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雨腥风难遮天 吉祥瑞地曙光明(三)

吉林省法轮功受迫害情况纪实

【明慧网2003年12月14日】法轮功自1992年5月由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中国吉林首次面向社会传出,短短几年,使千百万修炼人在遵循“真、善、忍”的修炼中获得了身心健康和道德归正,给社会带来了新的生机和希望。而这样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却因江泽民个人的妒嫉而遭到了迫害,酷刑及虐杀遍及大陆各地。

本报导旨在真实、客观地报道发生在吉林省的迫害事实,使公众对迫害真相有所了解,用良知和正义共同制止这场对无辜百姓的残害。

本文内容:
1. 吉祥之地 殊瑞之光——法轮功从吉林省长春市首次公开传出(图)
2. 风云突变 吉林遭劫——10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3. 省委官员亲临督阵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大开杀戒(图)
4. 117名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酷刑折磨 一对姐妹相继被迫害致死(图)
5. 野蛮灌食在吉林省被普遍使用
6. 长春第三看守所狱医施酷刑 舒兰警察雇用黑社会暴徒酷刑逼供
7. 可怜吉林孤儿泪——年轻父母被杀害(图)
8. 二级残疾人修大法重获新生 戢景昌被长春警察迫害致死(图)
9. 有江泽民密令仗胆和省委“转化率”指标 吉林警察行凶杀人毫无顾忌(图)
10. 冲破黎明前的黑暗──长春首次成功播放法轮功真相电视片(图)

* * * * * *

(接上文)

3. 省委官员亲自督阵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大开杀戒(图)

吉林省省委书记王云坤和副书记林炎志从2001年底开始策划、指挥朝阳沟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迫害。王云坤在2002年3月要求“三个月内法轮功‘转化率’必须达到95%,不惜采取任何手段和代价,剩下5%判刑”。

为追求所谓的“转化率”,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全体警察及部分刑事劳教人员,利用万伏电棍、警棍、警绳、镐把、手铐、三角带、板斧等各种刑具,暴力毒打学员,十多个人围住一人打,墙上溅满鲜血。至少8名法轮功学员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他们是张全福、丁运德、王吉年、郑永平、张启发、高成吉、白晓钧和田俊龙。

* 2001年底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对大法弟子开始有计划地迫害

明慧网2001年12月28日报道,2001年12月24日,一批在各市劳教所坚决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进吉林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在他们来之前,劳教所就扬言“等到他们来时就是打,一直打到决裂为止,给原先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点颜色看看。”

这批法轮功学员一进劳教所,管教就叫各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坐在地上脸背过去不让看,同时毒打新进所的法轮功学员。一片打骂声和被打学员的惨叫声,几乎所有学员都遍体鳞伤,有的四肢被打坏,有的被打吐血。据说该计划当时由吉林省一祝姓处长全权负责统一管理,在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王延伟亲自布置。企图逼迫原来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与法轮功“决裂”。

* 张全福、张启发父子双双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

65岁的张全福和38岁的张启发是父子。今年1月份双双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

张全福曾患有骨质增生、尿毒症等多种重病,1999年1月修炼法轮大法后,各种病症全部消失,身体健康,精神饱满。1999年7.20迫害以后,由于身心受益,凭着对国家政府的信任,父子于99年12月进京上访,结果分别被拘留半个月及一个月。2000年2月父子俩再次进京上访,此次张全福被判劳教一年半,张启发被判两年送白山市教养所。张全福于2001年1月被释放,在家期间公安人员多次上家骚扰。张启发于2002年2月19日释放,在家仅14天,于2002年3月6日晚与父亲一起再次被公安强行带走,父子俩均再次被判劳教一年,关押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

张全福在关押期间被折磨得肌肉萎缩,失去走路能力,便脓便血,骨瘦如柴,被强行拖着上下楼,于2003年1月8日凌晨死于朝阳沟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据透露,张全福临终前想喝口糖水的愿望也被拒绝,临死之前还被毒打一顿,被值班犯人王福利唤来使去,还被狱警李忠波打嘴巴子。

父亲去世半个月后,张启发于2003年1月18日被释放回家,此时张启发已呈濒死状态:身体浑身上下都是伤痕,皮肤又黑又硬,长满硬刺硬疮、双腿疼痛不能行走,呼吸困难,口齿不清,排泄困难。于第二天2003年1月19日中午死亡。

白山市江源县三岔派出所(439-3736663)证实了张启发、张全福父子都已死亡的事实。

* 儿子被虐杀 白发老母亲欲诉无门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白晓钧,男,35岁。吉林省东北师范大学教师,哲学硕士。自从99年7.20后因坚修法轮功多次被非法拘留,2000年7月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1年,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关押期间受种种酷刑折磨,被严重打伤,曾被送往公安医院。2002年1月在超期关押了7个月之后,因不放弃修炼,被强行送往长春市兴隆山洗脑基地,后被送往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关押。于2003年7月18日在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白晓钧因拒绝洗脑,在全身长疥疮、体无完肤的情况下被朝阳沟劳教所警察指使犯人用盐水浇。白晓钧去世前,已有一个半月无法进食,至少三个星期卧床不起,最后的两个星期连水都喝不进去,但劳教所置之不理。

白晓钧之弟白少华,中国人民大学本科毕业,因不放弃法轮功修炼而多次被非法关押。2003年3月,白少华再次被非法劳教,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受到种种酷刑折磨。

他们的母亲现年已整七十岁,中国自古云:人到七十古来稀。这样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失去了大儿子,二儿子也生离死别,在强权暴政的压迫下,欲诉无门、欲靠无人、欲哭无泪。

* 田俊龙被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 老父亲悲愤离世

田俊龙,吉林省伊通满族自治县五一乡马家屯法轮功学员,男,45岁。2002年秋,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非法劳教,先送到苇子沟劳教所,受到残酷迫害。三个月后,又转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被迫害得生命垂危,劳教所为逃脱罪责于2003年9月1日将他送回家中。回家后他已不能说话、起床,只能看着家人默默流泪,于2003年9月21日含冤离开人世。

田俊龙去世后,本来就病重的父亲受此打击于10月2日含恨而去。

谁没有妻子儿女,谁无父母兄弟,谁无至爱亲朋,谁无天地良心。这些法轮功学员被无辜迫害致死,证明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残暴与邪恶的本质,为了一己之私,以遵循“真善忍”修炼身心的善良民众为敌。吉林省的不法官员和长春朝阳沟劳教所的有关恶警则是罪责难逃的直接凶手。天理昭昭、法网恢恢,国际上至今还在进行的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罪犯们的制裁,难道不就是今天迫害法轮功的罪犯们的明天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