能动了,就像要休克似的,她坚定地相信师父,坚定正念,相信自己能闯过去,她就让丈夫把《转法轮》放在自己的胸前,两三分钟后,就好了。她对师父更加感激,她在大法修炼中勇猛精进,从不懈怠。半年后的一天,她觉得浑身发烧,她知道这是师父又一次给她消业,净化身体,烧得她实在难受极了,忍不住拿起体温表想量体温,刚要量,体温表摔在地上断成两截,她这时悟到,她能顶得住。她想,总比休克的滋味好多了,她躺在床上滚了半天,最后睡着了,一觉醒来,烧退了,身体太舒服了。原来身体一年四季都冰凉,冬天盖四床被子还得用暖水袋,现在浑身热乎乎的了,凉气被师父清除了,要命的“休克”消除了,她让妈妈摸摸她的手脚有体温了,热乎乎地也不怕冷、不怕凉了。

一年后,她大周天通了,打坐时有起空的感觉,走路、骑自行车像有人推一样,身体轻飘飘的,此时,她全身疾病奇迹般地全好了。慈悲的师父给了她新生,还给了她青春,她整天乐哈哈地逢人就讲,法轮大法好!父母见人就说:法轮功神奇,治好了女儿的不治之症,真是奇迹呀!她的脸色也变好了,红润得恰似莲花绽开。一年半后,她卯酉周天通了,打坐时摆头,先左摆后右摆,以此循环,一股热流通透全身,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了,只剩下思维了,有时感觉自己坐在微波荡漾的水中,其乐融融。她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一步一步实践了师父书中讲的修炼的过程。因此,她十分珍惜这万古圣缘,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修心性,精进不止。

99年7.20以后,许多大法弟子为捍卫大法真、善、忍,前仆后继,去北京护法,讲真相。那时她所住的城市还没有几个人去北京护法,她毅然乘上去北京的列车,到国务院信访办,用她亲身经历讲法轮大法就是好、神奇。那些不明真相的便衣听得很认真,一直听她讲完,有的竟说:“法轮功是挺好,你瞧她多精神呀!”对她也不那么凶了。后来她被送到地方驻京办事处。那里关押着三十多名大法弟子,最小的只有七八岁,还有七十多岁的老人,看到这么多大法弟子都出来证实大法,她深受感动。第二天她被单位接回,送到当地派出所,她又向警察洪法,讲真相。警察听到她如何起死回生,感慨地说:“某某人身体也不好,看来还得炼法轮功。”警察告诉她:上边规定去北京上访的都要进监狱,别人进监狱都很害怕,我瞧你怎么一点都不害怕。她说:“为捍卫宇宙大法,死都不怕,还怕坐牢吗?”就在她入狱后,那个城市的许多大法弟子也纷纷去北京上访护法。

她去北京上访入狱出来后,并没有写什么保证书之类的东西。两年多来,恶警软硬兼施,始终转化不了她,恨得咬牙切齿地说:再不写揭批送她去劳教。单位好心的领导知道自己的职工是好人,义正辞严地对恶警说:“不行!我的职工这么好,不能去劳教。”邪恶没有得逞,市里就专门派人监控着她,一时市里把她当成重点监控人物,并把她多次送进洗脑班。撼山易,撼大法弟子难,邪恶把她派给谁“帮教”,谁都犯愁。

一个星期天中午,她送亲戚的孩子回家,一路背着师父的经文:“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进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她顺着人行道靠右边往北走,由北开来一辆汽车往南走,恰好与她走了个对面,相隔三四米远。就在这时,她看见从汽车后半部冒出一股白烟,几乎在冒白烟的同时只听见“嘭”的一声惊天动地巨响,汽车爆炸了,粉碎的玻璃渣子像鹅毛大雪一样飞向四面八方。她看见这些飞行物,杀气腾腾地扑面而来并没害怕。在刹那间,她蓦然想起:我有师父的保护罩!此念一出,她真的觉得身体被罩罩起来了,来势凶猛的飞行物没碰到她一根汗毛,眨眼功夫,一切恢复了平静。她被这突如其来的爆炸给搞懵了,忘了小孩还在车上坐着,回头一看,他正在哇哇大哭,但全身毫发未损,仔细看看宝宝椅里有许多玻璃渣子,低头再看地上都是玻璃,她抱下小孩走了走,没事。再看那车,门、车窗、车顶都被炸飞了……这时从商店跑出一位营业员问发生什么事了,她回答说汽车爆炸了。看到这娘俩站在这雪一般的玻璃渣中,又环视四周,营业员惊得目瞪口呆:啊,没炸着你娘俩,也没崩着?接连说:你娘俩命大。她回答说:是的,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是师父救了俺。噢,营业员连声说:神奇,真神奇。这场爆炸当场死亡多人……

不必说那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也不必说那铺天盖地扑面而来的碎玻璃雨,更不必说那满天飞的车门、车窗,其中任何一项,足以致人以死地。这神奇的经历,再一次证实着佛法无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