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害了他——写给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


【明慧网2003年12月10日】大连市公安局西岗分局政经保科原副科长李体健,在任副科长之前,是西岗分局日新派出所的副所长。从99年7月21日,大连公安出动大批警力在人民广场以暴力驱散、抓捕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以来,李体健卖力地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他利用他的权力(每个派出所都是副所长主抓迫害法轮功)不遗余力,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在他的唆使下,所里其他恶警也卖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由于“镇压得力”,2000年,他高升为分局政经保科副科长(每个分局都是由政经保科主抓迫害法轮功),这样,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面更大了,犯下了重罪。

善恶终有报。2000年末,李体健酒后驾驶一辆无牌照的轿车,在西岗区车家村过街天桥下面,将大连天百大楼年轻的女营业员车迎娜(21岁)拦腰撞倒,丧失人性的李体健竟驾车逃逸。当时车迎娜手里拿着3000元现金要去银行存款,被撞后,钱撒了一地,见钱眼开的小人们争先恐后地抢起钱来,没有人管躺在地上的车迎娜,导致车迎娜失去了第一抢救时间,不治身亡。车迎娜的死亡、肇事司机的逃逸、驾驶无牌照车,再加上小人抢钱,这事引起了强大的民愤。《大连晚报》就此事发表了长篇报道并要进行追踪报道。一时间,民怨四起,舆论重重,大连市公安局下令要追查肇事司机,严惩不贷。他们哪里想到,肇事司机竟是那个江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得力打手。李体健被判有期徒刑七年。为平息民愤,西岗分局及所属的各派出所所有干警每人拿出50元钱捐给家属。50元钱,使所有的警察们都和李体健有了关系,警察们都在私下里骂他,有正义感的骂他,没有正义感的也恨透了他。李体健在狱中面对铁窗时,时常唉声叹气,从一个耀武扬威的警察科长到阶下囚,从只能打别人到被别人打,期间的反差恐怕他还难以转过弯来,在狱中他得了癌症,已命不久矣。

李体健的经历很引人深思,本来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何况车迎娜没有走过街天桥,她自己也是有一定的责任的,但,做为公安出身的李体健撞人后,不仅没有马上采取措施抢救,反而驾车逃逸,使受害者失去了生还的机会,现场的目击者抢钱,车迎娜又没有父母,与奶奶相依为命,人们同情死者,谴责肇事者,这种种因素,使一场交通事故轰动了整个大连,“追查凶手,严惩不贷,”一时间成了人们最关心的话题,关于车祸的追踪报道充满了各报最显眼的位置。李体健被重判了,人们释然了。

而人们在谈论这件事的时候,都是从表面上论因果,往往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李体健今天的恶果,是因为他以往种下了恶因。他把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抓进监狱,他把法轮功学员逼得有家不能回甚至家破人亡,他在做这些伤天害理的恶事时,他以为:和我没关系,是上边叫干的,他甚至还理直气壮地说,是江泽民叫干的,谁能把江泽民怎么样。不管能把江泽民怎么样,在他受到报应时,江泽民能为他做什么?上边为他说话了吗?上边不仅没有为他说话,反而要从重处理,以示“上边”的清白。

这使我想起了50年前,希特勒迫害犹太人及发动“二战”对人类犯下的罪行,他一个人是做不了什么的,他只是在发号施令,具体是由他的走卒们来完成。希特勒以自杀结束了他罪恶的生命,纳粹们被送上了绞架,一部分纳粹隐姓埋名,隐居各地,心惊胆颤地在惶恐中度日如年,而追查纳粹分子的组织成员遍及世界各个角落,纳粹分子一旦被发现,则立即将被逮捕。2002年,一个在美国隐居了30多年、已经80多岁的老纳粹被逮捕。我又想起“文革”期间,北京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等人,也是接到上边的指示,迫害老干部,“文革”结束后,清查“三种人”,刘传新畏罪自杀了,另有17人被秘密拉到云南处死,对家属却称“因公殉职”。大量的参与打砸抢的“三种人”永远不得重用。

为什么历史总是重复的呢?因为一切都在天理的掌控下,谁也逃不脱天理。地球在我们的眼里很大,世界也很精彩。换一个角度衡量一下,其实地球很小,在宇宙中,它甚至小得象一粒尘埃。浩瀚的宇宙中,人类是渺小的,不能左右任何因果规律。不要以为自己很有本事,凭借着那身警服,或再加上一点权力,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也不要以为有上边的指示就大胆地干吧,上边的指示可没留下文字证据,即便是有字据,也不会成为开脱罪责的依据,到时候,谁干的谁获罪。人不治罪,天还要治罪呢!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无疑,李体健是个悲剧。那么,是谁害了他呢?

从小处说,是他自己害了自己,在他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法轮功学员都向他讲过大法的真象、迫害的真象,都劝过他要为自己的未来着想,不要助纣为虐,可是他不信。他也知道,他抓的这些法轮功学员与那些坏人不一样,不管怎么样,只要抓他们,我就能得到好处,奖金、职位,要什么有什么。在良心、道义与金钱、职位的选择中,李体健选择了后者,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但却一瞬间消失了,不仅得到的消失了,一切都完了。他不仅害了他自己,也害了他的妻儿,他的家人因他而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他的悲剧在于他亲手把上百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抓进监狱,送进教养院,关进看守所,使众多的家庭饱受摧残;更在于他违背了做人的良知,失去了人应有的基本准则。

从大处说,是江泽民害了他,象他这种利欲熏心之徒,是最愚蠢的,最好利用的,李体健只不过是江泽民的一个陪葬而已。

李体健的悲剧引起了一些尚有头脑、尚有良知的人的思考,尤其是处在迫害法轮功第一线的公、检、法部门的人。谁都不愿悲剧发生在自己的头上,停止做恶,将功补过,才是唯一的出路。每个人要什么样的未来,都是自己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