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三水劳教所设酷刑室摧残大法弟子 【明慧网】

广东三水劳教所设酷刑室摧残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12月13日】广东三水劳教所有四个分所,主要非法关押大法学员的地方在三分所五大队(所谓的专管大队),劳教所在2002年12月3日--2003年1月22日和2003年3月23日--2003年9月13日先后两次在二分所设立所谓的洗脑基地,其实就是酷刑室。这个酷刑室有两层楼,独立的院子,四周是高墙,后面不足50米就是禁闭室。这里是一个很隐蔽的地方,所发生的事情其他人很难知道。恶警们为了多得奖金,为了获得什么什么能手的称号、为了立什么什么几等功,为了捞取向上爬的资本,在这里上演了惨绝人寰的、令世人不敢想象的一幕又一幕恶行。先后有几十名大法弟子在那里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极其邪恶的折磨与迫害,同时许多穷凶恶极的恶警恶人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它们完全失去人性的残暴与恶毒。

这些恶警先把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调到其它分所,然后再一个或两个分批调往酷刑室,几个恶警针对一个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同时它们又一批批调来大量的快要解教的犯人做值班人员(每十天换一批人),恶警们指使他们4到6个人一组24小时轮流看着一个大法弟子,不让大法弟子睡觉、不让打瞌睡,不让坐下只能蹲着,不让洗澡、洗脸、刷牙,不让上厕所,以至狠毒地殴打大法弟子等等。这些值班人员如稍有不符合恶警的指使,就会遭到恶警们的毒打、电棍电、加长劳教期限等报复。

在酷刑室内的大法弟子有的被恶警用手铐吊起来、有的用两个手铐铐住向两侧拉,腕部的皮肉全部被拉裂开,而且有一个大法弟子的肩部关节被拉开,现在手臂已经残废了;有的大法弟子被恶警们毒打,恶警用牙签扎手指尖、用烟头烧、用布袋包住大法弟子的头,再用鞋底狠毒地抽打大法弟子的脸;强迫大法弟子长时间地一个姿势蹲着,以至很多学员的脚严重受伤,几个月不能正常走路;恶警强迫大法弟子踩师父的相片,大法弟子抵制恶警的卑劣行为,它们就几个恶人抓住学员的脚往师父相片上摔,脚都被摔肿了;恶警不让学员上厕所,要上厕所就要强迫学员读迫害大法的邪恶标语,这与强盗的行为有什么区别呢,而且有些行为连强盗都会感到震惊。恶警们强迫大法弟子不让睡觉、不让坐下,时间是15天至30天左右,它们认为这样可以减弱大法弟子的意志,然后关入禁闭室7天至15天。由于气候和邪恶黑窝的原因,连这里的蚊虫都特别的恶和特别的多,在禁闭室内大法弟子不但要忍受众多蚊虫的攻击,还要承受恶警们每天的毒打和电棍,恶警们一般每天用电棍电大法弟子3次,每次2至3小时。一般情况下,一开始是2条电棍起步,以后增加直至8条,那些电棍大部分是新型的,电压非常高。这些没有人性的恶警每次电学员的时候,狰狞的面孔中透着一种凶残的兴奋与冲动,它们一做这些残暴的事情它们就会很开心,已经形成了它们的一种嗜好。而且它们连人体最敏感的几个部位都不会放过(甚至包括生殖器和肛门)。有的大法弟子身体到处都是电棍的烧伤,无法坐着和躺着。很多大法弟子被恶警摧残迫害到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多次出现了危险的地步,但是大法弟子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没有任何动摇,“邪恶已经再也没有任何办法改变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对法真正认识与实修中本体升华后佛性体现出来的坚定的心。”(《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使恶人感到非常震惊和惶恐。也有很多大法弟子已经被超期羁押,恶警们不放人,滥用职权,无法无天,根本就没有人道、人权、人性可言。

大法弟子夏显强,广东省梅县程江镇人。在2002年底,他在梅州看守所快要到期时,因恶警强制他转化而绝食十多天期间,被恶警强行灌食,撬他的嘴,撬断了他四颗牙,包括两颗门牙。仍未转化,后到期被放回家。他在家期间当地610恶警用人民的血汗钱,每人每月600元雇人24小时轮流在他家的大厅里住着看着他,记录他每天情况并向610恶警汇报。夏显强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每天出去做讲真相的事,后来又被恶警绑架,判了劳教,并送往广东三水劳教所。

在三水劳教所第二次设立酷刑室期间被恶警送去迫害,同样是不让他睡觉,夏显强就开始绝食抗议、抵制恶警的迫害。后来恶警们又关他禁闭,用电棍电他,每天三次,每次8条。在这样的折磨下他绝食了一个月,身体极度虚弱,生命面临危险,但他对大法的坚定正念毫不动摇。恶警们把他送去劳教所医院就医,他仍拒绝进食。劳教所所里来人劝他进食,问他为什么不吃饭,这样会出人命的。他说:“这是对你们非法设立酷刑室迫害大法弟子的抗议”。恶警们没有办法,就答应他只要吃饭以后不再迫害他了。当夏显强的身体刚刚有点好转时,大队恶首大队长张青美,这时它已经接到被调离大队的通知,但它还是迫不及待地去劳教所医院调夏显强回酷刑室进行迫害,发泄个人私愤。然而劳教所医院的院长拒绝在调转书上签字,并且告戒恶警张青美,说:“他的身体还很虚弱,这样会出人命的,我不同意放人”, 恶警张青美撞了一鼻子灰,愤愤不平的走了。

这些恶警在临调走之前想的还是怎样迫害大法学员,都恶毒到这种程度,它们对大法犯下了滔天的罪行,然而这一切它们也必须偿还。在2003年9月13日,第二次设立的酷刑室撤消时,大法弟子夏显强被调往其它分所。

大法弟子李源东,广东省茂名市、电白人。邪恶两次设立酷刑室都把他送去进行迫害,他每次都经历了一个多月的不让睡觉、打、蹲、禁闭、电棍电等等残酷的迫害。在第一次酷刑室期间,恶警卢金虎暴打李源东,后又强行将他的右手绕过右腿绑在他的左踝骨的位置长期蹲在师父的相片上,不给睡觉,并用电棍电他的左脸,脸部被电烂。恶警长期不给他睡觉,只给蹲着,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多次倒地,恶警卢金虎就指使值班人员对进行毒打,并多次关禁闭,用多条电棍电他、打他,他仍不屈服。他在劳教所期间,他的父母多次来看他,但恶警们怕它们的非法恶行被曝光不让他的父母与他接见。但是李源东对大法的坚信从没有动摇过,正念非常强,恶警们对他没有任何办法,他已经严重超期,恶警们只好把他送还给当地的610。然而当地的610只让他在家呆了5天就又用流氓的手段把他绑架走,关进广东省法制学校直到现在不放人。

2003年9月13日下午,在大法学员的声援和其它原因下,广东省三水劳教所在二分所第二次设立的酷刑室撤销,撤销速度之快也是惊人的。那里的恶警刽子手们全部撤回三分所“专管大队”,大法学员一部分调往其它分所,一部分调回“专管大队”。现在“专管大队”劫持有大法学员50多人,恶警就有20多人,值班人员(其他类劳教人员做值班)就有40多人,恶警们把气氛搞的非常紧张。踩着大法学员的血迹和痛苦刚刚爬到副大队长位置的最邪恶之一的恶警何晓东当着大法学员的面邪恶地讲,必要时还要启动二分所的酷刑室。它也经常以二分所酷刑室的残暴与恶毒为荣,来恐吓学员。

在第一次设立酷刑室的初期,专管大队的恶首张青美当着大法学员的面讲,它们在二分所酷刑室没有打、没有电、没有用暴力等迫害学员,但是学员们谁都不信它的鬼话,很快它的鬼话就被揭穿了,等于给了专管大队的恶首张青美一个响亮的耳光。当一些大法学员的家属问到恶警们会不会打学员时,它们就信口雌黄:“你们放心,国家有政策法律规定不准许打人,干警的素质都很高。”但是我们看到的事实却是它们残暴的素质很高、狠毒的素质很高、折磨人的素质很高。

也有很多恶警讲,它们也知道它们做的是违法的事情,它们是提着饭碗在做,但是没有办法,是上面要求的,只要能“转化”什么办法都行,没有上面的指示谁敢做这样的事情。一个是“国家有政策法律规定不准许打人”,一个是‘是上面要求的,只要能“转化”什么办法都行’。这不是明显的前后矛盾吗?这不正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吗?作为国家的一个机构,为什么你们的所作所为那么怕被曝光,被世人知道呢?你们每天披着人皮、夹着尾巴惶恐度日,你们不感觉到累吗?你们那累累的罪行,还不能让你们认识到你们已经成为了江××的刽子手了吗?你们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不知道你们晚上是否做噩梦?世人越来越看清了你们的罪恶行径和恶毒的凶残,善恶有报。等待你们的是什么,你们自己心里最清楚。“而在这场迫害中,世人会更加看清邪恶所干的一切,大法弟子会更加理智,更加清醒,在坚定与修炼的成熟中走向伟大的圆满”(《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恶人就是恶人,不管它们的表面怎样冠冕堂皇,都掩盖不住它们恶毒的本质。“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理性》)。

2003年9月,广东三水劳教所又开始了迫害大法学员长达半年的洗脑班。

以下是被三水劳教所恶警送入酷刑室进行迫害的部分大法学员名单
刘方飞、冯棣见、王斌、李源东、王柱峰、林凤池、夏显强、孙洁丰、吴洪校、刘尚礼、刘钦明、吴海波、陈金科、陈敬平、杨杰东、林勤荣、李继常、谭俊辉、邹昔桂、邓崇淡、谢纯锋、陈炳贵、刘振学、梁计彭、吴两发、孙永章、杨楚强、吴邦法、林毛乱、曾广星、梁寿林、曾流明、卓海坚、高宏伟、熊始光、谢锡波、黄东和、马学奋、马兴勇、钟启荣、……

以下是被三水劳教所恶警关禁闭进行迫害的部分大法学员名单
曾树刚、洪浩远、林祥瑞、谢纯泽、游显邦、刘立平、陈国兴、何镜如、刘少鹏、梁锡安、谢文界、邢培松、李访松、邓归、蔡华兴、徐谢恰、魏晓劲、刘方飞、冯棣见、李源东、王柱峰、林凤池、夏显强、孙洁丰、刘尚礼、刘钦明、吴海波、陈金科、陈敬平、邓崇淡、谢纯锋、曾广星、梁寿林、曾流明、熊始光、谢锡波、周健强、……

以下是被三水劳教所恶警加期两个月以上进行迫害的部分大法学员名单
曾树明、洪浩远、黄宇天、温春如、谢纯泽、林祥瑞、方伟雄、陈斯国、宋振师、王树彬、何健人、李海生、周晓伟、林永旭、刘立平、谢汉柱、何镜如、李源东、林少涛、刘尚礼、夏显强、游显邦、叶秋岸、曾流明、王柱峰、林凤池、刘少鹏、刘钦明、孙洁丰、陈敬平、吴海波、陈健国、……

以下是被三水劳教所设立酷刑室之前被恶警毒打进行迫害的部分大法学员名单
王慷、谢汉柱、周晓伟、何健人、黄宇天、王斌、邹昔桂、李海生、杨林、莫永林、……

以下是广东三水劳教所先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分恶警名单(专管大队电话0757-7314343)
张青美:原大队恶首大队长,指挥两次设立酷刑室,2003年7月下旬调离13809254905
邱剑文:副大队长,第二次酷刑室组长
卢金虎:原分队长,三水劳教所最最邪恶之徒,第一次酷刑室副组长,2003年6月左右调离
范清平:原管理干事,专管大队成立之初至2003年7月下旬调离,迫害学员时间最长
陈瑞雄:原副大队长,第一次酷刑室组长,2003年6月左右调离
何晓东:副大队长,三水劳教所最恶毒恶警之一,参加第一次酷刑室后爬到副大队长位置
张武军:管理干事,三水劳教所最恶毒恶警之一,参加第两次酷刑室后爬到管理干事位置
曾庆平:分队长,三水劳教所最恶毒恶警之一,参加第一次酷刑室
曾冠华:教育干事,三水劳教所最恶毒恶警之一,参加第两次酷刑室后爬到教育干事位置
朱 琦:教育干事,三水劳教所最恶毒恶警之一,第二次酷刑室副组长
温志光:分队长,三水劳教所最恶毒恶警之一 ,参加第两次酷刑室
周泽华:参加第一次酷刑室
黎祜林:参加第一次酷刑室,后调离
马立明:副所长,原大队恶首大队长,后爬到副所长位置
郭保思:医生,参加第两次酷刑室
童朝银:现大队恶首、大队书记,2003年7月份调入
雷慧清:副大队长,2003年7月份调入
陈志强:三水劳教所恶首政委
石 山:三水劳教所三分所恶首政委
罗裕棠:三水劳教所恶首之一所长
叶秀嘉:三水劳教所三分所管理科科长,直接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毒恶警之一
刘大易、赖如峰、翁胜强、郑国权:参加第二次酷刑室,第二次设立酷刑室时调入
扬 远 黄锡清 林国涛 柯玉坚 扬 琳 邱安升 成 诚 陈伟加 陈志浩 邹俊明 车开林 王嘉梁 江焊青 詹瑞雄 陶 清 扬连英 张 乡 钟秋良 刘世满 王海青

以下是广东省府有关部门参与迫害三水劳教所法轮功学员的部分恶人名单
陈绍基:省委副书记
梁国聚:省委常委、省公安厅厅长、政法委书记
钟阳胜:常务副省长、宣传部部长
王旭东:省司法厅厅长
施红辉:省劳教局局长
张圣钦:省610办主任
陈燕强:省司法厅副厅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