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安设计的一场骗局(一)

台湾法轮功学员林晓凯被上海国安非法诱骗、逼供和劝谍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12月15日】“其实,江泽民很清楚,当所有的国安、公安干警都看到了真象、并明白无法再以谎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这场迫害时,迫害大法的力量与组织也就解体了。”——作者
* * * * * * * * *

今年10月7日我去上海访友被突然拘捕后,带往拘留所的第一天几乎就是连续24小时的长时间讯问。那时候才看清,我在大陆被抓捕整个事件从头到尾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上海国安局特务利用大陆境内已出卖大法师父的“犹大”连络境外法轮功学员,进行情报收集与钱财的骗取,进行交叉验证以确定情报的正确性。

大陆国安特务使用的方法大致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以心得交流或希望提供援助为理由引诱法轮功学员至香港或澳门见面,另一种是直接引诱至大陆境内。在上海我不只被非法关押20天,如果算上被设计引入大陆监控的8天,总共应该是28天。

整个设计引诱过程中包含老杨、小罗与国安局的人,代号“老杨”者(女)是与我联系及安排我住处的人,同时想从我这里了解台湾及国外法轮功学员的状况并骗取钱财。“老杨”还一度想以探亲的名义进来台湾,并已出卖许多上海法轮功学员包括其他省市学员被捕。

国安局特务还在法轮功学员间营造“老杨”是一位正念强的法轮功学员这样一种印象,让人认为可透过她拿到资料,而“老杨”本人也以似是而非的所谓“悟道”来骗取法轮功学员辛苦积攒的钱。老杨把诈骗得来的不义之财一部份与国安人员分赃,一部分以自己公司名义买房子以交流为借口让法轮功学员聚集,另一部分则利用法轮功学员制作真相资料,但法轮功学员制作的所有真相资料都被“老杨”交予国安人员。在这样的欺骗中,现在被“老杨”欺骗的大陆法轮功学员经济上已不宽裕,若不发薪资则没钱。

上海国安局利用“老杨”之辈一方面监控法轮功学员,一方面从经济上瘫痪法轮功学员,执行的就是江泽民和610办公室的迫害政策——对法轮功要“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上海的“老杨”也协助国安局监控测试已在压力面前接受“转化”者是否再修炼。特务小罗是老杨透过其他功友介绍的(此功友据老杨所称叫王金蕊),他除了了解我没跟老杨讲的大法资讯外,还起到铺设陷阱的作用,也就是让国安局人员用以检测我是否被转化。国安局人员则在整个过程中扮演非法关押、罗织罪名、威胁利诱、恐吓、伪善、思想转化及操控老杨及小罗等角色,其目的有以下几点:

1、搜集大陆境内法轮功学员资讯进而打压迫害。
2、获取台湾及国外法轮功学员资讯进行监控及情报交叉验证。

国安特务迫害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方式,最为邪恶属于心理战的方式,利用外在环境或利用谈话内容营造分化、孤立、恐惧、无助的假象,目的在于造成被逼供者心理及精神上的压力,强迫后者在精神承受不住时配合迫害。这是一种杀人不见血的邪恶手段。

国安特务还通过分析法轮功学员的谈话内容,企图利用法轮功学员放不下的执著构陷法轮功学员,并动摇对法轮大法及师尊的正信。当然,其实如果当事法轮功学员时时刻刻能站在救度世人的基点,堂堂正正地抵制迫害、讲清真象和发正念,那就算邪恶有任何伎俩也枉然,因为当一个修炼人能够放下一切人的执著时,那什么特务在大法修炼者面前也就是一种常人和神的关系,而人是动不了神的。

下面以个人经历揭露上海国安的使用的几个手法:

- 利用外在环境营造恐怖声势,以众多的人数与车辆以所谓的数量,以给人造成心理上的压力与负担,这是心理战的一种恐吓伎俩。例如抓捕我时共动用10人左右,共6-7台车子,其中5台并排打着灯光照亮马路,营造恐怖气氛。

- 刻意营造无人之时,以便用针孔摄影监控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包括厕所、浴室、客厅),进行心理分析与观察。

- 找出法轮功学员于言谈中的执著,并表面上顺水推舟地和你谈,同时利用你的执著和心理特点设计迫害方案,并在这个过程中不断重新确认后者的状态,以强化洗脑效果。这种方式在各地610办公室及恶警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中,无论是在洗脑班还是劳教所,都很普遍。那些学法不深、执著多放不下的人走入所谓“邪悟”,其实就是在这种迫害面前采取了一种主动配合的心态才造成的。经常读明慧网迫害消息的人对此不会感到陌生。

- 麻痹转化:即利用伪善言谈,进行思想攻坚,并一直套你的话以确认你的心理状态。伪善的言谈中,他们意在从被监控者细微的言谈举止、思想感情中了解你的生活、家庭、文化背景、待人接物与处世态度,寻求利用与迫害的条件。特别是对于被监控者所言或者所写下的文字资料,他们会不断研究推敲分析,用以设计迫害方案,包括从家庭、工作、利益输送的方面施加压力。

- 演戏:国安特务会互相扮演不同角色,一边扮白脸一边扮黑脸,让被监控者在情的作用下吐露心声,也会营造领导与下属的间隔看被监控者的选择,其实那种间隔是演戏,他们私底下会不断讨论,及时调整对付你采用的迫害伎俩。还有的时候他们分成三人或四人一组,两人为主,另外两人表面上看无关,但其实是通过伪善的关心表示,引诱你交底。他们认为被监控者在不经思考及最无助、最恐惧时所说的话才是真心话。一旦达到这种效果,他们便可进行下一步的构陷。

- 谎言:国安特务利用一连串的谎言来欺骗法轮功学员,例如,欺骗大陆法轮功学员说在国外至中国大使馆静坐的学员都拿钱、师尊参与美国及台湾政治。国安特务并用谎言渲染气氛,企图让人产生一种虎落平阳、势单力薄的无奈感觉,以达到最终被他们摆布的效果。

- 用倒打一耙的逻辑进行谎言洗脑:国安人员接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训练中,有许多用词其实也是他们国安、公安及610工作人员等接受任务之前从大陆政权对他们的洗脑欺骗中得来的,他们自己是这种秘密洗脑教育的第一批受害者。例如,当法轮功学员说明迫害真相时,他们会提出一串反问,说你有证据吗?你有查证吗?明慧网有查证吗?没证据怎么可以乱讲?等等。这种倒打一耙的逻辑,一方面是在对被监控者进行洗脑和泼脏水,另一方面也是他们自己在抵抗正面对待真象的机会,这与他们长期所受特务教育和训练有直接关系——怀疑一切、思想僵化、无独立思考、“上边”让咬谁就咬谁,不论青红皂白,不惜把白的说成黑的,只要达到目的就行。

其实,江泽民很清楚,当所有的国安、公安干警都看到了真象、并明白无法再以谎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这场迫害时,迫害大法的力量与组织也就解体了。但是江氏那个政治流氓小团伙,为了维护个人的钱与权,为了把迫害维持下去,不惜欺骗及出卖所有国(公)安人员、干警,以及在压力下接受了他们的恐怖转化的人们,让他们成为被这场欺世骗局和迫害运动所利用的打手及罪犯。在这一环套一环的恐怖主义特务手段中,每一环都在坑害别人,而最后人人都沦落为江泽民一伙的囊中物与犯罪同伙。(待续)