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从个人角度有选择地同化大法

自觉破除自我设定和自我局限


【明慧网2003年12月10日】师尊在《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中说:“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得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地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地提高。”

近来,我看到一个问题,看到自身存在的一个很大的不足,它一直贯穿着从我得法到现在所走过的整个历程。在很多事情上,自己认为怎么办好就怎么办,后来发现自己好象在一直回避着什么,有一个本质的东西很怕受伤害。实践中我看到自己不是真正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去面对去抉择,也不是首先从如何对大法有利去考虑,不知不觉已经走入了自我设定和自我局限的门槛。

具体表现就是:

1、用自己认为正确的方法学法,证实法。学法上,自己认为独自读书效果好,而集体学法人多嘴杂心乱,就很少参加集体读书。证实法上,认为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需要做的,我在自我设置的每个阶段中只做了自己认为对的,而没有去圆容同修要做的,也没有顾全到整个整体。

2、和同修交流时固执己见。总是坚持用自己明白的那部分法理去说服同修,后来看到自己没有为同修着想,就试着去倾听,试着去配合同修所思所想,但是好多时候和同修交流过程中,话里话外,还是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想法委婉地带了出来,还是有所保留,还是有所坚持。

3、讲清真相上,找自己看得顺眼的人讲,找陌生人讲,忽略了身边的熟人。

4、发正念流于形式,一旦出现问题时才开始重视发正念,把发正念用做破除自己前进路上的阻碍的工具,而没有真正明确和承担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

5、拿自己学法后的收获去对照别人,要求别人,而不是对照自己,要求自己。

6、浏览大法网站时,专找自己感兴趣的文章看,当我收到同修不定期地向我推荐的文章,我发现几乎全都是我没有看过的。

7、在常人的生活中,购物选自己相中的颜色样式,吃饭做菜按自己得意的口味。

总而言之,得法后这几年,总是有一部分在同化大法,在不断地归正和改变,而且越变越好,而有一部分总是不去触及,不愿去触及的都是那些根本的迟迟不放的东西,还有一部分是麻木,自己已经形成的行为习惯和思维方式不符合法的要求,长时间陷在里面还没有意识到。别人的一句话,发生的一件事,一旦涉及和触动自己本质的东西就不干了,就绕道走。痛失了师尊给提供的一次次提高的机会。

但现实中我发现其他部分同修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方方面面体现出的都是自我,体现的都是个人的观念和特点,而不是无条件地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有的同修只是去参加各种洪法活动,形成了固定的模式,从来不过问洪法前的准备工作,更谈不上参与各项准备协调的工作。他的这种习惯的行为方式就是,同修联系安排好了我就去参加,洪法活动尽可能地不拉下。他只考虑自己不错过各个合适的机会,却看不到自己也有消极被动等待的一面。

有的同修一直在做各项大法工作,也很用心。当有些大法工作赶上时间很紧,需要及时完成时,他还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和作息时间去做,按时吃饭,按时到点睡觉,按时忙自己认为重要的其它事情,其他时间才做大法工作,而不是宁可少吃几顿饭,少睡一宿觉,把大法工作放在第一位,抓紧地及时地去做。他虽然一直不停地做着大法工作,却不知自己是在自己固有的不愿放弃的作息行为习惯下去做,自己已经把自己锁在枷锁里面证实法了。

有的同修情绪波动大,前一天看到还很乐观,笑容可掬,第二天看到就变得沉默寡言。原来他一遇到不顺心的事情,自己的心灵被触动了,情绪就变了。他还以为自己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性格,殊不知自己一直泡在人情中,一直被没有去掉的人心所带动,而不是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一直保持一个祥和的心态。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有时我们面对所遇到的问题,不知不觉还在用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衡量,这件事应该这么做,那件事应该那样办,这个我愿意,那个我不赞成,这一切都在自我设定当中,在自我局限当中,这也是有条件有选择地修炼,师尊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说“被救度者怎么能选择自己怎么样被救度呢?掉到水里了,人要救他,他却说:你不能够直接用手救我,你得用一只我喜欢的船来救我。那怎么能行呢?”

师尊已经赋予了我们一切的一切。我们不能老是停留在自己固守的行为模式和思维局限的框架里。我们应该放弃个人的习惯、目的和利益,不断突破自我封锁和自我阻碍。及时破除固有的一切,站在更高的基点上,别有洞天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