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赤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记实


【明慧网2003年12月11日】我曾因年少轻狂造下罪业,被判重刑关押在赤山监狱,在这里白了少年头,得过且过地熬过了多年,不知生命的意义,也不问自己的归宿,我在错误中走向沉沦,在沉沦中走向死亡。

不可思议,我这顽石有一天竟能福至心灵。有那么一群人竟扭转了我已扭曲的心。2000年金秋,我收获了我的良知,几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进了监狱。在与他们的接触中,他们告诉我做人的标准是“真、善、忍”。今天我走出了这个黑暗之地,因为人心趋善,我要写出他们的伤与痛。

在对法轮功不公的政策指使下,曾有36名(现28名)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赤山监狱。他们被判刑的原因是秉着良知,忠于事实和法律信访、上访、散发真象传单反映他们遭受的诽谤,打击。这都是法律赋予他们的信仰、自由上访、申诉的权利。在监狱,他们维护这些基本权利时,连最基本的生命权都受到严重威胁。狱中法轮功学员多次口头和书面向监狱及各级机关申诉,他们炼功学法,拒着囚服、不报数、不下蹲是表明他们无罪的申诉体现。即使监狱认定违反监规,处罚也应该依法而行:(1)处罚部门;(2)有权决定人员;(3)处罚种类;(4)处罚期限;(5)并给予知情权与复议权。我不太懂法律,但看到狱中法轮功学员身心倍受摧残,有时奄奄一息,使我意识到监狱在对他们犯罪、虐待、故意伤害,迫使他们在痛苦的边沿挣扎。不管国家对法轮功的政策定性如何,作为中国人,法轮功学员就有着在中国法律保护下的生存权利。下面是他们的部分遭遇:

一、狱中法轮功学员集体受迫害事件

1、2002年、2003年两次要求法轮功学员进行人障碍心理症状测评,故意实行精神迫害。

2、禁止学员之间互相交谈。法轮功学员黄勇辉与楼上不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交谈,被事务犯殴打;法轮功学员凡三发与楼上同监区大法学员交谈被上铐几天。

3、大法学员陈阳、肖惠生、肖自祥、刘端瑞、贾哲法、周平阳2002年拒着囚服、不出工、学法、炼功遭毒打、被上铐、关禁闭,法轮功学员肖自祥、肖惠生有数次从早到晚身体成大字拉开,被铐在露天篮球架上。大法学员刘端瑞、贾哲法、4—6月双手未解铐,早上7点至晚上11点高吊,贾哲法还被四监区教导员樊云南用警棍、电击全身、全身用绳索紧捆。

二、2002年下半年,四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

1、8月,大法学员曾胤华因不穿囚服被戴铐7天后被关禁闭,在关禁闭中被干警纵容犯人对其实行残暴迫害,身体不同程度被打伤。

2、9月,大法学员刘端瑞被恶警强行抢走大法资料。大法学员张鹏绝食遭恶警野蛮灌食、殴打,在垂危时致信省610及监狱领导,声明无罪。

3、11月,大法学员陈阳被抢走大法资料,绝食近一月,被用竹筒野蛮灌食。

三、迫害极端的个例

1、大法学员吕松明,35岁,湘潭某中学历史教师。2002年12月被五监区干警何勇用刑6天6夜,晚上手脚张开用铐子铐在床架上,干警纵容事务犯对其进行殴打。2003年1月某日灌食时被犯人“熊胖子”踢打腹背,坐压肚子,导致屙血2小时、便血几天。“熊胖子”多次威胁搞死他。一次手里握钥匙猛击大法学员吕松明的头部。2003年1月下旬大法学员吕松明、肖自祥、肖惠生有7天被拖拉出工时身上只穿着内衣内裤。吕松明被五监区教导员黎飞文在车间吊铐12小时,晚上戴铐睡觉,持续两个月。

2、向绪林,57岁,常德津市个体医生,已被迫害致死。小儿子向延智和父亲一同被关押大赤山监狱。2003年1月,向绪林出现中风症状,突然昏迷,四肢不能活动,口不能言。经医生诊断为脑溢血,1周后在狱中死去。对向绪林的医治是由省610及监狱领导指挥的表面上请来医学专家,多人探视,专人陪护,迷惑了大多数人;实质上不采取真行之有效的诊治措施,采取明知无效措施将向绪林关押在监狱内医院、无技术、无器材、也不向外借设备导致向绪林死亡。向延智曾提出转院和保外就医均遭拒绝。普通的刑事犯人都享有保外就医的权利,而法轮功学员的这项权利却被剥夺了。

3、贾哲法,38岁,常德汉寿人。2003年2月因不戴联号牌衣服不作标记、不出工。被四监区管教办王仁山、朱新河、陈涛将其吊铐在铁架上毒打。白天将贾哲法吊铐,晚上睡觉单手铐在床上长达1个月之久。在绝食抗议警察随意打人、体罚人时,被四监区教导员毒打后关禁闭。

4、陈阳,31岁,省医药公技术干部。2003年4月被三监区的教导员用电棍电击,并威胁陈阳要天天折磨他,不怕陈阳出事,出了事大不了脱了警服还可找更好的工作。同月11日,在禁闭室被高鹏飞等四、五个犯人脱光衣服毒打,用竹条抽打全身,按贴在墙上,把手、脚摆成一字形,用拳头打击他的头部。陈阳被打的全身是伤,脸、腿多处流血,干警叶厂长在旁目睹。5月8日晚进生活区大门,因不下蹲被狱政科恶警何仲谋、刘霄殴打,9日晚被恶警邱彪踢倒在地,鼻、嘴被碰流血不止,牙被弄掉一颗。

5、曾海县,30岁,株洲人,5月5日进生活区因不下蹲,被副监狱长资玮等人毒打,并遭电棍电击。大法学员曾海县5月份每天在大门口几乎都被恶人毒打,特警队有天晚上将曾关在一个小房内电击一个小时,在监区内常被管教人员毒打。6月4日,资玮指使狱政科、教育科、五监区联合迫害大法学员曾海县,副教导员黎飞文说:就是搞死他,也要把囚衣给他穿上送火葬场。当日起白天将曾海县双手扯成背宝剑状,脚尖离地高吊。6月6日,曾海县拒穿囚衣遭管教办、中队毒打,电击。手脚抱住一棵粗电线杆,左手铐右脚,右手铐左脚铐了一天,第二天起白天脚尖离地高吊,晚上躺床上双手伸入头顶铁格铐上,导致手肿且多处发烂。

大法学员同样是血肉之躯啊,只是为了坚信“真、善、忍”的真理,为了做一个好人,却要遭受这无比残忍的酷刑。天理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