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充当打手 一民兵自述在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2月1日】我是一名民兵。2002年9月27日我们奉命执行任务,说是干一些护理和服务性工作,可是到了目的地才发现那里有个秘密的“法制学习班”,我们的具体任务是“伺候”那些炼法轮功的人——强制转化他们,否则拳脚交加。

610”当官的要我们对他们采取措施:可以打除脸以外的任何部位,要打成内伤,不要打成明伤。要他们下跪、罚站、搜身、往身上浇冷水、不准他们说话、不准他们思考问题等。还有就是要他们不停的写认识,看反法轮功的小册子展板和录像。当官的向我们这批民兵许诺:如表现好,可以得到许多奖赏,还可以安置正式的工作并解决子女就业问题。

一开始我还以为法轮功真的象广播电视中宣传的那样。可是同他们接触后,却发现他们一点不象广播电视里精神失常的人,总是那么轻言细语的,总是那么善良慈悲的,最后反而让我们感到自己成天污言秽语的极不正常。

有一次念书时,有6个人拒绝念书遭毒打,拖到内屋连踢带打。其中一人说:“那怕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念侮蔑大法的书。”对他们打了好几次。我实在不忍心下手,但也没有办法。因为还有另外4个民兵打手负责对我们执法。我真不想挣这黑心钱,只想回家和老婆孩子一起。可是,当官的坚决不同意。我因出手轻,不愿意打这些好人,遭到610当官的严厉训斥。出手凶狠的民兵可以得到电吹风、电饭煲等奖品。610的人不但经常指挥我们民兵毒打炼法轮功的人,还提供手电筒指挥我们民兵深夜出动,去偷附近山庄农民的橙子、桔子、柚子。有的偷了水果回来时摔得一身都是泥。

这次“法制学习班”,实际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班,听“610”的人说每人拨款2万元,必须全部转化。但那些炼法轮功的人软硬不吃,他们在威逼、利诱、欺骗面前不动心,我从内心敬佩他们,他们的自由虽然完全被限制,转化班就象是监狱。尽管我们对他们采取了很不象样的手段,他们对我们始终很友善,有机会就给我们讲道理。据说他们写的认识都是讲法轮功好。从他们的言行我看到了法轮功就是好,他们是一个好人的集体。

记得10月18日我们第一次执行命令打他们,当晚刮大风真吓人。过后民兵们便陆陆续续患流感。“610”的人在平地上突然摔倒,右鼻出血。打人凶狠的男民兵出车祸,几天时间在医院就花费了8000多元,还有个女民兵的丈夫突然出了车祸,难道真的象他们讲的遭报应了吗?还是宁可信其有吧!

那一期班原定要办两个多月,不知什么原因,提早了半个月结束。我在心里高兴啊,因为恶梦到头了,压抑解除了,终于可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