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念闯出看守所的经过及事后总结

【明慧网2003年12月1日】由于自己前一段时期放松了修炼,没有在法上认识法,被邪恶钻了空子,2003年10月,我被恶警绑架,在此后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坚持绝食35天。最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闯出了出来。

一、 经过:

2003年10月的一天晚上,我在家中和朋友聊天,一群恶警闯入,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我的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现金、账本、存折及摩托车等物品全部抢走,并将我绑架至看守所。一路上我连续发正念,背《论语》,但由于心态不稳,一直没有脱身的机会。

当天晚上,我从心性找自己有漏的地方,逐渐地心态稳定下来。回想以前明慧网刊登的许多同修在狱中证实大法的事迹,我明白了作为法中一粒子的责任。这个时候,师父的一句法涌上我的心间:“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得去的。”(《转法轮》)我知道,我面临着一次最邪恶的考验。

早上醒来,我已完全走出昨日那种低迷的状态,师父在加持我,我感到了被法光笼罩着的感觉。“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开始查仓了,每个在押人员必须穿囚服,我没有穿。管教和所长问我为什么不穿,我说:“我炼法轮功没有犯罪,所以我不背监规、不穿囚服。”看着我坚决的表情,一行的人不敢和我目光对视,一句话也没说,低着头匆匆离开了监仓。犯人欢呼了起来,他们翘起了大拇指。

连续两餐没有吃饭,狱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我告诉他,我没有犯罪,我将绝食抗议,用生命证实大法的清白。他们没有在意,那种轻蔑的眼神仿佛说:“看你能坚持多久”。三天过去了,我水米未进,狱警们开始着慌,公安局、检察院的人员和医疗人员轮番和我谈话。利用这个机会,我和他们讲真相。由于该地区大法弟子比较少,这些人大多数没有听过法轮功真相。在我讲真相时,许多人放下手中的活计跑过来听我讲。

五天后,我被转至另一个城市的看守所,这时我才知道,我已上了公安部的通缉令。该地区几位和我有联系的大法弟子全部被抓,邪恶疯狂迫害。恶警们对我的绝食反应漠然,甚至邪恶地说:“你死在这里,我们会说有一个法轮功走火入魔自杀了。”我没有理会,我知道,我将面临一次生死考验。

每天我一遍又一遍地背《论语》、《洪吟》及《精进要旨》,没有了饥饿、没有了寒冷,完全溶于法中。整点的时候,我持续发正念,清除该地区的邪恶因素和邪恶对我的迫害。

一股寒流使气温骤降,连续十几天没吃饭,我已很虚弱,近40度的高烧使我每天蜷缩在屋角瑟瑟发抖。有一天,我突然出现下体变红,疼痛难忍。我想:我没有色欲的执著,这是为什么?联系这几天的身体状况,突然悟到“怕冷”,这不是怕吗?我想起师父的话:“你冷,你对我冷,你要冻我吗?我比你还冷,我冻你。”(《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我坚持正念,三天后,身上的症状消失了,高烧也退了。随着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狱警和同仓的犯人开始改变对我的看法,我乘机向他们洪法,每个人都愿意听,没有了先前的对立和敌视。

一天发正念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圆洞,我知道自己有漏,可我找不到。第二天,恶警提审我时告诉我,扣押了我的四万多元的存折和现金将被充公。我和他们据理力争,他们竟造谣地说我的现金是境外“法轮功组织”给的,并问我有没有美金。于是,我将这两年来做生意凑来的几万元的资金的来源告诉了他们,但我对金钱的执著却没有被发现,邪恶乘机钻了空子,我承认了自己曾来过该城市给同修送资料,事后,我非常懊悔。这次妥协,使我更加清醒地认识到邪恶无孔不钻,也找到了自己的执著。

绝食仍然在进行,我每天持续整点发正念,邪恶已不敢靠近我。我突然萌发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权利的想法。于是,我通过看守所驻所检察机构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呈递了一份抗诉书,指出这些恶警的违法行为并要求严惩。我想,最起码要使看到这份材料的人了解真相;且要在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同时,使邪恶在人间这层法理无空可钻。

饥饿的感觉一阵阵强烈,看守所却难得的改善了伙食,仓中几个有钱人加了餐。香喷的米饭和阵阵的肉味引起我的食欲,我知道这是旧势力对我的邪恶考验。我控制自己,默念正法口诀,然而,极度虚弱的身体使我一阵阵的晕厥。我对自己说:“你是大法弟子,外面还有许多工作,你不能死。”就这样,我又挺了过来。连着几天,每天都经历一次这样的生死考验。一个声音常问我:“要不要继续绝食?”我告诫自己,不能妥协,在所有方面都抵制邪恶是大法弟子的本份。修炼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知道,邪恶也是最后的表演了。我反复诵读师父的法:“如不固守其念,一生无得。不知何时再成机缘,难也!”(《坚定》)就这样,我一次次地挺了过来。

我到这个城市的看守所满一个月了,这一天,市610办的人通知要释放我,而且不罚款,归还我的所有财物。这个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却又在意料之中。就这样,凭正念,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

二、 总结

能从邪恶的黑窝中闯出来,每天坚持学法是主要的。加强主意识,不被邪恶钻空子,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我甚至觉得,如看报纸之类的事情,即使时间很短,也不行。因为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思想稍微一出差错,可能就出现危险。当我有了这个意念时,外部环境起了很大的变化:在我炼功、发正念、学法时,其他人讲话我一句也听不懂,电视里讲话也听不懂,师父给我安排了一个“安静”的环境。另外一点,我认为在当前这种形势下很有必要,那就是: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利。

旧势力已在正法中被彻底销毁,只剩下一些烂鬼和旧势力的黑手在钻我们思想的空子。正法已近人间,随着师尊一次次地讲法,我们对法理已有了很清晰的认识。另外空间修成的那部分在正法也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其实大法不只是度人的,也是讲给各界众生的,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道法》)。但是,长期以来我们忽略了一点,没有用法律的手段来维护我们的权利。邪恶对我们的迫害完全是违法的,在迫害中,邪恶对我们从来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甚至在一些细节上,那些恶警也没有遵守基本的法律规则。如果我们能运用常人中的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就使邪恶在人间这层法中也无空可钻。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江XX在海外被越来越多的国家起诉,邪恶在海外的迫害已经在人间这一层面宣告失败。而我在被关押期间,邪恶迫害我的违法行为被我用法律的手段提出抗诉,使邪恶无空可钻,几天之后,我就被释放了。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整体的配合和协调问题,我被抓去后,和我有联系的同修全部用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而且有几位同修主动找“610”要求释放我。正是在这种整体的配合中,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完成了一次助师正法的壮举。

以上是我这次证实大法的经历和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