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害法轮功搞政治 江泽民处心积虑

【明慧网2003年12月13日】江泽民以权代法血腥迫害法轮功不得民心,只得用谎言洗脑、栽赃陷害、以暴力求取精神控制等手段来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四年多来,江泽民给法轮功制造了无数的谎言,通过国家媒体大力给民众洗脑,其中最恶毒的谎言之一,就是指控法轮功“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是白莲教式的政治组织、谋图推翻政府、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权。为了正确地了解事物,我们不妨走近一点,看看其中的正邪善恶、是非曲直。

* 法轮功是正法门修炼,要求本门弟子不参与政治

历史上反官府秘密教门的共同特点是有世俗的政治思想和目的。而法轮功没有搞政治和推翻政府、夺取政权所必须的思想、纲领、行动等等一切条件和因素。

法轮功倡导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这是劝人向善,是对人生很积极的态度,而不是什么政治目的和企图,也不是官方指控的「反人类」行为。法轮功没有权力斗争和推翻政府等政治诉求,反而要求学员去掉争权夺利之心。倡导「真善忍」既不是「邪」,也不是象新华社所指控的宣传「妖言」。法轮功没有对现实社会持否定、消极和不满的态度,没有任何政治斗争思想、目的和企图,没有推翻政府的愿望和政治诉求。因为人的行为是由思想控制和指导的,所以法轮功不可能转变成为反对政府的政治力量。而且李洪志先生早在一九九四年四月就规定要求学员不要干预政治:「要带头遵守国家法纪,不干涉政治」。「除干好本职工作外,不会对政治、政权感兴趣,否则绝不是我的弟子」(《精进要旨》修炼不是政治)。

法轮功不是秘密组织。法轮功在公园里炼功,这是公共场所,人人都可以自由出入,自然无秘密可言。心怀叵测的人把法轮功的「辅导站」跟白莲教设「坛」、张角太平教设「方」进行类比,从而强行下结论说法轮功有严密的组织。这种仅用形式上的比较和推理是非常幼稚的,没有任何说服力。从形式上来看,流传较广的现代气功在全国许多地方都有辅导站,辅导站不是法轮功创立和独有,只是帮助大家一块儿炼功。而任何一个真正的严密组织都有这样的特点:会员登记、花名册,不能自由进出,等级森严。法轮功没有花名册,没有会员登记,来去自由,没有等级观点和制度,没有现代组织的特点。法轮功也没有庙宇、教堂之类的宗教场所,没有任何宗教仪式,既不是宗教,又不是秘密教门(社团)组织。法轮功只是非常松散的群众炼功活动,就象许多自由参加的体育活动一样,谈不上是什么组织。

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第三讲明确规定:教功不能收费。法轮功的所有书籍和音像出版物在网络上可以免费自由下载,如何敛财?所以指控法轮功「敛财」显然不符合事实。法轮功讲「以法为师」,根本不搞个人崇拜。只是江泽民集团为了不让人民了解真相,劳民伤财封锁网络和法轮功网站。

法轮功不搞暴力斗争。法轮功没有斗争思想,《转法轮》第七讲明确说明不能杀生,而且还讲「打不还手,骂不换口」。《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一九九六年)进一步说明:自杀也「算罪」。而法轮功功法都是缓慢的,炼功时都闭上眼睛(可不是义和团练拳、练刀)。由此可见,从思想到实践,法轮功根本没有搞武装起义和暴力斗争的意愿和条件,可想而知,这样的功法根本不可能来「闹革命」和推翻政府。

* 江泽民处心积虑诬陷法轮功

由于江泽民对权力过敏,看到那么多人喜欢法轮功,更是心生妒忌,竟然不惜弄权破坏中国宪法,于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但当时是遭到了中共高层众多人的反对,因为大家对法轮功多少有些基本了解。为了给迫害法轮功制造借口、理由和合法依据,为了骗取中共和民众的支持,江泽民处心积虑地给法轮功造谣,用谎言把法轮功和政治挂钩。在中国,任何事情只要和政治挂钩、有推翻政府的企图,不管是真是假,残酷无情的「无产阶级专政」就接踵而来。

因此,江泽民毫无根据地把法轮功诬陷成反对现政府的一支庞大政治力量,是中共建国以来最大的政治对手,有「亡党亡国」的危险,而「亡党亡国」是中共最为关心和敏感的头等大事,这自然就成了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最有效借口,何况上纲上线到这个程度,中国人至少有一半都经历过政治斗争的残酷,也就不敢说真话了,于是中共庞大的暴力专政机器就变成了江泽民手中的迫害工具,开足马力进行血腥镇压和迫害法轮功,虐杀无辜民众。也就是说,江泽民通过诬陷法轮功企图推翻政府,正是抓住了许多中共官员的心理弱点,从而骗取了后者的支持,达到把国家专政机器变成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最强大武器。

除此之外,为了能够把法轮功诬蔑成对政府造成巨大威胁的敌人,江泽民还混淆历史、编造谎言,给法轮功贴上现代白莲教的标签。

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出现了许多草莽好汉聚众起事,称王称霸,甚至改朝换代,其中不乏一些和民间秘密宗教(教门)有关。最早利用宗教起事的可能就是东汉末年张角,他以「太平道」(宣传黄天太平政治思想)为名在民间秘密组织下层民众,于公元184年发起「黄巾起义」,张角自称「天公将军」。较晚的有清朝末年的洪秀全以拜上帝会的名义秘密联络和组织农民,在江西金田发动了起义,自称「天王」,在南京建立太平天国政教合一政权。当然,在中国历史上这类秘密宗教(教门)中最引人瞩目的是白莲教。在元、明、清三个朝代几百年的历史中,白莲教系统的秘密教门发起多次大规模农民起义,导致元朝灭亡,也使得明、清两个朝廷不得安宁。因此,历代官府对秘密教门都非常忌讳、严加防范。

江泽民看准了这一点以及许多中共干部害怕“亡党亡国”的心态,极力混淆历史,指鹿为马地把法轮功打成白莲教这种的组织,也就是说,利用中共及其支持者对政权的关心和维护,来支持其无理镇压法轮功。因为修炼法轮功人数众多,一旦把法轮功打成白莲教,利用中共内部和受中共洗脑教育几十年的知识分子和社会各界对这类教门的戒备,和对亡党亡国的恐惧,就把法轮功看成是对政府的一个巨大政治威胁,那么就可以骗取众多政府官员支持镇压法轮功,给迫害法轮功制造合法性。

江泽民虽然干正事的能力还不如一个小科长,但是说谎张口就来、历史悠久,例如现在人们发现了江泽民伪造早年的历史。在政治上,江泽民既狡猾又奸诈,处心积虑和想方设法把法轮功和政治联系起来,「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进行镇压了。

* 江泽民的白莲教之说意在蛊惑人心

把法轮功诬蔑成白莲教是江泽民处心积虑的策划之一,是骗取中共和国家暴力机器支持其镇压的一个关键因素。白莲教和来自波斯的摩尼教(也称明教)源渊深远,教义的根本思想是「两宗三际」:光明和黑暗(即「两宗」)两派势力在过去、现在和将来(即「三际」)都在不断地进行斗争,光明最后战胜黑暗。白莲教也吸收了民间弥勒信仰,在世俗政治思想和斗争哲学的基础上,加上弥勒下凡和劫变观念。因为法轮功讲「真善忍」,教导人们做一个好人,走的道路非常纯正,没有任何斗争哲学和政治思想,所以江泽民找不到一丝空隙可钻,于是就避开白莲教的核心思想「两宗三际」不谈,利用白莲教中的一些具体现象来做文章,在「转世」和「劫变」上打主意,精心构陷法轮功创始人。江泽民企图用这些具体现象来混淆人们视听,掩盖事物的本质,目的自然是把法轮功和反政府挂钩。

历史上反官府秘密教门的共同特点是有世俗的政治思想和目的,江泽民虽然找不出法轮功有任何这类东西,但是可以蓄意编造。为了指控法轮功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赤膊上阵。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五日,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节目主持人华莱士在北戴河对江泽民进行了一次不同寻常的采访, 江泽民对华莱士说:「他们的领袖李洪志自称是菩萨转世,耶稣转世。他说世界末日就要来临,地球将会爆炸。」

不过江泽民的指控只能讲给那些被封锁了消息、没有看过法轮功书的人。法轮功的书籍多次对这些问题公开进行澄清。否定关于「转世」说法的有:“我就是李洪志。我可不是释迦牟尼佛。”(《转法轮法解》,210页,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广州);「我也从来没说过我是释迦牟尼」(《我的一点声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不是耶稣,我也不是释迦牟尼」(《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二○○二年七月二十二日,美国华盛顿DC);「更不想要谁手中的权力」(《我的一点感想》,一九九九年六月二日)。至于否定「世界末日」,白纸黑字有据可查的有:「但是我今天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这个劫难已经不存在了。过去人家讲啊,什么地球爆炸呀,什么撞卫星啊……这种灾难已经不存在了。」(《法轮大法义解》,125页,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北京);「我可以在这里严肃地跟大家讲,所有称在1999年将要发生什么地球的灾难啊,或者是宇宙的灾亡啊,这样的事情是根本就不存在了。」 (《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42页,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九日,美国纽约)

江泽民对「改生日」一事小题大作,官方媒体反复宣传。其实中国人口众多,管理也一直比较混乱,在档案中把生日弄错并不奇怪(例如,现在笔者证件上的生日也是错的)。江泽民是想利用「改生日」事件来加强对「转世」的指控,因为白莲教的一个主要口号是:「弥勒佛下凡转世,作人间的明王」。江泽民把法轮功定性为白莲教式的反政府组织的所有依据是所谓「转世」和「世界末日」这两点。从前面的分析可看出,江泽民在找不出法轮功任何毛病的情况下,是如何给法轮功创始人造谣的。

所有指控李洪志先生自称是某某「转世」和宣传「世界末日」于事实完全不符,完全是江泽民恶意编造出来的,只要对法轮功和白莲教有一些了解的人很容易识破江泽民的谎言。为了维持谎言和欺骗人民,阻止人们看到真相,江泽民下令把法轮功的书烧了,把法轮功网站封了,并且封锁和法轮功的有关信息,然后自己随意编造,以捏造的罪名迫害法轮功。

* 法轮功和平揭露迫害与「官逼民反」有本质区别

「官逼民反」是指老百姓被逼无奈起来造反、推翻政权,这里,推翻原有的政权是问题的核心和行动的目的所在。然而,在江泽民四年多的残酷迫害中,截止到十一月下旬,至少有八百二十名法轮功学员被无辜迫害致死,超过十万多人被无理关押,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颠簸流离、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法轮功却一如既往遵循「真善忍」,以和平和理性的方式走一条纯正的路,无论上访、上天安门广场、还是发传单、办网站、搞请愿,都只有一个目的: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清除谎言。四年来,即便在迫害最为残酷的时刻也没有任何演化成推翻政府的政治力量的迹象。

四年多来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被血腥迫害的而坚持和平抗争的事实说明,在自身合法权益被非法剥夺的情况下,法轮功不搞「官逼民反」,而且是反对采用任何「以牙还牙」的暴力活动和武装斗争形式的,一直寻求和平解决问题,在国外起诉江泽民所犯下的反人类和酷刑罪也是遵循法治的精神。这些表现是因为法轮功学员的所有反迫害活动目的都在制止迫害、揭露邪恶;象古往今来历史上所有的修炼人一样,法轮功学员对政权和世俗的利益毫无丝毫兴趣。但与此同时,法轮功学员面不分社会阶层、不分职位高低、不看职业的讲真象努力,其实也是在让所有人心面对真象进行选择,无形中对社会道德提升、清除阴暗腐败起着强大的正面作用。

从这些年披露出来的大量事实真象看,江泽民指控法轮功「反党」、「反政府」的罪名没有任何事实依据,而且都是违反中国宪法的赤裸裸犯罪行为。(明慧记者林展翔撰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