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的迫害(一):洗脑和苦役


【明慧网2003年12月12日】马三家第二女子劳教所(简称马三家女二所)位于沈阳市的西北角,又名所谓的“思想教育学校”,其实是践踏公民信仰自由的邪恶集中营。正面是铁栏杆组成的围墙。当你走进它的第一层大门时,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大院,右侧是一栋三层楼房,女二所所部和恶警的办公室设在那里。右前方和左前方分别是一栋四层楼房,正中间又是一道四米多高的大铁门。走进大铁门内又是一个大院,四周砌有三米多高的砖墙。右侧是一栋二层楼房,用作食堂、礼堂、接待等。左侧是一栋L型的四层楼房,这栋楼的一层不住人,一半设有商店、仓库,另一半安装了一道大铁门,里面间隔成很多房间,供折磨和毒打法轮功学员之用,有时也用来办所谓的“转化学习班”(实为洗脑班)。二至四层楼,每层在楼梯口安装两道铁门,恶警在两道铁门之间的值班室值班。在这里非法关押着一千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编成三个大队,每个大队下设五至六个分队,住在同一楼层。每个分队由一名恶警主管,每一个房间里劫持有二十几个人,有监控器监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中,有六十八九岁的老年妇女,也有十八九岁的姑娘。

由于明慧网把马三家的罪恶事实曝了光,迫于压力,在一段时间里,恶警们采用更加阴险恶毒的伪善做法。公开场合不打人了,伙食也办得好一点,一周内让喝上一次鸡肉汤或牛肉汤,有时星期六还能吃上一次包子;经常领着人到大院内学练太极拳(其实是破坏学员的修炼),节假日还让犹大排练一些为恶警歌功颂德的节目或者是攻击诽谤法轮功的演出。但是就从这时,也就从这里开始,恶警们安排着接待一批又一批的国内参观人员,他们参观食堂、住处、所谓“上课”的地方和大院内的花坛,又拍照又录像,制造出许多假象,编造谎言欺骗着国内外众多的世人。其卑劣做法就如同当年德国纳粹邀请记者到残害犹太人的集中营一样。

师尊在《窒息邪恶》经文中指出:“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那里的管教人员绝大多数都是地狱的小鬼转世,所谓被转化的人,历史上就是这样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论他过去被抓被打表现得如何好,都是为了他今天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做准备的。希望学员不要听信它们邪恶的谎言。”下面我们用事实来揭露这个邪恶势力的黑窝。

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送到马三家女二所时,每个学员首先必须经过犹大们的逐一搜身,所带的东西必须全部打开,挨个通过检查,决不允许你带入法轮功的一点资料。检查合格后,你就得花钱买教养院里的服装,并规定必须得买床单、被单、小凳子和生活用品,每人就得花上二、三百元钱,规定你必须穿队服。

因为你炼过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女二所的恶警在你清晨洗漱后就叫你做老年健身操,在住房里经常放太极拳的录象,让你必须看、必须学、必须练。你要不学不练太极拳,就得罚站,不准晚上睡觉,还要加刑期。而且他们还要组织太极拳比赛,目的就是要破坏法轮功学员的修炼。

吃过早饭后,强制规定所有的学员背“所训”,即劳教所的30条规定。(如果不背,就把你领到其他的地方,或者食堂,或是综合楼,或者是一楼的秘密房间里,又打又骂。)还逼着你唱所里规定的歌曲,象什么“祝福歌”等。

对新绑架来的大法学员,恶警就迫不及待地令犹大们骚扰。开始对你是异常热情,当你一直坚持信仰时,那么犹大们就把你带到综合楼或者其他没有人的房间去,就朝你大喊大叫地说:“只要你到这里来,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由不得你了。一天不行两天,一个月不行两个月、三个月、四个月!”每天给你读攻击法轮功的书籍和材料,你越不爱听就越念给听,每天都拖你到深更半夜,他们累了可以换人,今天这帮做,明天那帮做,只要你不转化就没完没了。有时他们还做出关心你的样子来吓唬你,说什么:“你的父母那么大岁数,一旦为你着急上火死了怎么办?你的女儿没人带,她当妓女怎么办?你的儿子没有人管,他犯罪了怎么办?你的丈夫在外面有了外遇,跟你离婚了怎么办?”……其实这些不都是江氏集团造成的吗?有时好几个犹大围攻一个学员,你一言我一语的起哄、恐吓,说什么:“大连那个高秋菊站长以前一直不转化,现在都转化了。”(实际上高秋菊一直都非常坚定)“那个谁谁在监狱里被打惨了,最后都不得不说软话;这里的谁谁都快要醒悟了,马上就要写三书了。”恶警们通过这样的方式给坚定的学员施加心理上的压力。

女二所专门办了洗脑班,请来两个犹大作为女二所的专职培训人员,其中一个叫赵永华,专门配合恶警队长方某搞培训,用她们自欺欺人的弱智谎言来诽谤法轮功。天天上课这么剖析,那么剖析,同时叫你观看攻击法轮功的光碟和录象。

下午一点到晚上九点是马三家女二所强迫法轮功学员干活的时间。这里干活以捻花为主,主要是供出口用的。捻花是比较重的体力活,规定每个人每天捻出一个大藤子,一个大藤子长1.5米左右,碗口大那么粗,由很多束花编织而成,一束花要有30几根干枝组成,而每一根干枝就要出上很多苦力。无论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还是年轻姑娘,都得坐在那里捻,一个个都捻得腰酸背疼,有的人捻得好几个手指头肿得不能弯曲,有的甚至于手指头捻出大包,又硬又痛。就这样一天接一天地干活,实在痛苦难忍。

下午是边干活边强制你听马三家女二所的广播。专门由恶警队长项某播放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条文和报纸上有关法轮功的文章和规定,制造恐怖气氛。有时广播犹大们的诽谤法轮功的文章和所谓心得体会,也有为恶警歌功颂德的文章,毫无廉耻。

当所里举办一些大型报告会时,如果有侮辱法轮大法的内容时,就有很多学员挺身而出。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正义之声此起彼伏,震慑邪恶,使恶警、所长和犹大们惊慌失措。在这种情况下,恶警们十分紧张和害怕。为了不让大法学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指使他们认为被彻底转化了的人作为“包夹”,就是随时随地死死盯着那些坚定的大法学员。如果有喊的就立即捂住学员的嘴,一拥而上,连打带踹地把学员压倒在地,然后生拉硬拽地拖拉出去,弄到一个房间就是一顿毒打,有的被加刑两个月,有的半年。

女二所妄想通过召开审判大会,把李冬青等三人送大北监狱的举动,来制造一种白色恐怖。在2002年9月的一天,恶警们首先把李冬青等三名学员关进食堂,企图通过毒打使她们屈服。同时把全所一千三百多名学员全部集中到食堂门口,有一个连多的恶警围在周围,召开了审判大会。

当李冬青出现在所谓的审判台上时,我们看到她脸部多处被打伤,但是从她的眼神中,看得出她对大法坚定的信念。她以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姿态开始了演讲,她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们是在做好人。我们没有罪,我们是无辜被迫害的。”她那坚强有力的声音,在女二所回荡。正念抑制了邪恶,没有一个恶警敢说话,全所死一般的寂静。真的让人想起师尊的经文《正念正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