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郴州市民的公开信:请营救正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

致郴州市民的公开信:请营救正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3年12月10日】

尊敬的郴州市民们:

大家好!

如果有人告诉你:只因朋友来家串门就被公安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年之久,最后竟然被酷刑折磨致死,你相信吗?这样的事就发生在我们郴州。

邓果君,女,60岁,原在一个集体企业工作(现已倒闭),2002年8月,雷保良(女)到住在升平路日杂公司家属楼的邓果君家串门,没说几句话,来了一伙警察将此二人强行绑架,关进了郴州第二看守所(螺蛳岭)。2003年10月19日,在遭受了一年多非人的折磨后,邓果君离开了人世。邓死后郴州的大批公安、国安局特务如临大敌,严密封锁消息,竟然威胁邓的子女,不能设灵堂,不让送终、戴孝,匆匆忙忙焚尸灭迹。郴州市各单位紧急召开会议布置,阻止市民知道内情。

你一定会问,邓果君到底犯了什么罪,公安如此迫害一个花甲老人呀?她没有犯任何罪,恰恰相反,她只是坚持真理,坚持说真话,坚持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做一个不向邪恶势力低头的人。

你一定恍然大悟:原来她是炼法轮功的,难怪!可是你想过没有:她首先是一个受宪法保护的公民,她的人权难道不应受到保障吗?中国早就签署了国际反酷刑公约,即便是对犯人也不能酷刑折磨,何况是一位想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年过花甲的老人呢?现在的社会怎么啦,竟然对思想定罪,将说真话的好人迫害致死?可是这样的事例并不是孤立的,从1999年7.20以来,江××在中国制造并推行国家恐怖主义的过程中,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03年11月底,已有8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超过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在郴州看守所,目前还关押着雷保良(女)、廖松林(男)、贺雪兆(男)、吴建明(男)、王全连(男)、曾志远(男)、张文兰(女)、石教钰(女)、袁东波(女)、罗巧莉(女)、魏香波(女)等几十位大法弟子和一名原北湖区610办主任杨利文(男,因拒绝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遭迫害)。人们是很难想象中国看守所、劳教所里的情况,关进来的人要同时受到恶警和牢霸的毒打、敲诈,吃得是猪潲般的食物,干活比苦力还苦,没日没夜。而且做为法轮功学员还要遭受到更严酷的迫害。一位女法轮功弟子曾经这样描写看守所的遭遇:“残忍的灌食开始了,所里指使一些打杂的劳改犯强行把我按在地上,一人按手,一人按脚,一人按头,一人用力地把我的鼻子捏紧,再用削尖的竹筒(大约五寸长,一寸多粗)使劲地撬我的牙齿,撬了好一阵才撬开,竹筒插入我的嘴里,越插越深,插到喉咙,然后就不断地往竹筒里倒稀饭,竹筒都满了,我也没吞,也吞不进,因为鼻子一直被捏着,一点呼吸的缝隙都没有。我感到快不行,支持不住了,就在这一瞬间,体内一股能量自胸部往口腔里冲,一下子把竹筒稀饭全推出去了。我们房里的人将我扶回号子里。我的脸色苍白,后面从头到脚都是泥浆,而且使劲的咳嗽,从肺里咳出好多饭粒,真象死过一场。灌食后的第四天,我还咳出了米饭,从这以后,我一直咳嗽不停,白天晚上都咳个不停,感到呼吸困难,心跳得很快。”

610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刑讯逼供也是随处可见的,拳打脚踢,电棍手铐,各种体罚,花样百出,罚站就是脚并拢站几个小时或手伸开成一字形,脚跨开迈出大字形站几个小时,如果手掉下来警察就打,脚并拢了他们就踢;把头倒过来靠墙,手往上反,俗名“坐飞机”,用打火机烧鼻子尖;电棍电脖子、脸,电得脸上全都是泡;还有610恶警为了逼供,体罚一个女法轮功弟子4天4夜不准合眼。

经济上的迫害同样严酷。因不愿意放弃修炼许多教师被迫下岗、工人被开除工职,断绝了经济来源,610恶警们还乘机敲诈,上千、几万元不等;有的更是明抢,如原郴州市公安局政保科陈兵志、邓欣之流,他们光天化日之下抢人钱财,一手抓人,一手就伸进别人口袋搜钱,连角票都不放过,仅此二人抢去的现金就有10万以上,他们没有任何手续,也不给收据,这不是流氓土匪的抢劫行为吗?苏仙区女恶警彭爱红,竟不知羞耻的公开说她抢到的电话卡这一辈子都用不完。除此之外,公安还以各种借口勒索大法弟子的亲人和普通百姓,安仁县公安局长邓光谭,(此人穷凶极恶、已在国际互联网上曝光。)竟然跑到永兴县抓了18个人,其中有5人不是炼法轮功的。邓光谭不放过任何抢钱的机会,尽管这5人的家人多方取证,证明他们没练过法轮功,他们同样遭受到残酷迫害,最后还是家人花了巨款(每人2-3万元)才放人。为了抓一个流离在外的女法轮功修炼者,邓光谭抄了她的家还不算完,竟把她不炼功的丈夫也绑架到看守所当人质,还抄走了她已经出嫁的女儿的家,把两家值钱的东西全部拖走,最后,逼得她进看守所替换丈夫,据说她已被610送进株洲白马垅劳教所,目前生命垂危。看到这里,你也许会以为我在讲电视里、艺术作品里的黑社会、黑手党,不是,这事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是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制造的黑色恐怖。

当然也有不少善良的人抵制这场迫害,比如上面提到的杨利文就是一个典型例子。杨是大学毕业,工作认真,有正义感,99年7.20后调入北湖区610办任主任,因此而接触了许多法轮功弟子。他发现法轮功弟子都是真正的好人,法轮功是真正度人的正法,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他毅然写下了《一个610办工作人员的心灵抉择》,并上书上级机关为法轮功鸣冤。因为他说出公道话,郴州国安局将他逮捕,最近正在开庭审判。即使是这样,他在牢里仍无悔于自己的选择,他在文章中写道:“为了我心中不灭的正义和良知,为了我们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命运,为了我们人类最崇高的信仰,为了法轮功真、善、忍的佛光普照大地,福泽万民,以致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我即使被开除国家公职,或被以‘渎职罪’移送司法机关起诉,那也无怨无悔!”

您一定在想,法轮功真得就那么好吗?为什么这些人宁死不愿放弃法轮功?法轮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多人是有目共睹的,我们身边有许多病人甚至得了绝症的人在炼功后,神奇地好了,例如:邓果君炼功前曾患有子宫下垂、心脏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活得非常痛苦。94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的病魔一扫而光,从此她身心愉悦,也无比敬仰李洪志师父,感谢法轮功的救命之恩。可是这么好的功法,99年以后竟然遭到迫害,她五次进京上访,多次向本地政府机关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就是要告诉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电视、报纸栽赃陷害法轮功是江××为了一己之私,别有用心地企图打压异己。

江××为了打击法轮功可以说是不择手段,甚至制造出天安门自焚惨案,如果你仔细看完那段中央台的自焚录像,思考一下就会明白:电视台说“自焚”是个突发事件,可是,一、二分钟之内,摄影师就赶到现场,警察在点火那一刹那间拿出那么多的灭火毯、灭火器,他们到底是警察还是消防员;刘思影气管被“切开”还会唱歌,震惊全球医学界;王进东象戴面具的演员,“烧”了全身而两腿间盛汽油的雪碧瓶却完好无损;而刘春玲在慢镜头重放过程中竟是被人击打头部而死。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二○○一年八月十四日在联合国会议上的正式声明中指出,从录像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由中国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国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辞,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法轮大法严禁弟子杀生,连自杀都不行,电视、报纸上那些自杀、杀人的,先不说是真是假,但肯定违反了法轮功的法理。报纸上说有七千万人炼法轮功,要按照电视的逻辑,又是自焚又是自杀的,中国得死多少人哪。现在的腐败官员那么多,社会矛盾相当突出,下岗、失业、拆迁、治安等问题那么多,可为什么把群众的个人信仰问题当做头等大事来抓,非得将这些善良的人置之死地而后快呢?造假的宣传把那些杀人犯、精神病者都栽赃到法轮功头上,郴州日报不也刊登过许多这样的虚假新闻吗。

为什么江××非置法轮功于死地而后快呢?杨利文说得好:“少数独裁者最害怕的就是‘阳光’,是法轮功所倡导的‘真’,讲真话,做真人,‘真’的结果就是使丑恶的东西暴露无遗,现在从上到下的官员们又有多少人在讲真话?又有多少人敢讲真话?他们中绝大多数都在自觉与不自觉地讲假话、讲大话、讲空话,天天带着虚伪的面目在做人、做官,亲戚朋友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人与人之间赖以生存的诚信损失殆尽,而少数独裁者却为了自己一己私利,对国民推行‘愚民政策’,没有人权的自由,没有思维的自由,没有言论的自由,而讲真话,做真人,对于那些丑恶的少数独裁者来说,将是致命的。这才是他们为什么以不惜牺牲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作赌注,为自己的垂死挣扎作最后一搏的缘故。”

我们为什么给您写这封信?告诉大家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呢?七月一日香港数十万民众大游行,迫使港府停止为二十三条立法,大家可能都听说过。其实,所谓为二十三条立法,完全是江××为在香港镇压法轮功而精心策划的阴谋。尽管港人炼法轮功的人并不多,但绝大多数港人知道江××的邪恶嘴脸,同时他们更了解这样一个真理,面对独裁者的迫害,绝不能妥协,这不是某个人有事,是全体人民的事。尼莫拉(Martin Niemoeller)牧师说过这样一段名言:“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想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后来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想我不是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想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没有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对真善忍的迫害就是对全体善良人民的迫害,最终将毁灭人类啊。从99年以来,天灾人祸层出不穷,请回忆一下99年8月13日的大洪水,媒体曾称是千年不遇,因郴州当局在8月11日大量销毁法轮功书籍。三年后的2002年8月,千年不遇的大洪水又来了,给郴州人民带来的灾难更大,仅鲁塘就被洪水夺走了数百人的生命,还有几个乡,如塘溪、月峰乡更是被洪水肆虐得惨不忍睹。这不是上天地警告世人吗?!一些干部执迷于手中的权力,被眼前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所带动,直接领导、策划、执行或参与迫害法轮功,犯下了重罪。但是,中国官场风云难测,利欲薰心、猖獗一时者没有好下场的,“文革”中权极一时者们的下场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嘛?!

江氏因对真善忍的妒忌而发动了这场天怒人怨的血腥迫害,拆散了多少美满幸福的家庭?酷刑折磨死了多少善良的生命?难道在我们内心深处的良知还允许我们沉默下去吗?我们没有政治诉求,只是为了我们做人最基本的权利,为了我们的后代不再生活在谎言与恐怖之中,希望明白真相的人,都能够抵制这场邪恶迫害。有能力的人,希望你们和全世界的正义的人们一起,营救杨利文以及那些正在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2002年10月江××被以“群体灭绝罪”等罪告上了美国法庭,2003年日内瓦人权会期间,瑞士律师又宣布多个国家正在准备起诉江××。2003年8月20日上午,比利时著名人权大律师乔治-亨利-波梯埃受法轮功学员委托,向比利时联邦检察官递交了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刑事起诉江××,西班牙、德国法轮功学员也将江××告上法庭。法轮功学员在多国起诉江××,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目前世界上为法轮功呼吁的正义之声越来越强,全世界众多的民主国家都在谴责发生在中国的这场迫害。国际上已经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调查组织”,其使命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那些沾满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以及愚弄百姓、造谣诬陷的文化打手都将会被记录在案,并受到应有的惩罚。乌云蔽日终有时,法轮功真相即将大白于天下!朋友,请珍惜这肺腑之言。每个人都抵制迫害、维护真善忍,中国的未来就会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