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让恐怖成为大众文化


【明慧网2003年12月13日】今年10月初,台湾法轮功学员林晓凯被上海国安局非法秘密拘禁,20天后才获释,返台见到妻子的第一句话竟是“我可以相信你吗?”

这让我想起8年前看过的一个电视连续剧,叫“Nowhere Man”(中文译成“全面封杀”)。

这个故事是由一张照片的底片引出来的。一名叫托马斯(Thomas Veil)的专业摄影师,在展出了一张偶然拍到的军队处死平民的照片不久,他同太太出去吃晚饭,中间去了一趟洗手间,回到坐位时,太太不见了。回到家,太太打开门,却根本不认识他,还从房间里面走出一个男人,说是她丈夫。托马斯的朋友、亲戚,没有一个人再认识他,他去查询档案,赫然发现他所有的记录都已被删除!他被强行带到精神病院,很快,他发现这个医院也是整个阴谋的一部分。他带着那张照片的底片的秘密,逃出了医院,开始了恐怖大逃亡。

“Nowhere Man”这个节目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恐怖片,但是,那种人与人之间突然不再信任而造成的内心深处的震撼,才是真正应该引起世人警觉的。多少年了,看过了多少的暴力鬼怪的恐怖片,唯有这部不是恐怖片的“Nowhere Man”造成的“恐怖”,让人记忆犹新。就连扮演托马斯的演员布鲁斯(Bruce Greenwood)也心有余悸地说,“突然,当我看着镜子时,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我自己认为的我自己,或者,我认为发生过的事真的发生过。”

这正是台湾人林晓凯返台见到妻子说出「我可以相信你吗?」这种感觉的真实写照。

林晓凯回忆:

“回到台湾第一天不敢回到家,因为我怕家里电话被窃听,或一些不好的东西,所以去住旅馆也不敢跟人家说我回来了,第二天我才回到家,也不敢随便乱接电话,因为我担心他们(大陆)给我电话,不知道叫我干什么。”

“我回来在澳门机场遇到一个台商,寻求我帮忙他处理一些机票的问题,可是那时我却有点惧怕,我怕他是不是大陆派来要监控我的,我一边帮他们,陪他吃饭,一直到上飞机,下飞机,可是我是很痛苦。我会很不自觉的去观察他,是不是特务?是不是来监控我的?”

“我有一封信E-MAIL在我的电脑里面,寄往明慧网没有被登出来,可是他们怎么拿到这一封信的,我真的想不透。”

“在那种环境特别是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他们精细的计划,我是受不了的,我真的不知道该相信谁。在整个过程中,也很疑惑,我不晓得我要不要相信他们所讲的每一句话,或者他们下一步又要怎么样对待我。”

与“Nowhere Man”不同的是,一个是虚构的故事, 另一个是发生在上海国安局的真实经历;一个让熟人都不认识你,另一个是人们都认识你,而让你不敢认他们;一个是尽力把恐怖局限于托马斯一个人,另一个是要把这种恐怖通过林晓凯扩散到所有人。

江泽民集团的恐怖手段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晓凯回到台湾后,相信中共特务在台湾已经渗透到非常严重的地步,至少八成法轮功学员在其掌控之中。

这正是上海国安局对林晓凯实施20天的精神恐怖的真实意图:想让林晓凯把这种精心策划的恐怖气氛传播给外界。

江泽民集团为什么要对法轮功学员耍这种手段呢?

这实际上是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大势已去的客观反映。

看看前两年江泽民最猖獗时,在国内是无理抓人、判刑、洗脑、烧书、株连、下岗、失学、栽赃自杀杀人、制造自焚骗局,全国上下一片“愤怒声讨”;在国外是砸玻璃、烧汽车、发恐吓信、窃听电话、破门偷资料、煽动坏人打人骂人、攻击法轮功网站、发垃圾邮件……那个猖狂,真是邪气十足。

可是,它每一次做恶,都是在世人面前暴露它的邪恶的机会。几年下来,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的和平抗争和讲真相,使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江泽民的邪恶。

江泽民的新伎俩就是,借用“个体的恐怖”的手段来制造“全局的恐怖气氛”。

这种手法虽然更邪恶阴毒,却显示出江泽民集团在总体上已经失败,在运作上,搞大面积的“恐怖行动”已经力不从心了。

在林晓凯事件中,它的手法不过是先让一个上海的特务伪装学员,盯上了向大陆人民讲真相的林晓凯,进一步掌握他的各种情况,利用台湾法轮功学员单纯与善良,诱骗林晓凯到上海,突然拘捕他,抖出掌握的各种细节,使得林晓凯身心恐惧,特别是认为自己平时并不太抛头露面,江泽民集团都能了如指掌,还不可怕?他也就相信了八成台湾法轮功学员被中共特务掌控的谎话。

然而,林晓凯被吓住,主要是因为他从小生长在一个正常的社会环境中,没有经历过大陆斗争文化的浸泡,更没想到中共几十年搞整人运动积累的种种整人手段即便拿出一点也能达到那样邪恶的程度。但是,上海国安提供的反面教育,同时也提供了一个好机会,让林晓凯和过去与他有类似心态的台湾人士迅速对大陆迫害的邪恶程度有个直观印象,从而越来越清醒、理性地努力向国际社会揭露迫害、呼吁谴责和制止江泽民小集团的恐怖主义行径。

最近,邪恶还发动了用病毒攻击法轮功学员的电脑,制造网络恐怖;更有特务在网上散布小道消息,什么能如何轻易地监控法轮功学员的手机、如何轻易地打入法轮功学员内部等等。

事实上,当从昔日大张旗鼓的攻击转为如今的小偷小摸,唱虚张声势的“空城计”,图一时之自慰时,已经表明江泽民集团是强弩之末了。

上一次我写了一篇“当仇恨成为一种政治文化”,是说江泽民集团制造谎言散布仇恨,这是想从外部制造压力,让大家仇恨法轮功,来为维持镇压找借口;

而江泽民集团这种制造“恐怖气氛”的作法,则是想在法轮功内部制造压力,让人与人之间互不信任,然后把这种氛围蔓延到整个社会,既让法轮功学员害怕而不敢出来,更让他人不敢为法轮功说话,让恐怖吞噬人们的良心和道德,泯灭人们对正义的向往与支持。

可以说,江泽民是在制造“恐怖文化”,企图在“恐怖文化”中达到控制人们精神、制止人们独立思考,进而控制人们行为的目的。

中国有5千年的文明,仁义礼智信,“和为贵”。

江泽民集团为镇压“真善忍”而全力制造的“仇恨文化”和“恐怖文化”,就如同给中国文化的血脉里添加慢性毒素,这是在真正变异我们民族的精神。

暴行可以摧毁一个时代,而融进文化中的毒剂却会毒害世世代代。愿所有的炎黄子孙及时警醒,不要对“恐怖文化”的制造者和推行者存有任何幻想。社会环境能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和生存安全,是每个社会一员是否选择良心的结果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